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ALL] 喵喵喵(6)

CP是叶ALL,包含叶方、叶乔、叶包、叶王、叶喻、叶黄、叶韩、叶张、叶乐、叶周、叶翔、叶肖、叶蓝、叶皓、双叶,过程NP结局NP。每个CP都是双箭头,结局都是HE,除这些CP以外任意两人的互动仅限于友情向,不存在单双箭头。


如果说有什么事比每天十一点睡觉更可怕,那就只有每天六点起床了,当初新杰猫试图在猫咪中推行早睡早起政策的时候,其他猫咪一想到自己要在香甜的睡梦中被闹钟吵醒,便生出了拼死不让新杰猫睡在叶修房间里的动力,可是新杰猫说他的生物钟调节得很好,不需要闹钟,大家互相望望,最后还是妥协了。

清晨五点五十七分,新杰猫睁开眼睛,适应一下房间里的阳光,在脑内把这一天的安排快速地过一遍,五点五十八分,新杰猫爬起来,把旁边的老韩猫拍醒,老韩猫醒来以后干脆利落地下床洗漱,新杰猫再去拍另一边的乐乐猫,乐乐猫的眼睛睁开一条缝,似醒非醒地看看新杰猫,翻个身蹭蹭床单继续睡,新杰猫也不忙着把他彻底叫醒,而是爬下床先去洗脸刷牙,然后回到叶修房间里第二次去叫乐乐猫,这个时候乐乐猫就不能再赖床了,必须爬下来开始洗漱,新杰猫则是开始给自己梳毛,等到他把全身的毛毛弄得干净柔顺找不出一丝问题以后,乐乐猫也洗漱完毕,老韩猫已经威风凛凛地站在大门口,三只猫一只接一只从门洞里钻出去,按照新杰猫在附近考察后制定的路线开始慢跑。

上林苑突然之间多了很多只猫,这件事本就引起了周边汪群的注意。老韩猫通体漆黑,新杰猫浑身雪白,乐乐猫花纹特殊,三只猫每天定时定点出现,连先后顺序都不变,更是格外显眼。

本来乐乐猫是跟在老韩猫新杰猫后面乖乖跑的,得到那个五彩缤纷的大花球以后乐乐猫对它爱不释爪,连出门跑步的时候都不忘带着它,还特意在花球上绑了一根绳子好挂在脖子上,想在街边花园的草地上扑着玩。老韩猫和新杰猫看着那个硕大的花球表情不免有些扭曲,乐乐猫也不太好意思在一本正经的队长副队面前肆无忌惮地玩耍,所以说他费那么大劲把花球带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新杰猫考虑了一下,本质上来说扑球也是一种运动,只要能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形式并不重要,所以特许乐乐猫不和他们一起跑步。三只猫同时从上林苑出来,经过小花园的时候留乐乐猫在那里自己玩,等老韩猫和新杰猫原路返回的时候再把乐乐猫捎上一起回去。

离开前新杰猫叮嘱乐乐猫,不能趁自己看不到就躺在草地上补觉,如果被自己发现他偷懒,就不许他独自锻炼了,乐乐猫连连点头,大花球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新杰猫一阵眼晕,赶紧和老韩猫回到大路上继续跑步。

乐乐猫在小花园里找了一片临河的树荫,连着好几天都在那里扑球,玩得很开心,没想到被几只狗盯上了。那天乐乐猫看到有一只漂亮的蝴蝶飞过来,一时兴起放下花球改扑蝴蝶,等他回去找球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花球被一只狗按在爪下。
乐乐猫忙说:“那个是我的。”
狗说:“现在是我的了。”
乐乐猫生气了:“快还给我!”
大狗龇牙:“就不还,你能怎么样?”
旁边几条狗凶狠地叫了起来,像是在为它们的老大助威,乐乐猫知道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也不喵喵叫了,瞄准了直扑过去,大狗眼前一花,只见乐乐猫已经抢回花球稳稳地落到地上。大狗恼羞成怒,汪的一嗓子,狗们围了上去,乐乐猫丝毫不露惧色,在几只狗中间敏捷地跳跃,带着花球跑出一段路,还成功地使两只狗撞到了一起,可惜寡不敌众,最终花球还是被领头的那只狗夺走了,乐乐猫也追不动了,只能作罢。

