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多CP] 当玩家进入荣耀世界(6)

玩家进入荣耀世界,和角色共同生活,荣耀开放结婚系统

CP包括玩家/玩家,角色/角色,角色/玩家

 

主CP:一叶之秋/君莫笑,双花,喻黄,双鬼

副CP:横刀/孙翔,防风/冬虫夏草,潘林/李艺博,高乔,刘卢,楚苏,修伞

一句话CP:韩张,于邹,周江,再睡一夏/浅花迷人,云山乱/沾衣乱飞,斩楼兰/锋芒慧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在副本出口活活等了五个多小时不敢挪窝的记者不顾腿麻奋力扑向那行人开始提问。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倒也配合,就近找了个茶馆和记者聊了起来。

 

一叶之秋:没错,山盟海誓副本记录的特殊设计是我和笑笑决定的。

记者心想这外挂略大啊,结婚系统就这么被你们两位玩弄于鼓掌之间了喂!

 

君莫笑:山盟海誓副本不仅有和其他副本一样的时间最短的通关记录,还有时间最长的通关记录,刷新纪录的最低标准分别为半小时和四小时。

记者点头,冬虫夏草和防风的通关时间应该介于半小时和四小时之间,所以他们的通关信息没有出现在系统公告里,这才把大家瞒了过去。

 

一叶之秋:我和笑笑都觉得,在结婚副本里心无旁骛争分夺秒刷怪是一种境界,在结婚副本里冒着被怪灭掉的风险磨磨蹭蹭地看看风景拍拍照片也是一种境界,所以就设定了两种相反的副本记录。

记者觉得自己又相信爱情了,连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居然也能理解把刷副本当旅游的心理真是太不容易了。

 

一叶之秋:是我和笑笑告诉百花和落花的。近期有结婚准备的角色都知道啊,冬虫夏草和防风对这个记录没什么兴趣,而且我们说好一起玩个悬念,如果他们刷新记录就会上系统公告,不就穿帮了吗,然后我们就告诉第二场结婚的百花和落花了。在人类世界,因为有我和笑笑在,他们总是拿第二,哦,有的时候第二都拿不了,在荣耀世界连结婚都是第二场,啧啧,好可怜的,所以我们就给他们一个成为第一的机会咯,当然,我和笑笑是不会当第二的,所以就是不同的第一啦。

记者的心情实在难以描述……这两位到底是对双花有爱还是有仇?

 

君莫笑:没有什么不公平的,就算我们告诉所有玩家和角色,结婚副本有一个时间越长越好的隐藏记录,其他人也刷不出来。

这是句大实话,记者知道自己挑刺的努力又失败了。双花本来就是不可多得的大神,再加上有冬虫夏草和防风这一对神级治疗,所以才能把通关时间拖满5小时20分但就是不死。既然有最长通关时间的记录,那么这个副本肯定会有自动攻击的设定,不然全部有志于最长记录的玩家都扛着干粮进副本然后找个角落往那一坐,等上半天再开始打怪,那还有什么意义?系统不至于弄出这么弱智的BUG。怪不得要带上冬虫夏草和防风啊……不过,一叶之秋和君莫笑跑来干什么?

 

一叶之秋:我和笑笑又不是来帮百花和落花打怪的。第一次刷副本的时候过得太快,第二次刷副本的时候我和笑笑是输出,反正没治疗也能过,索性就叫冬虫夏草和防风别管我们自己到旁边去拍照了,这次我们终于可以在副本里逛一逛了。

记者汗颜,原来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是没玩够所以来重新玩一遍的啊。

 

君莫笑:另外,这次副本时间很长,我和秋秋正好可以研究研究,准备卖点副本攻略。

记者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在十区也有个小号,某些情况还是知道的,君莫笑这是卖攻略上瘾了吗……怎么和一叶之秋在一起了这个毛病还没改呢。

 

一叶之秋:嗯,我们会根据不同的玩家组合提供不同的攻略,只有治疗和没治疗的情况下怎么通关啦,亲友很多该怎么分配啦,还有哪里的风景比较好啦,哪里可以停得久一点不怕被攻击啦。

记者明白了,这一次他们说的不是追求极限的记录攻略,而是给普通角色的通关攻略。明明想结婚却被山盟海誓副本卡住确实不太厚道,看来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也有很善良的时候啊,这么一想特意设定最长的记录也是对双花的温柔吧,虽然还是很嘲讽……诶诶诶,好像哪里不对?现在报道的难道不是双花的婚礼进程吗,为什么都是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在说话?

