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再错(1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刘皓回到家以后脑海中还是会时不时地浮现出嘉世队员的古怪眼神和窃窃私语,耻得他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忍不住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第二天他没去嘉世俱乐部也没和叶修说,装死到午休时间,叶修在Q上敲他了。

“醒了吗?”

无聊,懒得回。

“不会是发烧了吧?”

怎么可能,白痴问题,不回。

“要不要我来你家看看你是真病了还是在装死?”

刘皓大爆手速秒回:“睡懒觉不行啊。”

叶修也秒回:“睡够了那就来陪我吃饭。”

“还没睡够。”刘皓精神抖擞地坐在桌子前回复。

“那就继续睡,等会儿来陪我吃晚饭。”

刘皓趴倒在桌上,有气无力地戳了几下手机:“那好吧。”

 

刘皓住的地方离嘉世俱乐部不远,看下午的训练快结束了他才磨磨蹭蹭地出门,把车停在嘉世外面,在Q上留言让叶修训练完过来。不一会儿叶修出来了,坐上车,说:“这么好还请我到外面吃?”刘皓心里呵呵两声,不然你是要我陪你去食堂接受全体嘉世员工的围观吗?

 

到了饭店,两人正往包间里走,居然看到了几个又是围巾又是墨镜包裹得严严实实却十分眼熟的人,刘皓心里一排卧槽刷屏,不是吧这样都能碰到?

那几个嘉世队员也看到了刘皓和叶修,悄悄地靠了过来,张家兴轻声打招呼:“老板,和队长一起吃饭哈?”

刘皓习惯性地露出标准好老板笑容:“是啊这么巧,一起吧?我请客。”

那几个人的脸色顿时精彩纷呈。贺铭慌忙摆手:“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呢。”申建频频咳嗽:“那什么老板有重要的事要和队长商量吧。”王泽使劲点头:“是啊是啊我们就不打扰了哈哈哈……”所有人脚底抹油溜进旁边的包间。

 

卧槽你们以前起哄让我请吃饭的次数还少吗,现在倒是一个劲儿地不好意思了你们有意思吗!刘皓一只脚跨进包间,突然僵了一下,说起来吃饭好像是最常见的约会形式啊,他们肯定是不想当电灯泡吧,真是的,想这么多干什么,只是简单吃顿饭而已,可是他们这么一联想搞得我也开始不好意思了怎么办!等恋人下班和他一起去吃好吃的再喂喂食物牵牵小手什么的真是充满了小女生的粉红色泡泡……啊啊啊快住脑!刘皓心烦意乱地坐了下来,看到叶修在旁边偷笑,顿时觉得这顿饭还没吃就已经气饱了。

 

刘皓本来打算吃完饭把叶修送回嘉世就回家,结果却被叶修亲自送到了办公室里,还被按到了椅子上。叶修特别贴心地给他打开电脑,说:“你自己先玩一会儿啊,我训练完了就来找你。”等到叶修从外面关上门的时候刘皓才发现,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晚间训练结束,叶修打开办公室的门,说:“走了。”

刘皓警惕地问:“去哪?”

叶修说:“我宿舍。”

刘皓一本正经地装傻:“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叶修惊讶地说:“你想在这里?”接着就用审视的目光看向了刘皓那张宽大的、几乎没放什么杂物的办公桌,随即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刘皓抖了抖,不敢再装:“当然不是了。我是说去你宿舍会被别人看到的。”

叶修对这种心态表示不解:“看到就看到了,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刘皓特别坚决地说:“不去!”

叶修说:“不是有秘密通道吗,从那里走就不会被人看见了。”

刘皓愣了一下,赶紧辩解:“那个是用来让你躲粉丝和记者的,我让他们这么造的时候才没想过用来偷偷……”刘皓在最后一刻把“约会”两个字吞了下去,差点咬到舌头。

叶修说:“那正好开发一下新用途。”

刘皓急了:“反正就是不去说什么也……”

叶修打断他的话:“那你说去哪儿?”

刘皓说:“我家?”

