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再错(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做代练这一行,想要事半功倍就必须对网游圈内的流行风向有敏锐的直觉。苏沐秋对荣耀非常看好,他有预感,这个刚刚问世的网游将成为未来几年内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苏沐秋知道,自己在游戏当中取得的优势将化为在代练行业中的优势,自己的游戏ID挂在各种记录和榜单上面也是一种很好的取信于顾客的方式。现在荣耀刚开服,是拉开差距、打出名声的关键时期,凭借着努力和天赋,他成功地让秋木苏保持着领先地位,只是这样一来,他做代练的时间势必会减少,即使他悄悄地缩减了休息时间,钱还是不够花。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开学了,给妹妹的学费他倒是早早存下了,只是刚开学的时候花费肯定会比平时多一些,他还想给妹妹买几样新文具几件新衣服呢,现在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了。目前荣耀的代练需求还不旺盛,收入偏低的情况还将持续几个月,但要他为了眼前这几个月的正常生活放弃荣耀以后在代练市场上的大好前景,他又不甘心。想来想去,他决定先到嘉世网吧碰碰运气,不行的话也只能少打荣耀多接几个单子了。

 

苏沐秋轻轻松松地战胜了其他玩家,面临着是否挑战嘉世内部高手的选择,或许是双倍奖励实在太过诱人,又或许是出于少年心性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苏沐秋选择了继续。一交手他就感觉出来了,不愧为嘉世网吧费心宣传的神秘高手,和普通玩家的确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他集中精神艰难打败了小白,网管拿来了奖金,他刚想走,小白就一脸兴奋地从楼上冲下来绕他转了一圈,喊道:“除了叶秋以外终于又有一个对手了,来来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苏沐秋被他逗笑,陪他再打了几局,小白连说痛快,两人交流了一些游戏心得,都觉得很有收获。小白不断提起叶秋,“叶秋很厉害比我还厉害哦当然只厉害那么一点点啦”,“哎你是这么觉得的啊他也是这么说的呢”,弄得苏沐秋对这个叶秋产生了好奇心,所以小白去找叶秋下来和他PK的时候他就没有拒绝。

 

刘皓和其他玩家一样看着一叶知秋和秋木苏的对战,经过激烈的厮杀,两个角色都进入了红血状态,最后留在场上的是一叶知秋。刘皓对秋木苏的操作者非常满意,他的技术可能比小白更胜一筹,是个当嘉世主力的好材料。苏沐秋离开座位,刘皓笑着走上前,说:“难得能看到这么精彩的对决,真是太高兴了,要不要在游戏里加个好友有空组队一起玩?如果方便的话欢迎经常到嘉世网吧来。”又转头对网管说:“不用收他钱了。”苏沐秋觉得刘皓态度温和,而且也很迷荣耀,于是少了几分戒心,点头说好,并感谢刘皓提供了这么多奖金。刘皓忙说:“是我要谢谢你帮我拉动网吧的人气呢。”

 

两人互相客气完毕,苏沐秋正要离开,有个熟客喊:“苏沐秋!好久没见了,来一局来一局!”刘皓的步子缓了一缓,他还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只是本能地觉得有危险,他保持着微笑似乎很随意地问了一句:“苏木秋?刚才我看花眼了,还以为是你的ID是秋木苏呢。”苏沐秋告诉他:“苏沐秋是我的真名,游戏ID是秋木苏没错。”

刘皓停了下来,他终于知道秋木苏这个ID为什么有那么强的即视感了,苏木秋,苏沐橙,世界上真有那么巧的事?他勉强说道:“原来网名是把真名倒过来啊,这两个名字都很好听呢。”

熟客说:“是啊这几个字不管怎么换位置都挺好听的,我没记错的话沐秋你名字里的沐比ID里的多了个三点水是吧。”苏沐秋笑着说是。

熟客又说:“沐cheng这名字也好听,对了沐秋你妹妹的cheng是三点水的还是木字边的?”

