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再错(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从那天起叶修就不怎么回宿舍住了。刘皓有空去嘉世俱乐部的时候叶修会在休息时间大摇大摆地晃进他的办公室,等腻歪完了叶修说,来都来了干脆晚点走顺路带我回去,要是刘皓不去嘉世俱乐部叶修就在Q上弹他,都一天没见了晚上总得见见吧,于是刘皓还得特地过去接他。

无数次遇见训练结束后出去吃饭散步或者回家的嘉世队员及员工并被他们众口一词地问候过“老板和队长一起回家哈”以后,刘皓不爽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你宿舍呢。”

叶修说:“反正去哪儿都会被看见的,还是去你那儿好。”

刘皓想到叶修一开始明明是想骗自己去他宿舍的,警惕地问:“为什么?”

叶修说:“你家的床比较大。”

 

刘皓内心模拟了自己大手一挥长腿一摆把床上所有枕头全都扫下去然后飞身下床对着满地的枕头一顿猛踩的场景。刘皓的床为什么那么大呢,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有一叶知秋。嘉世会出抱枕靠枕颈枕等各种功用、长方形糖果形爪子形等各种形状、霸气外露色气爆表Q版卖萌等各种风格的枕头,平时睡觉前他都会把嘉世历年出的枕头从柜子里拿出来在床上摆好,自己躺在中央,脑后枕一个怀里抱一个背后压一个,要是他的床不够大那他就要被枕头闷死了。

叶修来他家过夜的第二天,他一手捂着腰一手拎着枕头丢进贮藏室,来来回回好多趟,最后再把门锁上,累得不行。当天晚上叶修这个混蛋果真又来了,刘皓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偷懒,否则再一不小心让叶修开了别的柜子看到全套的枕头,那他的脸就真的没地方搁了。

 

刘皓当然不可能在床的大小这个问题上和叶修纠缠,他斜了叶修一眼,说:“不是嫌我家远吗?”

叶修说:“反正开车的又不是我。”

刘皓怒:“你特么能再懒一点吗,你就是看中了乘电梯到车库比走回宿舍还近是吧?”

叶修说:“省点力气来干你啊。”边说边下了狠劲揉捏刘皓的屁股。

刘皓二话不说用力向身后拍去,可惜手速比叶修稍慢了一点,他结结实实地打了自己一掌,再一次被气到说不出话来,关于住在哪里的讨论也就此结束。

 

坦白说叶修到他家来乖乖充当抱枕的日子里刘皓还是很开心的,真人抱枕大大的软软的暖暖的,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以前他的床上有那么多抱枕,热闹倒是挺热闹,可实际上他一直在用自己的体温捂热它们,现在终于变成大抱枕来温暖他啦,但是问题也来了,以前的抱枕永远是轻轻的软软的可以随便压,现在的抱枕会不定期地变得又沉又硬还弄得他很疼,而且还不能随便踢下床。

 

对于这个问题刘皓的态度是教科书般的作死,最具代表性的作死语录包括“你到底会不会啊技术也太差了吧”,“废话疼都疼死了当然不舒服了不信换你试试看”,“你确定今天搞完了明天还有精力打比赛吗”,主要的作死行为包括不去俱乐部,不肯让叶修进他家,把叶修推到客房去睡觉。叶修的想法则是正因为是新手所以才要多加练习,凭我的智慧日后必能成为教科书般的存在,喂喂你在那瞎想什么呢,专心点,再不专心捏你脸哦。在刘皓的全方位持续作死中,叶修的技术一日千里。很久以后刘皓才醒悟,他在床上流的汗与泪,都是当初他死活要和叶修嘴硬时脑子里进的水。

 

在短短几个月内,叶修不仅迅速掌握了基础技能,还开发了一系列新姿势新地点以及新的称呼。本来叶修遵循着少说多做的原则,对称呼上的花样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关于叶修打开新大门的原因,只能说还是刘皓不作不死,千不该万不该在床上叫了一声叶秋。叶修的真实身份还没有暴露,在别人面前刘皓还是管叶修叫叶秋,十分谨慎从没漏过馅,偏偏他在必须叫叶修的时候不小心叫了叶秋,唉,注意力不集中不是病,被叶修抓到了可真是要人命啊!当时叶修的笑容就变得有点恐怖:“不知道我的真名那也就算了,可是你早就知道我是叶修,还见过我弟弟,现在再叫错是什么意思?”刘皓只能自认倒霉,不吵不闹地被叶修翻♂来♂覆♂去好几遍。

 

隔了几天叶修问:“你没重生前除了叫我名字还叫我什么?”

