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多CP] 当玩家进入荣耀世界(1)

玩家进入荣耀世界,和角色共同生活,荣耀开放结婚系统

CP包括玩家/玩家,角色/角色,角色/玩家

 

主CP:一叶之秋/君莫笑,双花,喻黄,双鬼

副CP:横刀/孙翔,防风/冬虫夏草,潘林/李艺博,高乔,刘卢,楚苏,修伞

一句话CP:韩张,于邹,周江,再睡一夏/浅花迷人,云山乱/沾衣乱飞,斩楼兰/锋芒慧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第十赛季总决赛,荣耀24职业以外的散人作为战队核心站上了决战的舞台,初入联盟的兴欣战队最终夺冠。队长叶修曾在联盟建立之初带领嘉世创造过三冠的神话,在联盟建立的第十年,他率领一支新队重回巅峰,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耀。

 

比赛结束后,公共频道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行字,同一时间,网游里的系统公告也刷出了同样的内容。

【隐藏任务[十年轮回]已完成,玩家将进入荣耀世界。倒计时,十,九,八……一。】

 

全体荣耀玩家失去了知觉。

 

 

孙翔醒来以后发现自己不在比赛台上,而是在一个城镇里。周围的景象意外地有些眼熟,竟然是荣耀网游中的一处场景。

 

叮,系统提示音响起。眼前的空气中浮现出一行字。

【亲爱的荣耀玩家,你已进入荣耀世界,你可以和你的角色携手同行,并肩战斗。祝游戏愉快。】

 

孙翔看完以后这行字自动消失,变成了一大段新手指导。

 

【玩家初始默认绑定近期使用频率最高的角色。玩家不可同时绑定多个角色。角色有权解除绑定,玩家有权申请绑定。

玩家与角色绑定后,玩家可使用召唤功能,角色可得知玩家位置并瞬移,且玩家和角色可不借助语言直接交流思想。】

 

这指导怎么这么啰嗦。所以说在这个世界可以把角色叫到身边对吧,那么就先召唤好了。

 

【是否召唤角色[一叶之秋]?】

 

孙翔心中默念“是”。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尼玛说好的瞬移呢?

 

路过的玩家开始凑在一起悄悄议论。

“你们看那个是不是孙翔?”

“啊啊啊大神我要去求签名!”

“可是他身边没有一叶之秋,到底是不是他?”

“应该是孙翔没错,没召唤的话一叶之秋当然不会出现了。”

“奇怪,大家到了这个世界都会第一时间召唤角色的,没角色就不能打怪刷本赚钱,不说别的,分分钟就会饿的呀。”

“难道大神的思路和我们凡人就是如此不同?”

“话是这样说,但他一直站在那里不动也不像是有别的思路的样子。就算想先联系队友也必须通过角色的好友系统,还是得先召唤角色。”

 

孙翔看着附近来来往往的玩家,每个人旁边都站着一个角色。有的玩家刚清醒过来,定定地盯着前方看了不一会儿,旁边就刷出一个角色来。孙翔不由心中烦躁,刚才他再一次召唤了一叶之秋,可还是没反应。他又不敢走,怕位置变了一叶之秋来了也看不到自己。

 

最终粉丝还是围了上来一脸期待地问:“大神能不能签个名?”孙翔点头。粉丝纷纷回头望向自己的角色,角色拿出纸笔,孙翔草草签完,心中的不安又加深了。有个粉丝星星眼问:“大神,不知道一叶之秋在附近吗,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也签个名呢?”

 

孙翔更烦躁了。他自己还想知道一叶之秋到底在哪呢。

没等孙翔说话旁边就有人开口了:“哎哟,一叶之秋怎么不在这啊,看样子根本就不听孙翔召唤吧。我看斗神是去找叶神了,这个世界里角色的自主权大得很,某些人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抢别人的角色啦!”

 

“啊呸你说谁抢一叶之秋了,那是他光明正大从战队手上拿到的好吗!”

