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多CP] 当玩家进入荣耀世界(10)

玩家进入荣耀世界,和角色共同生活,荣耀开放结婚系统

CP包括玩家/玩家,角色/角色,角色/玩家

 

主CP:一叶之秋/君莫笑,双花,喻黄,双鬼

副CP:横刀/孙翔,防风/冬虫夏草,潘林/李艺博,高乔,刘卢,楚苏,修伞

一句话CP:韩张,于邹,周江,再睡一夏/浅花迷人,云山乱/沾衣乱飞,斩楼兰/锋芒慧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双鬼、楚苏和他们的角色一起举行婚礼以后,荣耀新闻频道为报道更大规模的集体婚礼做好了准备,可是这一波由君莫笑、一叶之秋引领的结婚热潮似乎渐渐退了下去,好久都没没见其他职业选手或者角色结婚,于是新闻的重点又回到了各主城实力升降这样的问题上,有一则重磅消息不得不提,那就是孙翔和人类世界的前角色、荣耀世界的现角色横刀结束了在荣耀大陆上四处游历的生活,回到越云主城,受到热烈欢迎,包括原城主在内的职业选手和公会精英一致同意让孙翔来当城主,此后越云实力大增,在副本记录和野图BOSS方面都有亮眼的表现。

 

李艺博认真地做着分析和报道,觉得有点欣慰,荣耀新闻频道终于又能报道一些八卦以外的事情了,太不容易了。走出演播室,他看到先前派去越云主城采访的几个女记者凑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孙翔和某人好萌好暧昧,难道又有婚礼要报道了?李艺博竖起耳朵听着。

 

经过若干次打脸事件,李艺博的八卦素养已经修炼到相当高的境界,他觉得孙翔无论和哪个职业选手在一起自己都不会太惊讶,可是她们居然都在说横刀又忠犬又腹黑,还模仿着他的语气说“主人,你为什么要抛弃我,我明明那么爱你,我的一切都属于你,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一眼”,“主人,太好了,我们会永远绑定在一起,这样你就再也不能离开我了,你是我一个人的”。李艺博一阵恶寒,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他默默地坐到椅子上喝掉了一整壶热茶来压惊,然后他开始仔细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能性。

 

目前为止,和原玩家解除绑定关系的神级角色只有一叶之秋,而且他也没有再和其他玩家绑定,如果说只是不喜欢孙翔,大不了孙翔找他的时候不理不睬就好了,如果他打到什么好材料,想给叶修就给叶修,想给君莫笑就给君莫笑,孙翔根本管不着,绑定关系对一叶之秋来说不能形成任何制约,那么为什么他非要解除绑定不可?投身于八卦事业以后李艺博经常会偷偷跑去职业选手群潜水,对大家的动态那可是一清二楚,鬼迷神疑和一叶之秋一样,也是一心向着原主人,还经常耍林枫玩,可是鬼迷神疑到现在也没和林枫解除绑定去找方锐。如果一叶之秋真的讨厌孙翔,有了绑定关系,孙翔就只能乖乖被他欺负,一叶之秋可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角色,而事实上他进荣耀世界没多久就干脆利落地解除了绑定。还有,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在设定结婚系统时没有对情侣的身份做任何限定,于是情侣不仅可以跨越性别,还能跨越玩家与角色的界限,现在回想起来,一叶之秋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玩家和角色结婚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李艺博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有了心理准备,不然到时候孙翔要结婚了,辛辛苦苦猜了一大圈都不对,最后居然是和角色结婚,打脸多痛啊。现在孙翔和横刀住进了越云主城,很有双双把家回的感觉。嗯,可以先准备起来了,这可是第一对一方是玩家一方是角色的情侣啊,很有看点的,要好好报道才行。

 

那边几个女生越说越激动,连压低声音都忘了,李艺博听见她们开始争论横刀在孙翔被一叶之秋抛弃的时候和他绑定到底是趁人之危还是挺身而出,孙翔从了横刀到底出于真爱还是迫于无奈,李艺博又一次惊呆了,这些女人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经过各种摆事实讲道理抠细节,她们最后达成一致,横刀对孙翔的感情一开始是单纯的占有欲,慢慢发展成了温柔的爱意,孙翔和横刀在一起最早是为了倚仗他的力量,但渐渐被横刀的真情所感动,也爱上了横刀,她们高兴地对其中一个人说就靠你了,李艺博想起来她就是猜出张佳乐孙哲平会和百花缭乱落花狼藉一起结婚的那个,她豪迈地挥手,表示今晚就在神之领域开坑,第一章,包养落魄的前主人,大家一致表示这个名字简直爽雷,不趁着这火候炖锅肉人干事?她说开篇就上肉请组织放心,其他人嗷嗷叫好。李艺博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才刚刚吃过午饭,她们说的肉应该不是真的肉吧?怎么像暗号一样,自己这个路人完全听不懂啊,要不要去问问潘林呢?莫名觉得有点耻不好意思问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包养嘛,网游里很常见的,很多新人都说过师傅求带走大神求包养的,嗯,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以前是玩家通过角色向另一个玩家求包养,现在无非就是变成了玩家直接向角色求包养,有什么啦……他愉快地自我催眠成功。