刘皓一头雾水地回答:“叶队或者队长啊?”

叶修说:“你现在也是这么叫我的,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点的称呼?”

刘皓觉得情况有点不妙,他以为那件事已经完了,不就是犯了个小错吗非要揪着不放,叶修也太小心眼了吧。他板着脸说:“没有了。”

叶修还不死心:“那你进嘉世之前是怎么叫我的?那时候肯定不叫队长吧。”

刘皓别别扭扭地小声说:“叶神。”

叶修点点头:“嗯,这个不错。”说着就扒了他的裤子咬上他的耳朵,“来,再叫一声听听。”

刘皓震惊了,他是真心没想到叶修的无耻程度还能继续刷新,这怎么叫得出口!叶修也不多话,埋头苦干,弄得刘皓腹诽不断,正常人听见这种雷人的叫法难道不会萎掉或者秒射吗,叶修也太天赋异禀了吧?到最后他还是没坚持住,不情不愿地叫了,感觉非常糟糕,让他联想到在比赛现场高呼“叶秋我要给你生孩子”、在论坛排队刷“但求一睡我叶神”还有在微博下面评论“男神艹我”的狂热粉丝,光是想一想就觉得羞耻得像是要死过去。

 

过了一段时间,叶修又问:“那你进嘉世以后叫我什么?还叫叶神显得我很自恋,只叫队长又显得不够亲热,你那时候就没叫点好听的?”

刘皓心说你哪里不自恋了,我想亲热你倒是给我机会啊!有了上次的惨痛经历,刘皓一口咬定自己对叶修的称呼都是中规中矩的,就叫叶队或者队长,再也没有别的了。叶修遗憾地摇摇头:“不是很早就喜欢我了吗,怎么就是不会撒娇呢,听话懂事的后辈软软地叫一声叶哥什么的多可爱啊。”

刘皓生生忍住了扑上去咬下他一块肉的冲动,你怎么知道我没撒过娇,可是你理我了吗?当年他进了战队以后特意带着亲手做的小礼物去找队长道谢加上表决心,最后满怀期待地问:“队长,我可不可以叫你叶哥?”他想等叶秋同意就搂一搂他的脖子然后害羞地跑走,结果那个当时还叫叶秋的混蛋说:“嗯,叫什么都行,称呼这种东西我不在意的。你啊,还是要再专心一点,今天的训练当中可以看出……”接着就开始了一大通的说教,活活把他气到内伤。这种人居然有脸怪他不会撒娇?

叶修说:“算了,给你个撒娇的机会吧。”

刘皓瞪大了眼睛,天哪,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叶修已经搂住了他的腰,说:“来,小白告,叫叶哥。”

刘皓甩开叶修的手:“叶修你搞搞清楚,我现在的年龄比你大!”

叶修说:“我知道啊,就是这样才有意思。”

有意思个鬼啊!刘皓心中狂喊。这次的战况更加激烈,等刘皓服软叫叶哥的时候声音都已经嘶哑了。

 

刘皓终于明白,反抗是没有用的,只能增加他被翻♂来♂覆♂去的次数,认识到这一点以后叶神和叶哥他都可以自然地叫出来了,不过他还是整天都在提心吊胆,生怕叶修又想出什么奇怪的叫法。

那天叶修照例伏在刘皓身上进进出出,刘皓照例叫着“叶哥好棒”,叶修突然翻脸了:“叶哥叫得很带劲嘛,就那么喜欢前世的我?”

刘皓忍无可忍,就着插入的姿势使劲往旁边一滚把叶修压到下面,一边按着他狂捶一边大吼:“叶修你特么有病吧!我才不想叫你哥呢,是你逼我的,现在又来怪我!你到底想让我叫你什么你倒是说清楚啊,这么变来变去耍我很好玩吗!”

叶修摁住他的脖子迫使他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其实称呼这种东西我不在意的,叫什么都行,我只是想看你哭着求饶。”

刘皓涨红了脸:“叶修你个不要脸的!”

