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再错(1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刘皓害怕叶修得到冠军,了却心愿退役回家,他也害怕叶修得不到冠军,带着遗憾离开荣耀。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对叶修夺冠这件事产生抗拒心理,然后他发现自己差点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如果他没有全心全意地期待叶修夺冠,肯定会有意无意地阻碍战队的发展,这样一来嘉世的排名就会进一步下降,嘉世就会像前世那样在老板的刻意纵容下走向衰落。好险,重生以后真是歧路重重,一不小心就会歪到前世的老路上去。可是话说回来,嘉世的冠军不是心里想要就能轻易得到的,别的不说,给战队多投点钱总是必须的,现在重生光环越来越靠不住了,要去哪里弄钱?刘皓想了一下,狠心卖掉了一套房子。

第五赛季的时候刘皓看到这套房子位置极佳,十分难得,就买了下来,准备等叶修退役以后送给他。它的价格自然远远高于刘皓发给其他退役选手的房子,好在叶修对嘉世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其他选手应该不会有怨言,也不会过度联想。刘皓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和叶修正式交往以后一起搬进去住,现在再看到它不过是触景伤情罢了,好在房子升值了他也不亏,就当作原本就是买来投资的好了。

 

自第六赛季嘉世首次未能进入决赛后,嘉世队员有了危机感,自觉加紧了训练,老板虽然没有表达过不满,还是一脸温和的模样,但大家都能看出来他对战队成绩比以往更重视了,不仅加大了投入,还经常出现在训练室,他们暗暗下定决心,嘉世是时候再拿一个冠军了。

 

以前刘皓要赚钱还要对付情敌忙都忙不过来,又考虑到要维护叶修的权威,平时不太插手战队的事,所以只在必要的场合才会出现在嘉世俱乐部,普通队员也就是在每周比赛的时候才会见到他。现在生意上的事情也就这样了,刘皓突然清闲了下来,没事就到俱乐部晃来晃去排遣寂寞,他也不能总待在叶修旁边,只能每天象征性地到训练室走一圈,大多数时间就坐在办公室里,实在无聊了就开着皓月千里去网游里看看风景发发呆,刷刷副本虐虐菜。皓月千里不属于战队而属于他个人,反正他是老板他说了算,这张由叶修命名的账号卡承载着无数美好的回忆,在叶修退役离开以后,这大概就是他们感情的唯一证明,也是叶修留给他最后的纪念了。

 

刘皓机械地打着怪,心里在想以前皓月千里和一叶知秋一起打怪的情景,突然听到敲门声,吓了一跳。叶修拎着饭盒走进来坐到沙发上,说:“吃饭了吗?一起吃啊。”刘皓这才发现已经到队员们的午休时间了。刘皓退了游戏,和叶修一起吃饭,嘉世食堂的饭菜还不错,但刘皓一点味道都没吃出来,不停地想着叶修为什么来找他,越想越担心。前世嘉世真正的衰败就是始于第七赛季,这段时间刘皓特别敏感,看谁都觉得可疑。

 

叶修趁刘皓不备夹走了他饭盒里最大的那块肉,刘皓这才回过神来,叫道:“你干嘛!”抢菜这种幼稚的游戏他们也不是没玩过,只是那时候还在嘉世网吧,带头抢的是整天活蹦乱跳的小白,叶修当时是个未成年跟着闹闹也就算了,现在还玩是几个意思?

叶修说:“我当你减肥呢,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吃这个的吗。”刘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饭盒,米饭和蔬菜吃了一半,肉那半边基本没动,他刚才在走神没注意,咦,叶修还知道自己喜欢吃这个,好像还有哪里不对……减肥是什么鬼?卧槽我才没有在减肥我哪里胖了你才胖呢你怎么不找个镜子照照你那张虚胖脸!