“嘉世迫害队长轮回趁火打劫哪个光明正大了?一叶之秋是叶秋的是叶修的反正就不是你家翔神的,敢赌吗一叶之秋心里认定的主人绝对是叶神!”

“我靠吵毛吵啊赶紧走了刷怪去啊,知道这个世界的设定那么坑爹还在背后说斗神的闲话,不怕死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鬼叫不和你组队了……”

“一叶之秋一叶之秋我没眼花吧他朝这边走过来了!旁边还有一个人哦不是角色啊啊啊啊啊是君莫笑!”

 

整条街上的玩家和角色都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围着孙翔的忠粉或黑粉自动让开一条路。一叶之秋对孙翔说:“换个地方说话吧。”然后转身要走。一个玩家鼓起勇气上前:“大神能签个名不?”一叶之秋似笑非笑地摇摇头。这位玩家还想说什么,但方圆十米之内的角色都齐齐退了三步,于是所有粉丝都安静地站在原地目送一叶之秋、君莫笑和孙翔离开。

 

孙翔看着熟悉的角色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挺有意思的。唯一不爽的是一叶之秋比自己还高一点,身上的银装闪闪发亮,战矛却邪闪着寒光,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旁边的君莫笑倒是没有那么强的压迫感,他只是以奔放到突破天际的穿着风格怒刷着存在感而已。

 

孙翔把怨念的目光从君莫笑身上拉回来,问一叶之秋:“怎么不瞬移啊,我等了好久了。”

一叶之秋的手搭上君莫笑的肩膀:“我能瞬移但他不能啊,所以我陪他传送到这个镇上然后再走过来的。”

 

孙翔看着君莫笑暗暗磨牙,说:“你干吗把他带过来?”

一叶之秋说:“带他过来呢就是为了告诉你,我和他在一起了,你以后有事别来找我了。”

 

难道真的被刚才那个玩家说中,一叶之秋要和君莫笑一起去找叶修了?孙翔觉得应该问问清楚:“你和他在一起了是什么意思?”

 

一叶之秋轻笑,凑到君莫笑脸边亲了一口,然后用特别真诚特别坦然地目光看着孙翔:“喏,就是这样,懂?”

 

孙翔震惊了。这个世界刚刚刷新了他的荣耀观,现在就要来重塑他的人生观了吗?

没等孙翔从僵直状态恢复过来,他就遭到了一记连击。

【角色[一叶之秋]与你的绑定已解除。】

 

一叶之秋干脆利落地解除了绑定,说:“新手指导看了没?没看的话认真看完啊。根据系统规定你是可以继续申请绑定我的,我呢就是告诉你一声不要白费力气。顺便提醒你,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常用的角色现在是没有主人的,你可以去找个合适的申请绑定。”

 

孙翔握紧了拳头,看着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离开,什么都没说。

人类世界和荣耀世界的差异他算是体会到了。从前玩家可以自由地闲置或转让账号卡,现在角色可以随意地解除与玩家的绑定,这是一个玩家与角色地位颠倒的世界。

 

孙翔默念“系统公告”,眼前出现了多条历史记录。

【角色XX……XX击杀野图BOSS……】

【角色XX……XX打破副本记录……】

【角色[一叶之秋]与玩家[孙翔]解除绑定。】

 

果然已经上世界了。刚才等一叶之秋的时候他看完了新手指导,里面说过系统公告会更新神级ID的绑定情况。

 

孙翔知道,身为职业选手有粉就必定有黑,不仅有理智黑还有狂暴黑,现在的自己实在不适合去玩家角色扎堆的地方。新手指导充分暗示过了,人类在这个世界就是战五渣,分分钟被怪物还有角色秒掉的节奏。

 

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绕了个圈子,现在正远远地跟着孙翔。

 

君莫笑叹了口气:“今天二翔又没带脑子,照这个方向走下去妥妥地被野怪咬死。”

一叶之秋倒是气定神闲:“才不管他呢,说好让他自生自灭的就一定要让他自生自灭。”