 

事实上,玩家们刚进入荣耀世界的那段时间里确实兴起过一阵向角色求包养的风潮,因为根据这个世界的法则,角色不需要对主人尽什么义务,想给多少金币和材料全凭自愿,这也就意味着,普通玩家只要能勾搭上一个强力角色,从此就可以过上高级玩家的生活。可是没过多久大家又清醒过来,如果角色对主人忠诚,那么就不太可能和其他玩家有太过亲密的关系,如果角色讨厌原来的主人,那么完全可以解除绑定和新主人在一起,所以绝大多数的玩家还是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安安心心地守着自己的角色,和他一起努力获得更多的金币和更好的装备,但是偏偏有一个人,从进入荣耀世界直到现在一直对自己的角色非常不满,一心想着要找一个更强的角色,他想要的还不是一般的强力角色,而是荣耀世界最强的角色之一,一枪穿云,这个人就是张益玮。

 

第九赛季挑战赛小组赛阶段,张益玮为了阻止兴欣出线,以教练的身份指使玄奇队员对操盘手战队放水,不料兴欣大胜操盘手,玄奇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直接出局,张益玮也不再担任玄奇教练。进入荣耀世界之前,张益玮常用的是一个神枪手角色,虽然也是神之领域的满级号,但只是随便买来玩玩的,属性点、装备都非常普通,放在网游玩家中也不起眼。张益玮是职业选手出身,之后当了教练,眼界也没有放低,玄奇再小透明那也是堂堂职业队,哪怕他们的账号卡拉低了联盟的平均水平,可是放到网游里还是一等一的强力角色,更何况,张益玮是一枪穿云的前任操作者,虽然在张益玮还担任轮回主力的时代,一枪穿云并没有枪王的美誉,也没有各种顶级的银装,但是在张益玮心里,一枪穿云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角色,不会没有感情。当然他也知道,一枪穿云最喜欢的人恐怕还是周泽楷,自己也不指望一枪穿云会和周泽楷解除绑定回头认自己为主人,只要给自己好多好多的金币和一大堆稀有材料就够了。

 

张益玮又开始幻想收服一枪穿云以后的美好生活,想得入迷了,旁边的神枪手怯生生地拉了拉他的袖子,叫了声主人。张益玮被拉回了现实,看到这个神枪手就觉得一阵晦气,早知道荣耀世界的法则是这样,怎么说都得弄个像样点的角色,这个神枪手真是太没用了!

 

玩家刚开始使用账号卡的时候,角色没有独立的人格,在游戏过程中玩家向角色倾注感情,和角色培养默契,达到一定程度以后角色会拥有自己的生命。最开始,角色就像小孩子一样,不懂得怎样使用技能,需要主人的详细指令,没有自己的想法,对主人非常忠诚。随着游戏时间的增加,角色从战斗的经验中获得知识,从主人的意识中汲取营养,渐渐形成一些属于自己的思路。角色的性格也在这一时期定型,大部分角色会和主人有相似的性格,也有一些角色的性格会和主人正好相反,比如主人从来不用脑子,角色就会很有危机意识,使劲动脑,于是变成了心脏,又比如主人心太脏,角色觉得有主人在我就不用多想啦,于是变成了心干净。网游中的普通角色一般都会停留在这个阶段,知道基本知识,能够单独作战,但如果有主人的指导那么战斗力会明显增强,因此他们还是会对主人非常依赖。职业圈内的角色以及网游中的少数角色能够更加深入和全面地领会主人的思想,甚至能掌握主人的所有本领,那些封神的角色都具有这样的水平。对于这些角色而言,主人的指挥已经没有很大的意义,他们完全能够独自生活、独自战斗,他们是否会继续对主人忠诚取决于他们的性格以及对主人的好感度。

 

张益玮本来以为,和自己绑定着的小神枪虽然装备差了点,好歹是混到神之领域的号,基本常识总该有吧,可偏偏这个小神枪还真没有一点常识。没办法,买个账号卡而已,没人无聊到去管原主人的使用习惯,小神枪的原主人对这个游戏热情不高,后来不玩了就把账号卡随便一丢,闲置了好几年,有段时间突然缺钱,想着多少也能卖点钱吧,这才把账号卡翻出来卖给了网游工作室,代练把角色练到满级然后卖给了张益玮。原主人并不热衷于玩这个游戏,即使小神枪拥有了自己的生命,没有充足的感情注入和大量的游戏时间也必然非常虚弱,更何况当中有好几年原主人都把账号卡丢在一边,这样的情况对角色来说相当于断粮了,后来的网游代练更不可能和角色好好培养感情,所以现在的小神枪还处于幼儿阶段,什么都不懂,还特别黏人。