老韩猫和新杰猫回到花园的时候,看到乐乐猫无精打采地趴在草地上。
新杰猫走过去,抬起前爪轻轻地推了推乐乐猫:“怎么了?不舒服吗?”
乐乐猫站起来,揉揉眼睛:“从明天开始我还是和你们一起跑步吧。”
新杰猫看了一圈都没发现那个异常引人注目的大花球,问:“你的球呢?”
被狗抢走玩具什么的说出来真的好丢脸啊啊啊!乐乐猫用爪子扒了扒地上的草,望天:“掉河里了。”
嗯,说谎了。新杰猫仔细观察了一下乐乐猫,毛毛稍微有点乱,身上粘了一些叶子和尘土,似乎经过了剧烈的运动……难道是和猫猫狗狗打架了?还输了?还好并没有受伤的迹象。

三只猫回到上林苑,叶修看到他们进来,第一句话就是:“张佳乐你的球呢?”
乐乐猫心里又狠狠地郁闷了一番,为什么同样的话从张新杰嘴里说出来让人感觉很体贴从叶修嘴里说出来就那么让人有打死他的冲动呢?
面对叶修他真是连掉河里这种借口都说不出口了,老叶那个没节操的肯定会说什么“哈哈哈你也太倒霉了玩个球都能掉河里张佳乐你还能不能行了”,想到这里,乐乐猫恶狠狠地说:“那个球我不要了,你有意见?!”
叶修说:“昨天还宝贝得不得了,今天就不要了?张佳乐你老实说,那个球是不是被别的猫啊狗的抢走了?”
乐乐猫一下子就炸毛了,喊得特别大声:“没有!才没有!”
新杰猫心想,球果然是被抢走了。

叶修点点头:“我看也不像,正常的猫狗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球啊。那么是你把球掉到河里去了?没把自己也掉到河里去运气不错嘛,过来卖个萌我就再给你买一个。”
我打不过那几只坏狗难道我还打不过你这个坏人吗!萌萌萌萌你个球我是那种会卖萌的猫吗!乐乐张牙舞爪地朝叶修扑过去,一阵乱踢乱打,最后还是被叶修制伏,按在腿上又摸又捏。

叶修看了一会儿乐乐猫气急败坏的样子,终于决定收手:“好了不逗你了,我现在把你放下去,你不许挠我,不然我马上就能再把你抓住,懂吗?”
乐乐猫点头。叶修把他抱到食盆旁边,给他倒好猫粮,乐乐猫趁叶修没有防备一尾巴抽在他手上,然后迅速地逃到房间的另一边,得意地看着他。
叶修敲敲食盆:“不想吃饭了?”
乐乐猫偷偷咽了咽口水:“饭可以过一会儿再吃,打你一秒钟都不能迟。”
叶修说:“那你先饿着吧,我要吃饭了。”

叶修坐到餐桌前开始吃早餐,眼睛却盯着乐乐猫,乐乐猫一想靠近食盆叶修就假装要站起来抓住他,乐乐猫只好缩回去。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好几次,陈果终于忍不住喊道:“叶修你给我坐在椅子上好好吃饭,不想吃就别吃了!”这下乐乐猫不害怕了,大摇大摆地走到食盆前,大口大口地嚼着猫粮,还时不时地瞪叶修一眼。

乐乐猫一向精力旺盛,喜欢满屋子乱窜,今天却懒洋洋的,吃过饭就窝到沙发一角打盹。
“坏狗!呜呜呜,我的球……”
“有,有你好看的!”
“就知道你打不过我,还给我!”
“呵呵,蠢狗……”

老韩猫新杰猫还有叶修站在旁边,无奈地看着乐乐猫在睡梦中一会挥爪一会伸腿,然后露出大仇得报的满足笑容。
叶修说:“要是他晚上还这样,就不能让他睡在床上了,我可不想被他当成狗打死,那也太冤了。”
新杰猫严肃地看着叶修:“你从他的梦话当中就只得出了这个结论?”
老韩猫皱眉:“哪里的狗,打一顿,把球拿回来。”
叶修说:“啧啧啧,我还以为只有张佳乐当猫当上瘾了,怎么连老韩都越来越像真的猫了,居然要为了一个玩具和狗打架?”

