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ALL] 喵喵喵(16)

CP是叶ALL,包含叶方、叶乔、叶包、叶王、叶喻、叶黄、叶韩、叶张、叶乐、叶周、叶翔、叶肖、叶蓝、叶皓、双叶,过程NP结局NP。每个CP都是双箭头,结局都是HE,除这些CP以外任意两人的互动仅限于友情向,不存在单双箭头。

 

刘皓看到猫咪们就心里发虚。到底要怎么解释自己变回人的方法,才不会被现在是猫咪形态的他们挠死,被即将变回人类的他们喷死,然后在游戏里被他们虐死?感觉这三连问注定无解,刘皓额上冒出了一层虚汗。

 

猫咪们围在门口,看着叶修和刘皓走进来。文州猫最先说话:“原来是刘皓最先变回人啊,也不算太意外,毕竟刘皓最讨厌当猫了,对吧。”他往刘皓光裸的腿上瞄了一眼,意味不明地眯眼笑,“现在能告诉我们变回人的方法了吗?让我猜猜,不会是一直粘在叶修身上吧?”

刘皓这才意识到自己半个身子还挂在叶修身上,叶修的手臂还揽在他腰间,他慌忙挣脱叶修的搂抱在旁边站好,心中暗骂自己作死,完了完了,他们本来就一定会逼问自己变回人的方法,这下更要引起众怒了,问题是那道白光亮起之前自己说的话实在难以启齿,如果迫不得已要在这群猫面前复述一遍那真的是生无可恋。

 

刘皓还在不死心地想着怎么编造借口,少天猫迫不及待地问:“还在想什么呢,快点说怎么变回人,喵的终于可以变回去了,赶紧的说说说!”

刘皓急中生智:“我能先去洗个澡吗?”他以猫咪形态在外奔逃的时候毛毛上面沾了不少尘土,变回人以后也显得有几分狼狈。

 

少天猫不满地瞪他:“就你事多,拖延时间有意思吗有意思吗!”他扬起爪子往前一扑,刘皓以为少天猫要挠他,惊得后退一步,动作幅度稍大了一些,本来感觉腿已经差不多好了,现在又觉得隐隐作痛。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要是被少天猫在腿上挠一下,分分钟血溅当场好么,嘶,想想觉得更疼了。

然而少天猫的目标并不是刘皓,少天猫抓住叶修的裤腿,“老叶你别在那装作和你没关系行不行,他不说你说,刘皓他到底是怎么变回来的!”

 

刘皓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如果说少天猫的爪子只会在他腿上挠出血,那么叶修的话简直就是要在他心上钻出血,叶修这么嘴贱,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事情肯定比真相还要可怕一千倍一万倍,他完全不想听!

叶修一摊手:“变来变去的是他又不是我,你们问他去。”

 

刘皓呆了一下,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该遗憾。这样一来猫咪们的目光又集中到他身上,他尴尬地咳嗽一声,小声重复自己刚才的要求:“我先洗澡,马上就好?”

猫咪们没有表示反对,毕竟真空穿着叶修外套的刘皓实在太碍眼了,而且那件衣服仅仅到他大腿根,真素辣眼睛。

 

站在走廊方向的小乔猫和蓝河猫后退了一步,猫咪们的包围圈空出一个缺口,让刘皓通过。

新杰猫举爪抬起脖子上挂着的小怀表:“十分钟够吗?”

刘皓连连点头:“够的够的。”说着赶紧往浴室走去。

 

老韩猫看着刘皓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往浴室去的方向,跟上几步,问:“你去哪?”

刘皓只能老实交待:“我想拿一下换洗的衣服……”看着老韩猫的眼神,他不自觉地缩了缩,补了一句,“行……吗?”

方锐猫从老韩猫背后探头,一脸疑惑的表情:“咦,唐昊有给你带衣服过来吗?”

刘皓当时心里就是一个硕大的卧槽,方锐你和我到底有多大仇!你以为我愿意穿叶修那个混蛋的衣服?可是唐昊那个不靠谱的什么都没给我带就把我送来了,难道我还能果着吗!