刘皓愤怒地举起筷子把那块肉抢回来飞快地塞进嘴里,还不忘得意地瞪了叶修一眼,看到叶修眼中的笑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把肉吐出来吧太恶心,快点吃下去吧那块肉又很大,刘皓涨红了脸,恨恨地把肉嚼了几下匆忙咽了下去,差点噎住。

叶修倒了杯水给他:“不就是吃你一块肉吗,这么紧张干什么,我这里还有两块要不要?”刘皓喝了口水顺了顺气然后翻了个白眼,心想虽然叶修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体贴但果然还是好想打死他。

 

刘皓风卷残云般地把饭吃完,免得叶修再捣乱,叶修也吃完了,然后对刘皓说起了公会里的事,刘皓的神经马上绷紧了,难道是嘉世会长出了什么问题,自己都把陈夜辉骗走了还找到一个叶秋脑残粉当会长怎么还会出事?

 

当初要定嘉世公会会长人选的时候,刘皓说以陈夜辉的水平去其他战队还是很有希望成为职业选手的,反正刘皓不是让陈夜辉进嘉世战队,叶修也懒得反驳他,陈夜辉就这么心情愉快地被打发走了,然后刘皓推荐了一个人当公会会长。这个人前世在嘉王朝工作过一段时间,是公会几大高手之一,后来在一次战队很重视的BOSS战当中发生了失误,被陈夜辉报到上面,俱乐部就没有再雇佣他了。

 

前世刘皓和陈夜辉成为盟友以后经常一边喝酒一边交流黑叶秋的心得体会,陈夜辉告诉刘皓其实这个人是他故意弄走的,他就是看不惯这个人对叶秋那股脑残粉的劲头。此人在荣耀游戏论坛有十几个号,个个都是知名的叶秋脑残粉,每当有叶秋黑现身他都会下场和人大掐三百回合,还会根据黑叶秋的侧重点不同使用不同的马甲,比如马甲一号热衷于战实力,每次都用数据甩叶秋黑一脸,如果有人黑叶秋不露脸肯定是个猥琐死胖子,那么马甲二号就会上场开掐,如果全方位黑叶秋的帖子出现了,就十几个马甲一起上阵,彼此呼应把黑黑堵得说不出话来。他还给每个马甲设定了身份、性格甚至是上线规律,比如一个马甲是冷静理智考据党,朝九晚五上班族,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上线,一个马甲是热情活泼的大学党,不定时上线,一个马甲是出口成脏的小混混,全天在线,有人对叶秋上人身的时候专用。这人在精分掐架方面倒是思虑周全,可惜他没有料到嘉王朝内部居然有隐藏着的叶秋黑,这个叶秋黑不是别人还是他的顶头上司会长大人,某次大规模掐架后他带着一点小得意宣扬自己的机智,就这样被陈夜辉记恨上了,要不然只是没抢到BOSS而已又不是别家派来的卧底,俱乐部不会太严厉,毕竟抢BOSS也好打比赛也好都是有偶然性的,没见过哪家俱乐部对队员说这个赛季必须进季后赛进不了就解约的。重生以后刘皓觉得这个人是嘉世会长的最佳人选,这几年他的表现也确实很不错,怎么就突然出事了,难道说嘉世公会还有潜伏着的叶秋黑?

 

叶修对刘皓描述了嘉世公会最近抢某个BOSS时的情景,那过程称得上是跌宕起伏精彩万分,最终自家公会牵走BOSS悄悄杀掉,还作了一首爆笑的打油诗,把其他公会气得半死。刘皓觉得叶修说了半天都没说到重点,难道叶修也学会拐弯抹角了这不科学啊?叶修觉得刘皓听得倒是挺用心可惜没有get到笑点,于是换了话题,说起了战队里几个年轻的选手。

 

刘皓更紧张了,原来网游里的趣事只是铺垫,重点在战队,怎么回事自己都那么明显地支持叶修了他们还敢造反吗!结果叶修说的是这个天赋不错那个进步不小还有一个可以开始上场了,刘皓仔细地分辨了半天都没发现这些表扬中暗藏着什么担忧。既然没人在动歪脑筋那告诉我干吗?刘皓越来越不懂叶修是为什么来找自己的了。

