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肖兴] 结束以后

CP为肖时钦x张家兴,有张家兴→叶修,肖时钦→叶修。

 


张家兴知道那一天终将到来。

 

嘉世强迫叶秋退役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因为他和队伍没有矛盾。嘉世把刘皓、贺铭强行送走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因为他是相对稳定的治疗选手。他能想象得到,有朝一日,当他自己被逼离开嘉世的时候,也不会再有人为他说话。

 

只是没有想到,那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他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成为嘉世想要甩掉的包袱,嘉世自己就倒了。

 

作为嘉世的主力治疗,张家兴经历过很多激烈的比赛,但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一场比赛像第九赛季挑战赛决赛那样惊心动魄。

 

这是比争夺冠军更为残忍的对决。如果嘉世输了,就连在挑战赛里再沉沦一年然后重返联盟的机会都未必会有。

 

织影死了。张家兴瘫坐在椅子上,控制不住地留下了泪水。成为职业选手以后,这是他第一次为角色的死亡而流泪。

 

君莫笑将织影挡在身后,义无反顾地冲向了一叶之秋。

在那个瞬间,张家兴以为时光倒流,操纵君莫笑的还是那个一直保护着自己的叶秋。

然后他清醒过来,叶秋,现在叫叶修,他倾力阻挡的不再是对织影的攻击,而是救援。织影的生命继续飞快下滑直到见底。

 

这种如坠深渊的无助和恐惧,张家兴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仿佛回到了初入荣耀的时候,面对猛烈的攻击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角色死去。

 

张家兴玩荣耀之前没有接触过网游,当初看了24个职业的简介就决定当牧师,因为既有攻击手段又能回血回蓝,很有安全感。

那时的张家兴还不能很好地把角色和自己区分开来,每次在游戏里死了就会伤心,别人劝他别那么心疼装备和经验,他就点点头,不想把更幼稚的一面暴露出来。

 

后来他知道了,治疗角色在PVE中很容易被BOSS秒杀,在PVP中很容易被对手集火。但他依然玩着牧师,依然为角色的死亡而难过。

再后来,他就不那么容易死了。

 

进入职业圈以后,张家兴不再像以前那样执着于角色的存活,他觉得自己果然是越来越有职业素质了。哪怕他的牧师被击杀,只要他的队伍获得了胜利,他就可以想象他的队友已经为他心爱的角色报了仇。即使他的队伍失败了,只要队友还是打出了精彩的比赛,给对手制造了足够的麻烦,他也可以为自己的牧师没有白白牺牲而感到欣慰。

 

当然,如果自己的角色能少死几次就更好了。

 

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一心只想给自己加血的小白,他明白了真正维持牧师生命的不是自己施加的治疗,而是队友给予的支援。

 

第一次以嘉世队员的身份出战,张家兴简直欣喜若狂。

织影遇到危险,一叶之秋迅速冲破阻碍狂奔而至,将织影牢牢地护在身后,一杆却邪将所有攻击全都化为乌有。

对手凶猛的大招没有落到织影的身上,一股汹涌的暖流却袭向了张家兴的心脏。

 

荣耀第一的战斗法师,被誉为斗神的一叶之秋。

张家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实现了。

 

此后织影无数次被围困,张家兴积极周旋,从不慌乱,因为他知道一叶之秋很快就会来到自己身边。织影无数次被集火,张家兴努力反抗,从不绝望,因为他知道一叶之秋会为自己化解危机。

 

他相信,有一叶之秋在,织影就不会死。

即使织影死了,一叶之秋也会杀掉对手。即使没有杀成,下一次也一定可以。

 

嘉世对张家兴的表现比较满意。这个牧师选手治疗能力不错,有一定的大局观,能够配合战术,对敌方的偷袭意图尤其敏感,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以恰当的方式保护自己,寻求救援。

张家兴坐稳了嘉世主力治疗的位置。

 

自从跟了一叶之秋,张家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从他的荣耀角色,到他的职业生涯,再到他的整个人生,似乎都因为这个神级账号而踏上了一条安全平坦的道路。

 

又是一场典型的胜利。嘉世率先击杀对方治疗,对方一波集火誓要将嘉世牧师一并带走,一叶之秋死守织影破解了大部分攻击,并以自己的身躯为织影抵挡了剩余的伤害,织影及时的治疗拉升了己方的血条,摧毁了对手的信心。