君莫笑噗的笑了,说:“差不多就行了。”然后开始在好友列表里找无浪。

一叶之秋连忙阻止:“唉别呀,我能看着这熊孩子送死吗,早办妥了,看,已经来了。”

 

一个看上去非常桀骜不驯的狂剑士蹑手蹑脚地走过来,一叶之秋朝孙翔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看见没?在那呢。”

 

狂剑士重重点头:“谢谢秋哥,谢谢笑哥,我去了。”

然后这狂剑士就像一个盗贼一样偷偷地跟上了孙翔。

 

任是君莫笑也为这狂剑士的猥琐惊了一秒,回过神来问:“这谁啊?看属性和装备应该是职业圈的,我怎么没见过?”

一叶之秋神神秘秘地说:“他是孙翔在越云的时候用的角色,孙翔转会嘉世以后他就没在比赛中出现过。进入荣耀世界后他立即密我,许诺以后给我刷一大笔稀有材料。”

君莫笑马上领会了:“用材料来换孙翔的位置?他盯着孙翔干吗?”

一叶之秋嘿嘿一笑:“他暗恋二翔。”

君莫笑瞪大眼睛,一脸赞许地说:“哇,禽兽啊。”

 

孙翔走路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免进入仇恨范围,他的走位并没有失误,旁边却蹿出一只怪朝他扑来。孙翔心一凉,在没有角色没有药水没有复活的情况下,如果躲不过去必死无疑。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重剑向他身边挥来,小怪立刻一命呜呼。

 

狂剑士顺手把重剑插到地上,低头在包裹里翻找,拿出一小把金币和几瓶药水递给孙翔:“抱歉,我刚才失误了,差点让怪攻击到你,这些就当做补偿吧。”

 

孙翔没接,而是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狂剑士:“你是……你还认识我吗?”

狂剑士终于抬起头,看到孙翔的脸的时候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主人……呃……孙翔大神?”

 

孙翔已经不是刚出道的新人,对粉丝的赞美也早就习以为常,可是听到曾经使用的角色叫自己大神,还是觉得很别扭。他开始没话找话:“那什么,你现在的主人在哪呢,是谁啊?”

狂剑士垂下眼睛,说:“你离开以后,越云没有再出狂剑士选手。”

 

孙翔仔细一看,狂剑士身上的装备果然还停留在70级阶段,明显是因为被闲置所以在75级更新中没有得到强化,甚至有几件剑系通用的好装备也没了,估计是被拿去武装其他角色了。在荣耀世界,长期无人使用的角色是没有绑定的。

 

孙翔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却又想不出来,于是更加尴尬了。

 

狂剑士问:“一叶之秋呢,怎么不在你旁边?这个世界对你们人类来说很危险,和角色离得太远不好。”

 

原来他没看到系统公告。孙翔说:“他解除绑定了。”

 

狂剑士沉默了一会儿,说:“这片我好久没来过了,怎么打都忘得差不多了,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就一起打会儿怪,怎么样?”

 

职业圈有专门的训练软件,角色很久没去网游,其实选手也一样,孙翔知道自己对这片也陌生得很,但身为职业选手可以凭经验来应对未知的状况,就同意了。

 

时隔多年,孙翔和狂剑的配合还是相当默契,孙翔口头指挥,狂剑动手杀怪,一批批的怪迅速倒下。天色暗了下来,两人在树林里升了堆火,拿出刚才杀怪得到的食物吃了起来。

 

树林里很安静,只有火堆发出噼啪的声音。食物很快吃完了,两人盯着火堆发呆。

 

狂剑士说:“这个世界的设定是比较倾向角色的,有一叶之秋的话日子会好过很多,你还是找机会和他好好说说,毕竟玩家不能绑定多个角色,叶修已经有君莫笑了,除了叶修只有你和他的感情最深。”

 

孙翔摇摇头。一叶之秋毫不迟疑地解除了绑定,还警告自己别再申请,他不会去求一叶之秋的。

狂剑士也没再劝,又往火堆里丢了几根树枝。

 

忽然,两人同时察觉到周围有异,狂剑士跨出一步挡在孙翔身前。

 

旁边的树丛里出现了十几个角色,把孙翔和狂剑士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一个战斗法师,他大声叫道:“孙翔,还不束手就擒,让一叶之秋把银装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

 

孙翔说:“你们找错人了,一叶之秋和我已经解除绑定,不信的话自己查系统公告。”

 

战斗法师哈哈大笑:“说你二还真二,你和一叶之秋绑定着我们敢来抓你吗,让你直接把一叶之秋召唤过来团灭我们吗?”