 

叶修走到桌子旁边拿起刘皓的账号卡,说:"打两局?"刘皓下意识地说了声好。这些年刘皓还是会经常去网游里转转,技术没有退化得太厉害,等级提升后也会把皓月千里练到满级,叶修用的是公会里拿来的账号卡,装备和皓月千里差不多,刘皓在叶修手下挣扎了好一会儿,当中还打出了几次恰到好处的攻击,连叶修说他保持得很好。

 

以前能得到叶修一字半句的夸奖刘皓就会兴奋很久,可现在他只觉得讽刺。他当职业选手的时候叶修看不上他的技术,嫌他在比赛以外的事情上用了太多心思,他当战队老板的时候叶修倒是对他的荣耀水平宽容了许多,可是身为老板根本就不需要荣耀打得好,会赚钱才是正道。该做什么都做不好,想要什么都得不到。

 

午休时间过去了大半,叶修回训练室去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又只有他一个人了,可满屋子饭菜的香味却提醒他叶修刚刚还和自己很亲密地坐在一起吃饭,刘皓觉得自己有点晕,脑子都不太会转了,他想了又想还是没明白叶修到底是干什么来了,和自己聊聊天打打游戏然后就……没了?总不可能是叶修知道自己最近无聊特意来陪陪自己?刘皓抖了一下,这么自作多情的想法真是太可怕了,其实只是叶修自己无聊了吧。

 

以后的日子里叶修时不时地趁着午休来找刘皓,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刘皓渐渐从疑惑转为焦虑。他有想过从明天开始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不来这里了,可是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来了嘉世俱乐部,然后每隔十分钟就看一眼时间。叶修来了他就在心里抱怨怎么还来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叶修不来的时候他却连饭都不想去吃了。好烦,不想看到叶修,反正以后也看不到了,可是又好想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不然以后连见都见不到了。刘皓总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突然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他想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点,但很快就会重新陷入烦躁的情绪中去,整个人都有点恍恍惚惚的。现在可以确定叶修来找自己真的只是闲聊,可是他为什么非要找自己聊?难道他又被其他队员排挤了,只有自己还是支持他的,所以他才经常过来和自己一起吃午饭?

 

不详的预感灵验了,有一天刘皓去训练室的时候正好听到赵杨对叶修出言不逊,刘皓眼前一黑。他想到自己空有重生的外挂居然一天副队长都没当过,也从来没有人说自己和叶修是最佳搭档,方锐吴雪峰赵杨每个气功师都那么讨厌抢掉自己在叶修身边的位置,最可恶的是这一世连自己都没害叶修居然有别人敢来害他,刘皓这些年的委屈全面爆发了,想也没想就对那些队员吼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队长!”凶狠的语调到句尾竟带上了哭音。

 

在场的队员集体惊呆了,赶紧对刘皓解释刚才只是在开玩笑,没有反对叶秋的意思。这下轮到刘皓惊呆了,他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加上叶修告诉他的前后文,发现那确实只是熟人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只有自己当真了。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暴露了,强烈的羞耻感一波接一波袭来,刘皓承认自己误会了并安抚了赵杨还有其他队员,然后匆匆离开,从此没有重要的事情再也不肯踏进嘉世俱乐部半步,比赛的时候也只是远远地看着,一句话也不想和队员多说,就连叶修主动找他说话他也爱理不理的。现在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叶修了,他的态度表明了他非常在意叶秋,不许别人说他一丁点坏话,可是叶修又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怎么可以让他知道自己喜欢他。

 

第七赛季在刘皓坚定不移的装死中过去了一小半,然后一道晴天霹雳,有人把刘皓做过的那些事情全都查了个底朝天,以此威胁他出售嘉世俱乐部。刘皓彻底慌了,他勉强冷静下来假装答应对方的条件。那个人走了,刘皓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瞒过他。他瘫坐在椅子上,再一次被悔恨的情绪淹没。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评论(3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