 

记者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确实乖乖地回答了很多问题,可是其他人都已经借着“我去看看有什么点心好吃”,“茶喝多了先去一下”之类的理由一个一个全部走光啦!他来蹲守结婚副本的本意明明是要找出和双花一起结婚的角色到底是谁好吗……

 

记者无奈地发消息对潘林实话实说,潘林告诉了李艺博,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只能安抚记者,表示能从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嘴里掏出这么多料也已经可以了。

李艺博叹了口气,说:“看来他们是存心不想让我们猜到。”

潘林说:“反正这一天下来每隔几个小时都会爆出新的热点,就让他们把这个悬念留到最后吧。”

旁边有个女职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潘解说、李指导,关于另一对新人是谁我有一点想法。”

两人催促她讲下去。

她先问了一句:“他们有没有明确说过这一次的另一对新人是角色呢?”

潘林和李艺博回忆了一下,双双摇头。

她松了口气,似乎更加确定了:“我觉得另一对新人可能是张佳乐前辈和孙哲平前辈。如果要结婚的是别人,那么刚才所有刷过结婚副本的成员都会拖住我们的记者让他忘记回到副本旁边,但事实上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把记者的注意力都吸引力到自己身上,让其他人离开,这恰恰暴露出下一对刷结婚副本的新人也在这批人当中。”

 

潘林和李艺博听得连连点头,这样的推断非常符合常理。只是……张佳乐和孙哲平是玩家,而且都是男性啊,还是有一种违和感。转念一想,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冬虫夏草和防风、再到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全都是男男配对,在这里,角色的喜好就是世界的法则,包括结婚系统本身就是君莫笑和一叶之秋设计的,他们觉得男男可以在一起,那么玩家就没有资格反对。

 

虽然潘李两人都已经接受了她的判断,但因为长期被打脸的后遗症,他们还是觉得不要太早确定比较好,现在言之凿凿,到时候就是打脸啪啪,上次的婚礼就是下场。

 

这时百花缭乱、落花狼藉、张佳乐和孙哲平正从结婚副本出来,刚才他们趁着记者被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引开的机会再次进入结婚副本,花了四十分钟的时间给张佳乐和孙哲平打到了山盟信物和海誓信物。因为这次不需要冲击记录,冬虫夏草和防风就没参与,直接回微草主城了。

 

霸图主城内,石不转收到了百花缭乱的消息,对大漠孤烟说:“他们已经按照计划刷完两次结婚副本了。”

大漠孤烟说:“这下你放心了吧。”

石不转说:“本来有冬虫夏草和防风在我是很放心的,但加了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就难说了。”

大漠孤烟笑笑:“不用担心,他们只是有时候说话欠揍了一点,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他们既然告诉了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有最长记录的设定,就不会出手去破坏。”

石不转说:“哦?你现在倒是确定了?之前不是还说好和我一起去陪双花刷副本,防止君一捣乱的吗?一叶之秋刚才对你说什么了?”

大漠孤烟也不隐瞒:“他说他们几个都已经结过婚了,无非就是多刷一次副本,关系不大。我们应该把第一次刷结婚副本的机会留到我们的主人还有我们自己结婚的时候。”

石不转沉默一会儿,说:“这样也好。”

 

晚上十点,普通区的巨型光字连成了完整的一句话:百花缭乱落花狼藉结婚啦。距离零点婚礼正式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大家纷纷猜测神之领域会出现怎样的景象。很快,神之领域也有大片光束亮起,比普通区更加密集,光点连结的速度比普通区更快,没过多久,已经有人看出第一个字是繁。

 

繁花血景。在人类世界,或许会有很多人认为,这个带着杀戮意味的说法并不适用于婚礼这样的场合,然而,以前他们就没有把落花狼藉的银武葬花弃置不用,现在他们也不会因为所谓的不吉利就把繁花血景这个象征着双花的爱与荣耀的词语从婚礼里抹去。