 

前世所有的疑问都得到了解答。为什么叶修总是偏心苏沐橙,为什么叶修和苏沐橙关系密切却没有成为情侣,为什么叶修和联盟里那么多男选手勾勾搭搭却没有固定的伴侣。

叶修,苏沐秋——叶秋。一叶之秋——叶修的苏沐秋。

他前世恨过那么多人,叶修和别人的每一点暧昧都让他如临大敌辗转反侧,而那个真正应该恨的人以及他和叶修之间真实发生的故事,他却从来都不知道。就在前一秒,他还在考虑挤走吴雪峰让苏沐秋加入嘉世战队,真是荒唐。

 

刘皓恍惚间听到网管在喊,老板你没事吧你怎么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刘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他对身边的网管说:“我刚刚从外面回来,大概是天太热,有点中暑了,喝点水就好。”网管出去倒水了。

刘皓悄悄地移到休息室门口,从那里正好能看见网吧大门。叶修正在和苏沐秋挥手道别。叶修在笑。刘皓死死地抠着门框。叶修转头的那个瞬间刘皓收起了满脸的怨毒。

叶修问:“你好点没有?”刘皓说:“已经好了,没事的。”心里一声冷笑,苏沐秋走了很不舍得吧,要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根本记不起来还有我这么个人了。

这个苏沐秋,当然还有苏沐橙,绝对不能留。

 

第二天刘皓就找人打听出此了苏沐秋兄妹的情况。孤儿,那就好办了,找个人收养他们,离H市越远越好,但很快刘皓就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苏沐秋兄妹在一个规模不大的孤儿院里长大,那个孤儿院常年在倒闭的边缘挣扎,年龄稍大的孩子全都放出去让他们自力更生了。收养孩子对某些人来说并不单纯地只是出于行善的目的,而是更像一种投资,年纪小、对亲生父母没有印象、白纸一张的孩子有更大的投资价值,苏沐秋兄妹显然早就已经过了这个阶段。按理说他们外形很好也聪明乖巧应该不愁没人收养,事实上他们小时候也有不止一个家庭表达过意向,只是他们打死都不肯分开,要收养就必须同时收养两个,只想要其中某一个的人就为难了,所以收养的事情就一直拖了下去,直到他们离开孤儿院自谋生路。

 

刘皓不想让叶修和小白发现自己见过苏沐秋以后有什么异常,于是不得不忍着满心的焦灼继续和他们一起做任务下副本。叶修的QQ闪个不停,又是苏沐秋,刘皓生生克制住了摔键盘的冲动,盘算着怎么才能旁敲侧击地问问他们在聊什么,没想到叶修直接问小白和刘皓:“要不要把苏沐秋加到群里来一起聊?”小白当然是强烈同意,而且还一副“阿叶你真是多此一问,当然同意啦,皓哥你说是不是”的表情,刘皓当然也只能笑着说好。他一直觉得隐忍是自己的特长,只有在面对叶修的时候才会偶尔破功。现在他还能忍,也必须忍。

 

一个小时过去了,刘皓眼睁睁地看着苏沐秋和叶秋呢花了足足一个小时讨论散人的打法,刘皓知道自己是装不了隐忍了。在这以前,他希望和自己的皓月千里一同征战联盟的是斗神一叶知秋,不过叶修要是特别想玩散人号的话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但是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前世君莫笑和千机伞的出现肯定和苏沐秋有关,这张账号卡和这个银武简直就像他们的定情信物,叶修用君莫笑在第十区各种翻云覆雨再回到联盟各种腥风血雨的时候,心里想着的一定就是这个苏沐秋。刘皓等苏沐秋和叶秋讨论完毕,又和他们下了一趟副本,这才推说有点困先去睡了,他觉得这就是自己忍耐的极限了。

 

空调的温度调得很低,刘皓把自己紧紧地裹在被子里,仿佛要借此获得安全、温暖的感觉。他不敢发出声音,于是用力地揪着被角,恨不得把它抓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苏沐秋,你怎么不去死!

 

这个念头飞快地在脑海中闪过,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前世的苏沐秋……会不会被陶轩杀掉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评论(2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