 

赛后叶秋在走廊上看到张家兴,叼着烟对他眨了眨眼,说:“今天打得不错。”

张家兴微微一愣,然后回以微笑,心想,其实是因为你打得不错吧。

叶秋懒散地靠在墙上,美美地吸了口烟,他甚至都没有站直身体,他的影子却在灯光下被拉得很长很长。张家兴恍惚间觉得自己看到了赛场上的那个一叶之秋,高大英俊,强势可靠,永远不倒。

 

虽然他从来不是遭到攻击只会泪奔等救援的治疗宝宝,虽然他现在甚至可以虐一虐强攻职业的普通玩家,虽然他的牧师比起另一个治疗职业守护使者更具攻击性并且他也很享受这种攻击性,虽然在团队赛中保护牧师是必要的战术考虑,但是,这种被人理所当然地保护着的感觉,真的很好。或许这就是独属治疗的浪漫。

 

张家兴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的织影可以一直受到一叶之秋的庇护。而事实上,叶秋是仅存的两个从第一赛季就开始征战荣耀直至今日的选手之一,张家兴却从来不愿意去想叶秋退役的可能。又或许他已经想过,选手免不了衰老,而角色会继续升级。无论如何,张家兴觉得一叶之秋的光芒可以永远把织影照亮。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张家兴发现织影死掉的次数变多了。直观的感受是自己要苦苦支撑很久才能等来救援,好不容易盼来的救援却还是会被对手狠狠压制。队里传出了流言,叶秋状态下滑了。

 

身为需要纵观大局的牧师,张家兴对比赛场面也会有自己的解读。他渐渐发现,嘉世的问题在于失去了配合。救织影的当然不可能一直都只有一叶之秋一个,根据不同的战术不同的场合,其他人也会时常担负起保护治疗的职责。只是现在,适合对自己施以援手的角色总是离得太远,在奔向织影的途中总会遭到拦截,在自己最需要一叶之秋的时候,他总是被两个甚至三个对手死死拖住……

 

张家兴也渐渐感受到队内黑云压城的氛围,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刘皓纵有万般不是,有一点叶秋永远比不上他,那就是年轻。

 

如果已经决心要讨厌一个人,那么找出他的缺点就是相当简单的事,更何况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张家兴很快就发现叶秋喜欢唠叨,喜欢说教,喜欢训人,果然真的就像一个老年人,虽然他的年龄还没有超过三十岁。

 

终于,叶秋走了,张家兴一边感叹着鸟尽弓藏,一边又觉得如释重负。接过一叶之秋的是孙翔,一个年轻的天才选手,张家兴觉得织影的生命又骤然拉长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孙翔在团队赛里经常发生脱离团队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所有智商为正的对手都知道要赶紧把织影弄死。擂台赛一挑三又怎么样,身为牧师的张家兴对个人赛的胜负实在很难有切身的体会,他只在乎团队赛会不会赢,织影会不会死。

 

叶秋要复出的消息流传开来以后,刘皓变本加厉地拉人去网游里堵截叶秋,前几次张家兴各种装死躲过了,但是这一次,队长和副队带头进网游,他没有不去的理由,除非他也不想待在嘉世了。这时张家兴甚至有一点羡慕郭阳,他也是主力选手,他的加入当然能增加胜算,但刘皓似乎并不强求,而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治疗,组队必不可少,刘皓的态度就相当强硬。

 

被团灭了。虽然不是正式比赛,张家兴还是觉得一阵心惊。在一队愿意听从指挥的玩家当中,叶秋还是那么强大。但一切已成定局,叶秋不可能回到嘉世。就算回到联盟,他能去哪支队伍,就算有了队伍,他还能打几年。人争不过命,也胜不了天。

 

张家兴还是努力地把目光放到孙翔的一叶之秋上,试图去感受曾经有过的崇拜与依赖,可是他失败了,他看了那么久的角色在叶秋走后只留下了陌生。嘉世彻底沦为一盘散沙,别的主力还能在场上刷刷存在感以及技术统计,他一个牧师能刷什么?即使真刷出来点什么,还得正巧赶上别家战队治疗退役、新人不济。

 