叶秋猫听见他们的对话,皱了皱眉头:“我以前在这放了几件新的衣服,待会儿给你拿过去,你现在直接去浴室。”叶秋猫加重了语气,“不要浪费时间。”

刘皓自然不敢有意见,在猫咪们的眼神押送下进了浴室。

 

叶秋猫把叶修带到衣柜旁边给他指了指没拆封过的衣物放在哪里,叶修拿着衣服去了浴室,看到少天猫坐在门口,嘴里还念念有词,说一句话抬爪拍一下门:“刘皓你到底好了没有洗个澡怎么那么慢!我跟你说你逃不掉的,你不会以为你变成人就能打得过那么多猫了吧,不说别的一猫挠一爪子你就变成棋盘了!刘皓刘皓你怎么没反应呢不会是晕倒在浴室里了吧,晕倒也没用的信不信我用爪子拍醒你就问你怕不怕?洗好没洗好没洗好了就快点出来!”

刘皓在水流的冲洗下一脸生无可恋。很久以后,他仍深深记得被少天猫蹲守在浴室外挠门的恐惧。

 

少天猫拍门拍得累了,刚刚准备趴在地上歇一会儿,看到叶修走过来,顿时又来了精神:“老叶你拿衣服过来啦,刘皓你到底还要洗多久再不出来你是想让老叶进去还是怎么样?喂喂刘皓你听到没有……”

刘皓听到“叶”字心里一紧。很快,浴室的门开了一道小缝,刘皓伸出一条胳膊从叶修手上拿过衣服。

 

少天猫欢快地跑到客厅向大家通报最新消息:“刘皓洗好了马上出来啦!”叶修趿着拖鞋走过来,懒洋洋地坐到沙发上,不一会儿刘皓也过来了,尽可能远离叶修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猫咪们聚拢过来,默契地在沙发前围成一个半圆。

 

刘皓知道自己不可能不开口,更不可能说谎话,只要当场验证一下,谎话立刻就会被揭穿,但他说话的时候仍然选择了避重就轻:“大家知道,变成猫发生在说出叶修的名字以后,根据我的经验,变回人也需要说叶修的名字。”

杰希猫点点头:“没错,解除咒语和触发咒语的方式存在相似性和关联性,这是常见的咒语构成模式。不过我们变成猫以后多少都叫过叶修的名字,除了名字,还有什么?”

 

刘皓手心微微出汗,仍然努力维持着平静的表情:“说过的话是有一些,但大部分内容是无关紧要的,据我推测,应该包含‘喜欢’这个词。”说到这里他就停了下来,到现在他仍然心存侥幸,说不定解除咒语的关键真的只是“喜欢”这两个字呢,那他现在就说出真相不就亏大了?当时被迫,不对,是不小心,也不对,总之是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意料,并非出于本心对叶修说了一句“我喜欢你”,这可以说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黑历史了,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尽全力隐瞒。

 

小事情猫说:“感觉不该这么简单。”他转向叶修,“叶修,我喜欢荣耀。”果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猫咪们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刘皓,乐乐猫提出了大家共同的疑问:“刘皓你别是乱说的吧,你怎么知道关键词就是‘喜欢’,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咒语。”

 

新杰猫说:“我倒是觉得,关键词很有可能就是‘喜欢’。大家应该都记得变成猫的时候,触发的关键词是延时生效的,所以在我们入睡前几个小时内说的内容都有可能成为问题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我们经过大量比对才确定关键词是叶修的名字。但现在的情况似乎与当时不同,刘皓这么快就能确定关键词,我想,这次的关键词是即时生效的。刘皓,我没有说错吧?”

 

刘皓暗道失策,老老实实供出关键词,只是不想被迫把和叶修的对话一字一句的复述出来,没想到挖了个坑给自己跳,新杰猫一下子就发现生效时间的差别了。他只能实话实说:“说了这个词以后,很快就有一团白光,白光消失后,我就变回人了,所以我才会猜测关键词是‘喜欢’。”

新杰猫追问:“你说的很快具体指多快呢?你说出喜欢以后立即就看到了白光吗?还是说白光出现前还说过别的话,或者发生过别的事?”

 

刘皓坐立难安,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叶修回了一句:“你乖一点,哥也喜欢你。”话音刚落白光就出现了。啊啊啊想想还是觉得这句话羞耻度破表,叶修真是太不要脸了,这这这,这让他怎么说,他吞吞吐吐地说:“这个吧……一定要这么严格的话……嗯,叶修也说了一句话,然后白光才出现的。”

叶修说:“哦,我也说了喜欢。”

 

整个房间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大家都没有说话,连呼吸的声音仿佛也停止了。

方锐猫打破了寂静:“等等,所以说你们一个离家出走了,另一个在睡觉前发现他不在然后出门去找,找到以后互相说了喜欢,半搂半抱地回来了其中一个还腿软一回来就要洗澡?这年头BL小说都不让写这种不可描述的情节了好么。来来来给我说实话,你俩刚才真的没做过?好吧我就不该问这个,换一个问题,你俩以前真的没睡过?”