 

张益玮本来就不是有耐心培养别人的性格,当教练也就是继续在职业圈混口饭吃,起码玄奇的队员比这小神枪聪明得多,可是他还真不能把这小神枪丢掉算了,只有角色才有权利解除绑定当然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让张益玮咬牙切齿的原因,在荣耀世界,玩家本身是得不到任何奖励的,所有的财富都握在角色手里,寻找一枪穿云,接近一枪穿云,哄一枪穿云高兴,再加上每天要吃要穿要传送卷轴,没钱怎么能行?还不是要靠着这个小神枪。

 

当然,如果张益玮亮出一枪穿云前任操作者的身份,通过轮回公会找到一枪穿云肯定不是难事,但那样就会被周泽楷以及轮回的其他队员发现,这不是公开向这群小辈要钱吗?张益玮拉不下这个脸。他想的是悄悄和一枪穿云联系上,一枪穿云心甘情愿地孝敬他,谁也不能说什么。这段时间张益玮耐着性子指导小神枪打怪刷本,终于攒了一笔钱,打听到一枪穿云经常会去一家甜品店,关键还是一个人去的,非常好。

 

小神枪经常挨骂,时间长了他也知道主人以前有一个很强大的角色,主人要去找他了,小神枪委屈地哭着说:“我也会努力变强的,主人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张益玮冷笑:“就你?连技能冷却时间都记不清楚,你说要变强是在逗我?一枪穿云可是荣耀大陆上最强的角色,你能和他比?”

小神枪泪汪汪地抬头:“那么主人带我一起去找他好不好,我会跟着穿云哥哥好好学习,我会变强的!真的!”

张益玮撇撇嘴,就你这么个没用的小东西,还敢叫一枪穿云哥哥,多大脸?当初孙翔和一叶之秋转会轮回的时候自己还暗爽过,一叶之秋,斗神啊,还不是要给我的一枪穿云当小弟?瞬间有了一种把叶修踩在脚下的快感。不就是三冠吗,一枪穿云马上也会有了。当然总决赛最后6.5秒大逆转的时候他的心情有多复杂就不用多说了。咳咳,不管怎么说,一枪穿云还是当之无愧的神级角色,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小神枪看张益玮不说话,还以为他快要被自己说服了,又补充道:“穿云哥哥有他自己的主人,主人还是需要我的对不对?”

这下张益玮被戳中了死穴,他当然知道把一枪穿云拐来和自己绑定是痴心妄想,但是这个事实由别人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朝小神枪吼道:“没有我连个小怪都杀不掉的废物!要不是这个世界这么偏向角色你一点用处都没有!给我滚!不对今天打来的金币呢,给我了再滚!”

小神枪把一袋金币丢到地上然后抹着眼泪跑出去了,张益玮把钱袋拿到手上掂了掂,啧,没用的东西,等我把一枪穿云哄好了,还能在乎这点钱?

 

小神枪跑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张益玮也懒得去管,反正到时候一召唤他就会出来的,留下的金币也够这几天花的了。他买了传送卷轴前往一枪穿云常去的那个城镇,在那家甜品店附近等着。过了两天,一枪穿云果然来了。他拿着菜单翻了翻,对店员说:“嗯,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不要。其他都要一份,嗯,外带。”过了一会儿店员拿了一大包食物给他,他走出甜品店,张益玮悄悄跟上。

 

一枪穿云走到城外的一片草地上,张益玮看四处无人于是叫了一声“穿云”,一枪穿云下意识地把甜品搂紧,看清是张益玮以后放松了下来,坐到地上,把装着食物的袋子放在旁边,掏出一块芝士蛋糕塞到张益玮手里,张益玮愣了一下,然后一阵激动,一枪穿云果然还是很想着自己的,大有希望啊!