嘉世不动声色地引进了肖时钦,刘皓、贺铭不知道,俱乐部把他们瞒得死死的,于是这场交易的性质和内容也清晰起来;孙翔不知道,因为怕他说漏嘴;苏沐橙不知道,除了上场比赛和出席活动,她似乎已经不再是俱乐部的人了;申建、王泽知道,但他们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生怕自己从轮换升格成主力的机会溜走;张家兴也知道,他同样没有说话,虽然他觉得嘉世选手当中刘皓和贺铭称得上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种建立在同事关系上的友谊,一旦有一方离职也就过了保质期。更何况刘皓在嘉世出局前已经猛刷了一阵数据,张家兴觉得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肖时钦来了,带着他的生灵灭,嘉世主力中从未有过机械师,事实上这个职业在整个职业圈内也不多见。在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中张家兴心中涌现出一波又一波的无奈。嘉世已经不是他初来时的那个嘉世,叶秋也已经不是他初来时的那个叶秋,战队换了角色,角色换了主人,当真是人事两非,这种陌生的感觉实在是令人茫然无措。

 

转念一想,谁又有那样的幸运,能将最好的年华全数交托于某个特定的人,与他一路并肩而行。吴雪峰曾经是叶修最好的搭档,但他对叶秋的印象恐怕永远都只能停留在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苏沐橙现在是叶修最好的搭档,但她永远无法陪伴叶秋书写联盟之初三冠的传奇。没有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可以重合,相遇就是错过,相交即是分离。

 

挑战赛开始了,一开始遇到的都是玩家队,队友伤血实在不多,张家兴甚至都有心情在赛场上玩玩牧师PK,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依然注意到了肖时钦。一个网游高玩哪怕是开小号下最低级的副本,也会不由自主地使用某些成熟的方法,比如战法牧铁三角的配合,同样的,肖时钦作为一个战术大师,哪怕只是刷刷玩家队,还是会带出一些战术思路,在全队碾压的节奏下依然散发出让人安心的气息。

 

队内训练继续着,挑战赛也继续着,张家兴渐渐感觉到肖时钦身上有一种久违的气场。如果说孙翔继承了一叶之秋这个角色和战斗法师这个职业,那么肖时钦继承的就是战术大师的身份和队中指挥的地位。现在真正保护着织影的不是一叶之秋,是生灵灭。事实上也不是生灵灭,而是肖时钦。

 

在张家兴心中,肖时钦在嘉世风雨飘摇的时刻成为了他的支柱,而肖时钦心中因嘉世而起的惊涛骇浪,张家兴并不清楚。

 

初来嘉世,肖时钦心中感叹,果然是豪门,声势浩大。这就是建立三冠王朝的队伍,这就是叶秋前辈曾经战斗的地方。

 

肖时钦从未怀疑过自己对雷霆的感情,他自认已经竭尽全力。用某些只粉肖时钦不粉雷霆的观众的话来说,他对雷霆仁至义尽。时常有人说起,赵杨年年进全明星,这体现了赵杨的实力,临海年年不进季后赛,这体现了临海的实力,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肖时钦入选四大战术大师,这代表了肖时钦的实力,雷霆年年冲不破季后赛第一轮,这代表了雷霆的实力。两相对比之下,似乎还是赵杨和临海更加不济,但在职业圈里,想要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理由安慰自己,不如趁早别当职业选手去做公会工作。

 

当年嘉世副队长吴雪峰退役,恰恰就在那一赛季赵杨横空出世,很多人认为如果当初赵杨加入嘉世,联盟又会是另一番景象。赵杨没去嘉世的理由无从知晓,大部分人也并不乐于看到嘉世的绝对强势,但对赵杨个人而言,那或许是唯一一个展现才华、获得冠军的机会。他们说,加入弱队是天才的末路,忠于弱队是天才的悲歌。

 

每一年荣耀论坛上都会为战术大师到底应该是四大还是五大掐得天昏地暗。肖时钦曾经自嘲地想过,会不会有人提出干脆把他拉下马,把王杰希加进来,正好涵盖七年内的四支冠军队伍,这样四大战术大师的含金量看上去就更高了。实际上这种提法并未出现,反而有人独树一帜地抛出肖时钦才是最强的战术大师这一论点,论据也很有趣,其他战术大师都有强力的队友,只有他肖时钦没有,如果肖时钦有强力的队友,打败另三位不在话下。这样无边无际的赞美怎么看都像是通过刻意拔高来稳固他现有地位的手段,肖时钦并没有这样自负,在他心里,如果四大战术大师非要选出最强的一位,那也应该是叶秋。