叶修点头:“有点远,不过也行。”

明明很近的好吗你个一出嘉世大门就喊远的死宅!等等我没想让你去我家啊,我的意思是在办公室谈谈人生(划掉)聊聊天然后各回各家!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刘皓纠结地跟着叶修进了电梯。

 

电梯在技术部那层停了下来,关榕飞匆匆走了进来,按下食堂所在的楼层,看到电梯里就刘皓和叶修两个人,只有停车场那层的灯亮着,于是这样和他们打招呼:“老板和队长一起回家哈?”刘皓还没开口,叶修就说:“是啊。你还没吃饭?”关榕飞说:“忘了吃。”刘皓只恨自己没有扑上去捂住叶修的嘴,那个“是啊”是什么意思?是你个鬼啦!就算关榕飞不八卦也不能这么口无遮拦啊!紧接着叶修和关榕飞说了几句材料的事,刘皓硬是没找到机会插话,然后电梯就停了关榕飞跟他们说了声再见就走出去了。慢着,这就走出去了?你憋走酷爱回来窝还没有解释清楚呢!刘皓心中一边呐喊一边尔康手,但实际上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电梯门就慢慢合拢只留下关榕飞直奔食堂而去的背影,刘皓不禁宽面条泪。算了,关榕飞他一点都不八卦,真的,刘皓默默安慰自己。

 

刘皓心不在焉地开车回到家,给叶修拿拖鞋的时候才发现叶修两手空空地就过来了,换洗衣服洗漱用品什么的都没带,早点想起来让叶修回宿舍拿一下或者顺路去商店买一些就好了,现在再出去好像有点怪,不过家里还有些备用的,刘皓让叶修先坐一会儿,翻出了新的毛巾牙刷睡衣之类的东西给他。

 

叶修拿着睡衣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笑着说:“很合身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会住这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我来了?”

被他这么一说刘皓下意识地心虚了一秒,然后才想起来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他气冲冲地对叶修说:“你别整天胡说八道!我身高跟你差了2厘米不是20厘米,体重差了2斤不是20斤,而且这是睡衣啊睡衣,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不能穿就你能穿的!这是我给自己买的就是还没想起来穿,你少自作多情了!”

叶修捏起内裤:“这么说这个才是特意为我准备的?”

刘皓怒了:“你特么什么都不知道带就来我家你是故意来找我茬的吧!”说着就想扑上去打他,叶修连忙抱着那堆东西逃到浴室里关上门,刘皓刚要转身走开,浴室的门开了一半,叶修拉住他的胳膊,说:“进来一起洗。”刘皓把自己的手臂拔了出来把叶修的魔爪拍回去然后用力地关上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并以砰的一声巨响作为结束。叶修在浴室里抱怨:“太暴力了,你想把哥的手夹断啊。”刘皓没理他,安心坐到沙发上去了。

 

刘皓掏出手机,滑动解锁,翻页,再翻页,锁屏,重复好几遍以后觉得实在是太无聊了,就随便点了个小游戏玩,可惜死得格外迅速,死着死着叶修就从浴室里出来了。刘皓新开了一局正打到关键的地方,眼看就要以双倍的成绩破掉自己的记录,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气冲了过来,一抬头,只见叶修站在他前面,睡衣的扣子还没完全扣好,头发半湿着,整个人都热气腾腾的,俯下身对他说了句:“我好了,你去洗。”手机直接滑到腿上,游戏早就结束了。刘皓把手机拨到沙发上,意思意思掩饰一下手抖掉手机的尴尬,然后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

 

刘皓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忘记把睡衣拿进来了,当然他可以围着浴巾出去,但综合考虑时间地点环境人物关系前情提要,这样的举动明显就是在赤果果地暗示“我已经洗白白了哟我们快点滚床单吧来嘛把浴巾扯掉”!虽然有点晕,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的脑子还是很清楚的,权衡利弊后他果断做出了决定。

 

刘皓隔着门喊了一声:“叶修!”

外面传来叶修的声音:“你怎么了,不会是滑倒了吧……”

我哪有那么蠢!刘皓说:“我忘记拿衣服了,你帮我拿一下。”

叶修笑了几声:“原来是光想着给我拿衣服,自己的忘了拿?”