 

一枪穿云又掏出一块提拉米苏自己吃了起来,吃完又要伸手往袋子里掏,看张益玮拿着芝士蛋糕没反应,一枪穿云无辜地睁大眼睛,说:“嗯……蛋糕可好吃了,你吃了不要告诉无浪好不好?他说我甜食吃太多啦。”张益玮顿时好想把蛋糕砸到地上,一枪穿云居然把自己当成听无浪的指派来监督他别吃太多甜食的人!把前主人当成什么了啦!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张益玮耐着性子配合着一枪穿云的喜好从蛋糕好好吃双皮奶也好好吃红豆沙还是好好吃说起,绕了半天终于说到了正事,想当年我把你一手养大是多么不容易,亲自带着你去网游里抢材料,你能成为枪王有我的一份功劳,别看轮回是近些年才得到冠军的,那底子可都是我打下来的,周泽楷也是在我的教导下成长起来的,我空有过人的经验与意识只可惜岁月不饶人这才不得不把你交给后辈,我心有多痛你造吗?张益玮越讲越投入越讲越越伤心,眼眶都湿润了,再一看一枪穿云捧着一块巧克力派吃得正欢,张益玮咬牙说,穿云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一枪穿云盯着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张益玮心中呐喊你别光点头啊快点表示一下啊,然后一枪穿云就继续埋头吃他的巧克力派了,张益玮好想吐血,正打算重新来一遍,远远地走来两个人,张益玮僵住了。


一叶之秋走过来揉了揉一枪穿云的脑袋:“阿云又偷偷跑出来吃东西了!”一枪穿云准确而又迅速地拿出装着芒果班戟的盒子交给一叶之秋,甜甜地笑:“秋哥哥笑哥哥一起吃嘛,可好吃了。”一叶之秋说:“真乖。”打开盒子,一块塞到君莫笑嘴里,一块塞到自己嘴里。

 

张益玮看到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君莫笑关系这么好,还管他们叫哥哥,顿时心头火起,说:“穿云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单纯啦,你要知道,有些人假装和你亲近,其实是不安好心。”

 

一叶之秋抹抹嘴,斜了张益玮一眼:“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直接地说自己不安好心的,真新鲜。这人谁啊?”

张益玮刚要发作,君莫笑接话了:“呵呵,就是那个在挑战赛自作聪明想控制比分把兴欣逼出小组赛前两名结果自作自受让自家队伍提前出局然后被解雇的教练嘛。”

一叶之秋说:“哦那个啊,你和我说过的,我想起来了,他最早还是轮回的选手,那会儿阿云还小呢……阿云,他是不是跟踪你,趁你落单的时候跑来跟你说,他可厉害了,小周也是他教出来的,让你跟着他混?你要知道,有些人假装和你亲近,其实是不安好心。”

 

张益玮的脸扭曲了。一枪穿云趁着一叶之秋和君莫笑说话的时候又喝掉了大半杯奶昔,听到一叶之秋问自己才舔舔嘴唇说:“没有呀,我们半路遇到了,然后一起吃东西,他也很喜欢甜食呢。没事的,放心啦。”

 

张益玮无奈得想死,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原来都白说了,重点完全错掉了,一枪穿云怎么会这么呆啊,跟谁学的啊!反正肯定不是跟自己学的!他板起脸严肃地说:“一叶之秋,你现在可是轮回的角色,怎么能对轮回的前辈这么不尊重,穿云,你得好好管管他才行。”

 

一枪穿云伸进袋子里的手缩了回来,若有所思地喃喃道:“轮回……”

张益玮觉得一枪穿云要开窍了,赶紧补充道:“没错,一叶之秋是轮回的角色,你是轮回的核心,在角色里面你就是队长,你要拿出点威严来。”

一枪穿云问:“秋秋为什么是轮回的?轮回是叶修的主人吗?秋秋懂很多东西,还会照顾我,我为什么要凶他?”

张益玮知道自己的方向发生了错误,角色的逻辑和选手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枪穿云的问法虽然有点奇怪,但意思却很清楚,角色认定的只有自己的主人,战队的归属他们根本就不在意,一枪穿云这么信任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又和君莫笑关系密切,君莫笑显然还记恨着自己,虽然当初自己一点便宜都没捞到……看来要换个切入点才行。

 

张益玮说:“你说一叶之秋对你好,那他应该向着你的,他却和君莫笑这么要好,是不是不应该?你想想,如果君莫笑没有跑来捣乱,你就有三个冠军了。”

一枪穿云满脸疑惑,慢慢地说:“笑笑拿冠军是……捣乱?那么我拿了两个冠军别人是不是也说我捣乱?我没有捣乱呀,我好乖的,我和周周一直都有很努力地训练!”

张益玮连忙哄:“穿云当然没有捣乱,可是君莫笑是坏人啊,他抢走了你的冠军,你就不难过吗?”

一叶之秋刚想反驳,君莫笑拉了他一下,一叶之秋心领神会,两人一起看着一枪穿云的反应。

一枪穿云看上去比刚才更迷茫了:“不是说只有在比赛以外的事情上动歪脑筋的才是坏人吗,没听主人说过笑笑还有他的主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啊?”

君莫笑捂嘴偷笑,一叶之秋更是直接笑出声,张益玮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他不由开始怀疑,一枪穿云到底是真呆还是装呆。不管怎么样,有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在这里,自己的计划肯定不能实现了,只好以后再想办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评论(4)

热度(19)

  1. darkcageling默默围观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