 

是叶秋成就了嘉世,还是嘉世成就了叶秋?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解答。肖时钦只知道,一叶之秋是所向披靡的斗神,叶秋是荣耀不朽的传奇。核心攻坚手和战术大师两者只占其一就足以在荣耀的史册上留下耀眼的一笔,而叶秋却能毫无争议地身兼两职,这或许是王杰希迟迟没有成为公认的战术大师的原因之一,叶秋永远是特殊的一位,没有人能够与他齐名。虽然在单人赛事中肖时钦也有自信能与任何人一战,但那依然需要依赖于他的战术思维,剥离了战术大师的身份,他达不到一个神级攻坚手的水平。

 

那么,就继续钻研战术,努力成为能与叶秋前辈媲美的战术大师吧。正如和偶像一同游戏是所有玩家的愿望,和偶像一同战斗也是所有选手的愿望,然而,一个战队可以有两个攻击手,也可以有两个同职业,从提纲挈领的影子战法到具体细致的双鬼拍阵,很多战术思想都为这样的战斗方式提供了可能,但两个战术大师?难道要打字讨论一下谁的方法更好再告诉其他队友?对手早就把他们全队弄死了。

 

那么,就以对手的身份,和叶秋前辈在赛场上完成一场战术大师之间的对话。可是,当叶秋和他所率领的嘉世如日中天的时候,肖时钦还在慢慢摸索,肖时钦渐渐成熟以后,嘉世却成为了一支不能实现叶秋战术的队伍,他们终究还是这样错过。

 

叶秋退役了,嘉世出局了,肖时钦动摇了。这样的情况有些匪夷所思,但不管怎么说,他终于有机会加入一支没有战术大师的豪门战队,他终于有机会站在叶秋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这一次,他下定决心,离开雷霆。

 

肖时钦在嘉世待了半年有余,对嘉世的感情也变得深沉复杂,但如果要概括对嘉世的感想,还是那一句,果然是豪门,深不可测。

 

很多粉丝只把目光集中在叶秋一个人身上,其他嘉世选手心里有一些不满,希望得到更多的关注,甚至和叶秋产生一些隔阂,这些情绪虽然谈不上光明磊落,但至少很容易理解,肖时钦也有思想准备,可事实证明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来到嘉世以后他才发现,眼里只有叶秋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这些嘉世选手,还不仅仅是职业选手,老板经理、公会会长、再到训练营学员,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叶秋。

 

他刚到嘉世,陶轩就迫不及待地把他和孙翔拉到兴欣网吧对叶秋示威;君莫笑在网游里有些动作,崔立和陈夜辉立刻就精神紧张方寸大乱;当邱非从训练营升上来的时候,训练营学员那些怨毒的眼神好像也是冲着战斗格式能和一叶之秋一起出场去的。职业选手们总是带着要把叶秋掐死的狠劲冲进网游,被叶秋灭掉之后又陷入死寂,似乎失败早在意料之中。苏沐橙算是特别的一个,而她对肖时钦说的话不外乎这么两个中心思想:你为什么要跳到这个火坑里来?你很快就能从这个火坑里爬出去了——后者无疑更加诛心。

 

肖时钦安慰自己,这就是豪门,年深日久,有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也属正常。但紧接着他就想到了孙翔,之前他是越云的选手,老实说肖时钦觉得越云和雷霆这些战队都还不够资格参与到豪门的腥风血雨中去,战队的氛围相对比较简单,孙翔的头脑就更简单,但现在孙翔对叶秋的疯狂追逐就已经和嘉世老人如出一辙,甚至更胜一筹。肖时钦感觉到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他怕时间久了自己也会和他们变得一样。豪门水深,深不见底,而叶秋就是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的一处漩涡,把所有人的理智吞噬殆尽。

 

那天肖时钦去宿舍找选手通知一些战队事务,找到张家兴的时候看到他的电脑屏幕暂停在雷霆的比赛画面上。肖时钦马上想到张家兴是在看交换转会去了雷霆的刘皓和贺铭,严格来说这两人就是因为他才离开嘉世的,难免有几分尴尬,但这一刻他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原来嘉世选手也是会关心、想念队友的,这种再普通不过的情绪意外地让他感到安心,让他知道嘉世还有正常的感情存在。

 