不就是让你拿个衣服吗要不要这么多废话!刘皓说:“在衣柜的……不对叶修你别开我衣柜!”他把浴巾往腰间一裹就冲出浴室但还是迟了,叶修已经打开了他的衣柜,正抱着一叶知秋等身抱枕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叶修很有兴趣地摸摸这里捏捏那里,说:“我才发现这抱枕做得挺好啊。”

刘皓说:“周边不是都有样品给你的吗。”

叶修说:“只给了我枕套,没给我枕芯。”

刘皓说:“说得好像给了你枕芯你就会把它塞到枕套里去一样,给你的枕套你有拆开来看过吗?”

叶修一点都没不好意思:“没有。”

刘皓心想我就知道你懒,给你周边也是用来落灰的。他走到衣柜旁边想拿衣服,偏偏叶修抱着个大抱枕堵在前面,刘皓心中狂吼你挡道了你造吗,可叶修毫无所觉,还伸手戳了戳一叶知秋的腹肌,说:“就是露得太多了。”

刘皓觉得脸上有点热,不过这肯定是因为刚刚洗完澡的关系,他镇定地说:“不露肉的等身抱枕还怎么卖钱?你让一让,我拿衣服。”

 

叶修侧了一下身体,刘皓一手拉着浴巾一手在衣柜里翻衣服,叶修还不安分,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刘皓触电一样地把手缩回来对他吼:“叶修你给我闭嘴!抱枕是用来抱着睡觉的不是用来做那种事情的你怎么那么猥琐!”

话一说完刘皓又后悔了,果然,叶修的笑容变得愈发欠揍:“哦——原来你喜欢抱着我的抱枕睡觉啊……不过这个抱枕那么多人都有你居然能忍?”

刘皓翻了个白眼,什么叫你的抱枕啊要不要这么忙着代入啊,人家一叶知秋比你帅多了,八块腹肌耶,你有吗?你的腹肌是一整块的吧。不就是个角色抱枕吗,又不是真人抱枕,我有什么不能忍的,再说了,我当年还给你和一叶知秋的小黄兔小黄纹点过赞呢,哼哼哼。这次刘皓十分明智地没有把自己的心理活动说出来,他恶意满满地说:“叫是叫抱枕,谁没事会抱着它?平时躺在床上可以压一压、靠一靠,心情不好了就踩两脚,嫌它占地方了直接踹到地上去。还有,在游戏里被一叶知秋虐过的人冲他的抱枕打两拳不是很爽?”

叶修说:“你对我的抱枕就这么凶残?”

刘皓得意洋洋:“你也说了是抱枕啊,你管我。”

叶修:“可是我以为你的逻辑是‘谁都不准欺负一叶知秋只有我能虐待他’当然实际上是被我虐哭了?”

刘皓傻眼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好像……无法反驳?啊啊啊叶修真是太讨厌了好想揍他慢着先把这抱枕解决了!他一把抢过抱枕,死命地往衣柜里塞,再把柜门关得严严实实的,然后……他发现自己又忘了拿睡衣了。卧槽我就不信我今天晚上穿不上睡衣了!他刚要重新打开衣柜,就被叶修抱住腰往床边拖,他从浴室出来得太匆忙浴巾没怎么围好,害得他只顾护着腰部没敢太挣扎,然后他就被推倒在床上,叶修也爬了上来。

 

“叶修你要干嘛!”刘皓叫道。难道叶修会说“当然是要干你了”然后凶狠地撕开他的浴巾酱酱酿酿吗这也太老套了好羞射怎么办!叶修抱住了他,两个人的身体面对面紧紧地贴在一起。刘皓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了,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说:“让你体验一下真人版的等身抱枕有多好。”

刘皓悄悄咽了咽口水:“哦,是,是挺好的。”

叶修说:“而且还是独家限量版,只有一个的那种,偏偏被你拿到了,开心吧?”

刘皓呆呆地看着叶修,没说话,叶修倒是越说越起劲:“别忍了,想笑就笑啊,我又不笑话你。喂喂,转头也没用的啊,我已经看到你笑了。”

于是这天晚上刘皓最终还是没能穿上睡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评论(4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