 

十一点,繁花血景四个大字在神之领域中心区域完整出现。

十一点十五分,繁花血景周围出现花朵的图案。

十一点三十分,参加婚礼的玩家和角色陆续进入婚礼会场,大厅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到处都摆放着鲜花,据百花谷会长说,这里的花不多不少正好有一百种。

十一点四十五分,在百花粉丝的欢呼声中,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走入会场,跟在他们身后的是繁花似锦和浅花迷人。

 

荣耀新闻频道同样直播了这场婚礼,但不再添加任何解说。因为双花的主动告知,白天荣耀新闻频道已经对参与婚礼的百花谷、霸气雄图、义斩天下玩家进行了大量采访,其中不乏笑点、泪点、亮点,完全可以对观众交差了。前面的铺垫都这么充足,婚礼现场想必更能让观众看得眼花缭乱,介绍反而显得累赘。再说,另一对新人毕竟还没有确定,要是开口了还不能不提,于是潘林和李艺博索性机智地避开了,当然,这并不妨碍打脸二人组暗暗验证自己到底有没有被打脸。

 

李艺博皱着眉头对潘林说:“怎么没看到孙哲平和张佳乐?难道我们又猜错了,这次的新人其实是老双花加新双花?”

潘林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于锋到百花以后用的还是落花狼藉,于锋和邹远倒是能叫新双花,可是没有狂剑士能和繁花似锦配啊,浅花迷人听说是张佳乐的小号?他和繁花似锦都是弹药,怎么觉得两个弹药在一起画风有点不对……”

李艺博不自觉地开始拉郎配对:“如果是狂剑和弹药的组合,那么繁花似锦和锋芒慧剑在一起还差不多,浅花迷人可以和孙哲平的再睡一夏。”

潘林说:“我最先想到的也是繁花似锦和锋芒慧剑,不过上次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不是强调过了吗,不要把人类的想法强加到角色上,于锋和邹远倒是变成队友了,但锋芒慧剑根本就没机会和繁花似锦见面吧。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还真有可能见过,而且他们的主人也就是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的主人,一起结婚也不奇怪。”

李艺博说:“就是,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比较般配,感觉繁花似锦和浅花迷人没什么关系……”

潘林说:“他们名字里都有‘花’这个字?”

李艺博说:“所以这些角色的逻辑是名字相似才能一起结婚?”

潘林:“对情侣名到底是有多执着啊……”

 

潘李二人说话的时候,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而繁花似锦和浅花迷人并没有继续跟着他们,而是走到了舞台两侧。灯光骤然熄灭,这时观众才发现舞台的背景是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出现了从高空拍摄的神之领域全景。花朵的图案以繁花血景四个字为中心向外围推进,很快开遍了整个神之领域,繁花似锦和浅花迷人同时向空中放射技能,繁花血景四个字中间本来有一片不甚明朗的图案,现在终于变得清晰可辨,是一柄重剑。神之领域的全景定格片刻,然后渐渐缩小到屏幕中央,周围切出十一个小画面,分别是十一个普通区的全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控制技能CD,所有角色都在尽最大的可能施放技能,荣耀大陆的夜空已被光芒照彻。在这一刻,从第一区、第二区……第十一区,再到神之领域,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同一场盛景——繁花血景,所有人的祝福都送给同一对新人——百花缭乱、落花狼藉。现场响起掌声。场外,一些百花老粉偷偷地抹起了眼泪。

 

繁花似锦、浅花迷人停止施放技能,屏幕也黑了下来。一束光打到了屏幕顶端,而后往下移动,两个身影随着光束从舞台正上方缓缓降落。这种舞台效果在人类世界是比较常见的,但是很快有人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是机械旋翼!”有人叫了出来。在婚礼会场的大多是职业选手、公会精英及他们的角色,事先多少知道一点情况,所以并不惊讶,而那些通过荣耀新闻频道观看直播的观众都被吊起了好奇心,纷纷议论着这两个到底是谁,难道又是四人婚礼,到底是角色还是玩家,玩家怎么能用角色技能,对了白天的时候就有人用魔道学者的扫把,看来真的是玩家。

 