张家兴看到肖时钦的目光定定地落在电脑屏幕上,自然也猜出他对雷霆还是难以割舍,想了想,说:“要不要一起看?”正好肖时钦把该通知的都已经通知到了,于是点点头,两人一起坐在电脑前看比赛,虽然事实上肖时钦之前已经看过一遍。看完比赛,两人聊了会天,默契地避开了刚才的比赛,也避开了叶秋,更多地谈了谈嘉世,张家兴从牧师的角度出发和肖时钦交流了一下战术方面的想法,肖时钦也觉得自己对嘉世有了更多的了解。

 

因为这一次对话,肖时钦感觉自己和张家兴的关系亲近了一些。之后两人的接触也更加频繁,有时会一起看看雷霆的比赛,有时就是随意地聊聊天。

 

孙翔转会嘉世之前,嘉世最稳固的主力阵容是叶秋、苏沐橙、刘皓、郭阳、张家兴,再加上第六人贺铭,那时申建还有一些打轮换的机会,王泽几乎没有出场机会,邱非还在训练营,现在仍是嘉世主力的就只有苏沐橙和张家兴。可以这么说,放眼如今的嘉世,在有资历的人当中,张家兴是最好说话的,在好说话的人当中,张家兴是最有资历的。更难能可贵的是,张家兴对叶秋似乎没有那么深的执念,或许是他隐藏得太好了?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肖时钦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好像也被嘉世的氛围弄得有些神经质了。

 

挑战赛终于进入了决赛,肖时钦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最初的愿望,现在他拥有一支实力强大的队伍,而叶秋拥有一支服从命令的队伍,这样的对决正是他长久以来所期盼的。

 

团队赛开始,肖时钦集中精神思考着,但总有一种违和感挥之不去,直到张家兴和他说,是不是打得太被动了,可以更积极一些,肖时钦才如梦初醒。在高度的压力之下,他下意识地把嘉世当成了雷霆。或许雷霆无法给他更多,但他的战术素养却是靠雷霆积累起来、与雷霆密不可分的。他当然知道把在雷霆时的作风带到嘉世是不合适的,但这一年嘉世缺乏高水平的比赛,无论是他自己的调整还是与嘉世的磨合都远远不够。反观兴欣,在有需要的地方,不够强大的选手绝不贪功冒进,而是稳扎稳打地完成最基本的职责,同样是在有需要的地方,王牌选手也可以毫不畏惧地挺身而出,使用豪门级的打法为队友争取更多主动。或许这才是战术的真正内涵,强也好,弱也罢,总有一种适合的方式让所有选手发挥出最大的潜能,然后获得胜利。

 

结束了。本以为能够帮助嘉世再度夺冠,没想到就连重返联盟都没有做到。嘉世被选手粉丝一致炮轰直至挂牌出售的日子里,肖时钦消瘦了不少。虽然胜负是常事,但遭到这样毁灭性的打击以后,很难再对叶修保持从前的态度。直到听见叶修在新队发布会上说,为了这一场比赛,他们整整准备了一年,肖时钦释然了,他想到自己刚加入雷霆那几年,分析对手,研究战术,被强队轻松击破,然后重新再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志也被那些所谓的评论影响了。他开始将所有战队划分为能够战胜的和不能战胜的,虽然他依然研究战术,却不再信任战术。真正强大的战术源于内心的信念,出自充分的准备,如果是必须战胜的对手,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去考虑是否能够战胜。

 

肖时钦对雷霆表达了想要回去的愿望,雷霆的热情让他感动,听说治疗退役,他立刻就去找了张家兴。和我一起回雷霆吧,他这样对张家兴说。张家兴毫不迟疑地点了头。

 

肖时钦和张家兴来到雷霆,戴妍琦冲在最前面,说:“肖队肖队你回来啦!还带了一个人一起回来了!嘻嘻。”

肖时钦无奈地对张家兴说:“这个小姑娘说话总是奇奇怪怪的……”

张家兴淡定表示,我也是和女选手同过队的人,见多识广。

 

两人一起走进了雷霆俱乐部。无论是选择沉默,静待更年轻的选手,还是选择离开,寻求更强大的队伍,张家兴和肖时钦都不相信有人可以突破公认的极限,但现在,叶修做到了。作为嘉世选手的日子已经结束,但他们的职业生涯还很长。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会一起用更多的努力来突破极限,一切都还刚刚开始。

 

FIN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