 

孙翔说:“既然知道还来找我麻烦,他能解除绑定当然就能见死不救。”

 

战斗法师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哎呀,失策了,没想到一叶之秋这么绝情,把孙翔抓住当人质也没用了,我们赶快放他走吧!”其他角色很配合地发出了一阵哄笑,与此同时摆出了围攻的阵势。

 

战斗法师说:“这位狂剑士,我们要抓的只有孙翔,你走远一点,免得误伤了你。”

 

狂剑士握住剑柄往地上重重一顿:“想抓孙翔,先问过我手中重剑!”

 

战斗法师说:“这什么破角色,一件75级的装备都没有就敢在这充英雄。兄弟们上啊,杀了碍事的,把孙翔抓起来,一叶之秋的顶级银装就归我们啦!”

 

孙翔登时大怒,这可是陪着我一举拿下新人王称号数据直逼当赛季MVP的角色,你们竟然敢骂他破!

 

躲在附近的君莫笑看着狂剑士和那群角色战成一团,对旁边的一叶之秋说:“啧啧,这台词,太糙了。”

一叶之秋掏出一块糕点递给君莫笑:“就这么一点点时间能编出完整的剧情就不错了。先吃点?看样子得打一会儿。”

君莫笑接过糕点塞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哟,又来一下子,看得我都疼。”

一叶之秋自己也掏出一块糕点,咬了一大口,说:“谁让狂剑士都乐意卖血呢。”

 

狂剑士虽然是职业级别的角色,但要迎战十几个满级大号,关键他还得保护孙翔,实在有些吃力。刚开始他把孙翔护在身后,一个刺客绕背偷袭,眼看就要得手,狂剑士猛的把孙翔扯到怀里,那记攻击带着背击加成全部落到了狂剑士身上,血线明显下降了。如果孙翔吃上这么一下,毫无疑问直接变成尸体。

 

操纵着角色和其他角色混战孙翔熟悉得很,但自己站在战圈当中还是第一次,一开始直接懵了。刚才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孙翔好像突然被吓醒了一样。他知道,虽然自己不能做出攻击,但身为职业选手的战斗意识是他最大的武器。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起来,很快就自信地做出判断:“左二重击,右三崩山击……后面后面!”

 

有了孙翔的指挥,狂剑士的攻击质量高了起来,很快击杀了两个角色。对手有点慌,一个角色叫道:“老大,孙翔和他联手了我们顶不住啊!”

 

战斗法师吼:“废物!都没绑定联手有个屁用,怕毛,给我快攻!放大招,不要管冷却!”

 

新一波攻击席卷而来,孙翔被狂剑士紧紧护在怀里并没有受伤,但狂剑士的鲜血不断地溅到他的脸上和衣服上。孙翔还在指挥着,但他说完话和狂剑士反应过来之间不可避免会有一个时间差,敌人放手猛攻,技能一个接一个地释放,根本来不及,刚刚建立的优势瞬间被打破。孙翔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提交了绑定申请。

 

狂剑士攻击的势头一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孙翔顾不得抹去脸上的血迹,更加专注地观察着对手,他已经收到消息,绑定成功。狂剑士开始流畅地实施他脑海中浮现出的攻击路数,局势逆转了。

 

最终,狂剑士在红血状态下把一队角色全数击杀。

 

孙翔扶着狂剑士让他靠着树干坐下,然后手忙脚乱地把角色爆出的大红大蓝捡起来给他灌下去,狂剑士的脸色终于没那么难看了。孙翔蹲在狂剑士旁边给他擦血,心里数着药水的冷却时间准备再给他喝药。