刘皓被方锐猫劈头盖脸一顿怼的脸色通红:“你开什么玩笑呢这怎么可能……咳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上气不接下气。

 

文州猫很好心地解围:“只是说了‘喜欢’这个词,并不代表一定说了‘我喜欢你’,就算说的话里包含了‘我喜欢你’,实际上也有可能说的是‘我不喜欢你’。”

刘皓突然觉得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以前只觉得喻文州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万万没想到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他居然给自己找出了这么个理由,反正大半个荣耀职业圈都已经知道自己和叶修关系不好了,互相嫌弃地说一句“不喜欢你”一点没毛病!对了,他刚刚想起来,在叶修找到自己之前,他好像自言自语说过叶修不会找到我,不喜欢什么的,那时候似乎看到有白光一闪而过,不过少了叶修的回答,说明解除咒语的条件只达成了一半,所以并没有变成人。

 

这下全都说通了,刘皓恢复了平静,脸也不红了气也不喘了:“喻队说得对。所以条件应该是,先说‘喜欢你’,谨慎起见可以加上叶修的名字,然后叶修说‘喜欢你’。”他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当时说的时候有加别的字,这我这里都是否定的意思,呵呵,至于大家想怎么加就随意吧。”

 

这么一来,大家就会以为自己和叶修说的是“不喜欢你”。刘皓满意地点点头,偷瞄一眼叶修,见他似笑非笑,未置可否,觉得自己这九分真话一分假话应该能够顺利过关了。

猫咪们纷纷用奇怪的眼神来回打量着叶修和刘皓。相比之下,孙翔猫倒是更关心到底怎么变回去,他上前一步,说:“那还等什么,试试啊。”他面向叶修,“叶修,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叶修说:“是么,我倒是挺喜欢你的。”

传说中的白光并未到来。

 

孙翔猫的耳朵尖偷偷红了红,很嫌弃地说:“什么嘛,这个关键词根本就不对。”说着他很不甘心地退回去,准备等其他人继续分析出正确的关键词。

少天猫嚷嚷:“不是你说要试试么,怎么才试了一下就缩了。”

方锐猫跟着起哄:“孙翔你那句话太长了,要不然把那个‘一点也不’去了试试呗,你不会不好意思吧?”

乐乐猫摇头:“算了算了,别太为难他了。“

 

孙翔猫一听就不乐意了,我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冲锋陷阵,你们倒是自己上啊,就会说风凉话。他跳到叶修的腿上,威武霸气地俯视着猫咪们:“说就说,不就是为了解除咒语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在叶修腿上转个身,正对着他,说道,“叶修,我喜欢你!”声音响亮,吐字清晰,特别特别理直气壮不带一点儿心虚!

叶修摸了摸孙翔猫,笑而不语。孙翔猫看着叶修的表情就来气,伸爪打了他一下:“喂,该你了!”

叶修问:“你真要我说?”

孙翔猫不假思索地回答:“快说!”这不是废话吗,我都说了你敢不说?找死!

 

小事情猫有点看不下去了,连忙喊了句:“等等!”小周猫也匆忙蹦出了一个字:“别。”可是在他们阻止叶修之前,叶修已经说出了那句话:“我也喜欢你。”

 

一团白光笼罩了孙翔猫。小周猫抬爪捂住了眼睛,小乔猫和蓝河猫低头盯着地板。

等到白光消散,孙翔跨坐在叶修身上,两条腿跪在叶修大腿两侧,身体突然伸展的冲击力使他保持不了平衡向后倒去,他下意识着伸出手臂勾住叶修的脖子。等等这触感不对,自己现在是果体!孙翔吓了一大跳,连滚带爬地从叶修身上跳下来,怒吼:“叶修!”

叶修一脸无辜:“是你让我说的。”

孙翔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一个百米冲刺逃出了大家的视线范围,确定没人能看到自己了才愤怒地喊道:“你们居然都不提醒我故意让我出糗,我记住你们了!”

刘皓:这TM能怪我吗?!我是运气差,你是蠢好吗!

小事情猫:心好累,我说了你又不听。

小周猫:我明明喊了别,委屈。


评论(42)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