叶修一个挺身,刘皓的骂声立刻不连贯了:“唔……你,你又……你就不能换一招……啊……”

叶修躺在下面心情十分愉悦,以前要求骑乘位的时候刘皓总是会说“懒死你算了我才不动呢”,难得这次他那么自觉地摆好了姿势,当然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啦,于是这一次刘皓逃脱了被翻♂来♂覆♂去的命运,可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比往常更累了。

 

叶修和刘皓在一起以后生活节奏没有太大的改变,以前遇到高兴的事就吃顿好的,现在遇到高兴的事也是吃♂顿好的,以前训练完就洗洗睡了,现在训练完可以洗洗睡♂了。第七赛季很快过去,嘉世的几个新人进步很快,但经验尚显不足,打法上也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整,季后赛第二轮嘉世被微草淘汰,微草获得总冠军。

 

夏休期开始后,叶修向刘皓问起了邱非和苏沐秋兄妹的情况,刘皓阴阳怪气地说:“就知道你还想着他们。”不过他还是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交了出来。

邱非这几年都过着普通学生的生活,从现在开始接受系统的训练其实已经有点晚了,但是听刘皓的描述,叶修觉得邱非的天赋和性格不可多得,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还是希望由邱非来继承一叶知秋。事实证明邱非果然让人省心,叶修还没去找他,他就自己来嘉世报名参加训练营了。第四赛季后他的训练营之旅被刘皓打断,当时初中刚毕业的少年现在已经念完了高中参加了高考,在上大学前的最后一个暑假,他再次来到了嘉世训练营。邱非能不能克服起步晚的劣势需要在这几个月里先观察观察再做判断,叶修就没急着管他,而是和刘皓一起去了苏沐秋所在的城市,说是去那边旅游顺便见见老朋友,把苏沐秋苏沐橙约出来吃了顿饭。

 

这几年电子竞技发展迅猛,苏沐秋并没有刻意关注荣耀赛事,却也知道昔日的朋友叶秋和刘皓已经成为了嘉世战队的队长和老板。他离开H市后和以前的朋友们很少再有往来,叶修刘皓和他认识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并没有专门去找两人叙旧的念头,但现在老朋友来找他了他也是很高兴的。

 

苏沐秋回到学校后一心一意当起了学霸,进入了当地最好的大学,毕业后做的是软件开发相关的工作,薪水在普通人当中是比较高的,租个宽敞点的房子多给妹妹点零花钱都不成问题,不过要准备买房的话就有些吃力了。如果苏沐秋苏沐橙成为职业选手,凭他们的技术和商业价值,他们的收入肯定会比现在高得多,只是根据刘皓的描述可以基本断定前世的苏沐秋在荣耀联盟成立前就出了意外,刘皓重生后的举动可能不经意地改变了一些剧情,现在他们兄妹平安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结局。叶修考虑过了,以苏沐秋的年纪新入职业圈不太现实,据他观察苏沐橙对网游没什么兴趣,这一世他们都不可能再成为职业选手,但如果苏沐秋愿意,来嘉世技术部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当年叶修对散人的武器有过初步的思路,认识苏沐秋以后更是找到了可以一起讨论的同伴,不料苏沐秋很快有了更好的去处,刘皓对散人非常不看好,荣耀更新又一度抹杀过散人存在的意义,叶修也就专注于一叶知秋一心研究却邪了。刘皓说出千机伞的秘密后,叶修就决定要让这个天才的构想重现,他相信以自己和嘉世技术部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千机伞制造出来,但他更希望与苏沐秋合作,共同完成这个银武。

 

叶修对苏沐秋讲了荣耀联盟的现状与前景,还提起了神之领域出现后不转职也可以继续升级,他们曾经想为散人打造的武器又有了用武之地,苏沐秋听着听着不由沉醉其中,他觉得自己对荣耀的热情又重新燃烧了起来。叶修简单地说了一些就停了下来,话题转到了别的方向。毕竟多年没有联系,叶修对苏沐秋现在的生活不够了解,如果苏沐秋非常喜欢他目前的工作并且对荣耀已经失去了兴趣,那么这些话就当是普通的闲聊好了。吃完饭他们互相留了最新的联系方式,约定以后再见。

 

虽然苏沐秋和苏沐橙完全不知道刘皓在他们的前世与今生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但刘皓自己还是忍不住觉得尴尬,吃饭的时候他礼貌性地打完招呼就没怎么说话了,回到宾馆以后他终于松了口气。

叶修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刘皓哼了一声:“我和他们又不熟,你一个人去不就好了,干嘛拖上我。”

叶修说:“我单独见他们回来你就要撒醋疯了吧。”

刘皓瞪他:“你什么意思,我哪有那么……”

叶修用嘴堵住了他的话,吻完了舔舔嘴唇,说:“酸的。”眼看刘皓又要发飙,补充了一句,“也有点甜。”

刘皓盯着叶修看了几秒,突然说:“靠,你是想说我是糖醋味儿的吧!”

叶修笑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糖醋味多开胃啊。”

于是当晚散发着酸甜香味的某人又被吃得一干二净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评论(3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