 

突然,一条解除绑定的消息在孙翔面前闪过。孙翔一下子弹了起来,险些一脚踹到狂剑士身上:“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解除绑定!我就这么讨厌吗,你……”

 

话没说完声音就哽咽了,眼角也逼出了泪水。一叶之秋抛弃了他,他努力装作不在乎,不长眼的玩家和角色对他发起语言攻击和人身攻击,他告诉自己不和脑残计较,可现在,就连刚才拼命保护自己的狂剑士,也在战斗结束之后迫不及待地解除绑定,生怕自己不知道刚才只是权宜之计,生怕自己缠住他。

 

看到这里君莫笑摇头:“都到这份上了还记得来这么一出,心真脏啊。”

一叶之秋赞同:“就是就是,心太脏了。”

 

狂剑士轻轻地拉了拉孙翔的手,被孙翔用力甩开。狂剑士慢慢地站起来,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怕和你绑定了,你就不能和一叶之秋绑定了。”

孙翔扭过头:“我才不要和他绑定呢。你不想绑定就算了,我又不会勉强。”

 

君莫笑戳戳一叶之秋:“看到没,你被人家嫌弃了。如果孙翔恨上你怎么办?”

一叶之秋满不在乎:“得了吧,就二翔这个智商能做出恨这么高级的动作吗。再说我可是那个狂剑士的大债主,连那十几个角色的出场费都是我垫付的,二翔敢恨我,我就敢问他要材料,累不死他的。”

 

狂剑士说:“你的意思是……你愿意一直和我绑定?”

孙翔哼了一声:“废话,我是什么人,我不愿意和你绑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提交申请。”

狂剑士心想刚才害怕得发抖的不知道是谁,但他没有戳穿:“是我错了,你再申请一遍吧。”

孙翔终于正眼看他:“不解除绑定了?”

狂剑士说:“除非哪一天你改变主意要和一叶之秋绑定,否则我绝对不解除绑定。”

孙翔咕哝了一声:“才不会有那一天呢。”然后提交了申请,马上传来消息绑定成功。

 

狂剑士说:“我反悔了。”

孙翔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狂剑士说:“我突然不愿意让你保留和其他角色绑定的权利了。哪怕一叶之秋回来找你,我也不会解除绑定,你永远都不能再和其他角色绑定了。”

孙翔踩了狂剑士一脚,声音闷闷的:“混蛋,你现在受系统保护了,就敢耍我了是不是?”

狂剑士轻轻蹭了蹭孙翔的额头:“主人,系统保护我是为了让我来保护你啊,不生气了好不好?再喂我一瓶红药嘛。”

 

君莫笑吐槽:“这画风也变得太快点了吧我说,刚才还是热血少年漫怎么突然变纯情少女漫了?”

一叶之秋指出:“你确定是‘纯情’少女漫?”

君莫笑从草丛里站起来:“滚。这荒郊野外蹲得我累死了,快点找个地方吃顿好的先。”

一叶之秋帮君莫笑拍拍衣服上的泥土树叶:“然后顺便讨论下我们拿到的那个自选奖励怎么用?你有什么想法没?”

君莫笑摸摸下巴:“要不我让系统把散人设定成第25个职业怎么样,有套装有加成……”

一叶之秋:“你认真的?你认真的我可就打你了啊。虽然我穿不穿衣服都是荣耀第一帅,但我绝对不会嫌弃你混搭风的,你操心这个干吗。虽然等级上升你的优势会减小,但这是在网游里,BOSS和角色随便你虐,再说不还有我呢。我跟你说正经的,触发隐藏剧情我也有份,当然得选一个对我们都有用的奖励,不然我可不答应。”

 

君莫笑:“那你说要什么奖励?”

一叶之秋:“让荣耀开放结婚系统。”

君莫笑:“结婚系统?”

一叶之秋:“对,结婚系统。”

君莫笑:“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