大厅内忽然灯光大亮,这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从空中降落的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张佳乐握住百花缭乱的手,孙哲平握住落花狼藉的手,这样的场景有几分即视感,很多看过第一场婚礼的观众都明白了,原来是角色要在主人的陪伴下结婚。

 

零点整,系统公告刷新。

【恭喜角色[百花缭乱]和角色[落花狼藉]山盟海誓,永结同心。】

【恭喜玩家[张佳乐]和玩家[孙哲平]山盟海誓,永结同心。】

【玩家[张佳乐]和玩家[孙哲平]获得亲密度礼包,亲密度+100。】

 

什么情况?张佳乐和孙哲平也结婚了?大吃一惊过后再仔细想想,没什么不对啊,角色感情好要结婚,玩家感情好当然也可以结婚啊!没道理因为之前结婚的那几对都是角色就忘记了玩家结婚的可能。不过……亲密度礼包是什么?

 

不少玩家打开了随结婚系统新推出的亲密度排行榜,位于榜首的是张佳乐、孙哲平,亲密度200。冬虫夏草、防风亲密度120,位列第二,君莫笑、一叶之秋的亲密度同样是120,可能因为名字发音的关系,排在第三,第四位的是百花缭乱、落花狼藉,亲密度100。再一查结婚副本更新公告,完成结婚成就亲密度+100,开始列入亲密度排行榜的计算。最先结婚的那两对应该是从这几天的共同游戏行为中获得了20亲密度,那么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因为运气好所以得到了额外的100亲密度吧。

 

运气好?这个词和他们联系在一起总有一种深深的违和感,好像是在反讽一样。

要说职业圈里最悲情的大神,张佳乐和孙哲平绝对名列前茅。本来被嘉世背叛的叶修可以毫无疑问地占据最悲情大神榜第一的位置,但是第十赛季他在个人赛中创造了无法超越的连胜记录,并且得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四个冠军奖杯,再多的悲情也被胜利的喜悦冲淡了,相比之下,张佳乐拿了足足四个亚军,常年被嘲幸运E,有人说他也有夺冠的潜质,只是夺冠的姿势和其他人不一样,这是要集齐七个亚军召唤冠军的节奏。至于孙哲平,在当打之年因为伤病原因无奈退役,复出以后第一狂剑威风不减当年,却仍被手伤困扰,不能长时间地参与比赛,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最惨的战队当数嘉世,但那纯属自己作死,没什么可悲情的,于是最悲情战队依然名落百花,三进总决赛是仅次于嘉世和微草的战绩,但就是因为没有冠军,大家提起一流战队的时候总是不带百花。之后张佳乐和孙哲平复出对百花而言是两记补刀,从此百花看霸图是满怀悲愤,看义斩则是满眼凄凉。

 

荣耀世界不会再有比赛,因此这些遗憾也无法弥补,但无论是双花还是百花,或多或少都能在荣耀世界里获得一些安慰。

百花战队或者百花公会并不以豪迈大气著称,但是在这里,他们以广阔的神之领域为纸,以无数的弹药技能为笔,将百花的象征繁花血景绘成了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这份气魄让人动容。这个想法是孙哲平提出的,具体安排是张新杰负责的,字体图案是钟叶离设计的,在实施过程中,百花谷的弹药专家、霸气雄图的牧师玩家、义斩天下的物资供给每一样都不可缺少,大家配合默契,连好感度都刷上去不少。转会事件在人类世界常常会引起粉丝对某些战队的仇恨,而在这里却有可能反过来增进主城之间的感情。

这场婚礼的规模很有可能是空前绝后的,即使以后再有人效仿,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也是第一对让自己的名字铺满荣耀大陆的情侣,到时候没有人还会强调他们的婚礼是第二场。他们的名字和君莫笑、一叶之秋一起挂在山盟海誓副本记录的顶端,记录就是记录,无论最短或者最长。

张佳乐和孙哲平终于一起拿了一次第一,虽然这个第一并不是比赛的冠军,而且这个排名随时都有可能变动,但是他们毕竟幸运了一次。系统奖励的100亲密度不算太多,可能多刷几天也就刷到了,可这点优势意味着,只要他们足够努力,就很有希望保持第一的位置,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付出了不比任何人少的精力和感情,却总是因为幸运值少点了一阶就只能永远止步第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