新杰猫说:“问题并不在于那个球,平时我们成群结伴出门从来没有被狗攻击过,张佳乐难得单独行动就遇到了狗来打劫,我怀疑那些狗掌握了我们的行动规律,特意选在他落单的时候去抢他的球,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说明我们的安全面临着严重的威胁,放任狗抢夺玩具只会让它们觉得我们软弱可欺,有了这样的认识它们以后就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这一次必须给它们一个教训。”
叶修说:“好吧,那你自己去问张佳乐是哪家的狗欺负了他,他遮遮掩掩不肯说,我问他他肯定又要挠我了 。”
新杰猫完全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本来就没打算让你问。”

新杰猫轻轻地拍了一下乐乐猫,力度掌握得恰到好处,乐乐猫动了一下,好像清醒了一点,但没有完全醒过来,新杰猫顺着他的梦话询问那些狗的特征,乐乐猫一边描述自己大败恶犬的美梦一边把重要的信息一点一点说了出来。等到问得差不多了,新杰猫让叶修在他身上挂了一个小布袋,在里面装上美味的猫粮,出门找附近的猫咪打听。

吃午饭之前新杰猫带着那几只狗的体型、习性、战斗力还有住址等资料回来了,悄悄地找来老韩猫和叶修,准备对他们讲一遍。
叶修想溜:“先说好,我可不会打狗。你们三只去不就行了,干嘛拉上我?”
新杰猫伸爪拽住了叶修的裤腿:“你带路。还有,把球拿回来以前这件事要对张佳乐保密。”
叶修表示不满:“凭什么张佳乐自己不去啊。”
新杰猫继续抓着叶修的裤子:“他要是知道了,应该会又气愤又兴奋,今天晚上我们谁都别想睡个好觉,他睡着以后很有可能会在梦里打你,如果你想把他丢到沙发上,那么睡着以前他就会打你,最好让他消消气别再想着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叶修不耐烦地扯了扯裤子:“就不该穿长裤。”
新杰猫松开爪子,真诚地建议:“不,你还是继续穿长裤比较好,穿短裤虽然可以避免裤子被拉住的问题,但是你的脚和腿被爪子直接挠到的几率会明显上升,同时也不排除猫跳起来然后挠到更往上的部位或者把你的裤子扯下来的可能。”
叶修:“……算你狠。”

快到中午的时候乐乐猫睡醒了,他还不知道花球被抢的事情已经暴露,只是想着要好好吃一顿。他走到食盆旁边,叶修单独开了个罐头给他:“知道你的球掉了,让你高兴一下,不用太感谢我。”
乐乐猫有点疑惑,叶修非但没有笑我抓我还主动给我加餐,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不过罐头闻起来好香啊,吃了再说。

吃完饭,叶修用新杰猫教导过的标准姿势给乐乐猫顺毛长达一小时,乐乐猫舒服得直哼哼,心想叶修画风突变的原因只有他良心发现这一种可能了,被狗欺负带来的坏心情终于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消失了。

乐乐猫爬上电脑桌,指挥叶修:“再给我买一个花球。”
叶修想也不想就说:“不行。”
享受了半天超高待遇的乐乐猫怒了,果然对我那么好都是装出来的,这才几个小时就暴露了!只买一个已经很便宜你了,还是看在你给我顺毛顺得很舒服的份上,你居然不领情!新买的球也不知道会不会再被坏狗抢走或者掉到河里,只买一个怎么够,起码买十个,不给买分分钟挠你!
叶修手一挥:“上次那个球才玩了几天就不见了,买一个怎么够你掉的,起码买十个。”说着就要下单。
乐乐猫闪电般的出爪狠狠地拍飞叶修的手:“老叶你什么意思,我哪有那么倒霉,这次只是意外,意外!以后不会再掉了,买一个,就买一个,不然我挠你!”
叶修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好吧,是你自己不要的啊。”
乐乐猫带着胜利的笑容盯着叶修买了一个花球,新杰猫在旁边暗暗摇头。

晚上临睡前,新杰猫对乐乐猫说:“我看你今天白天很困的样子,是不是没休息好?这样吧,你明天早上不用出门锻炼了,可以睡到自然醒。不过以后的日子里还是不能偷懒啊。”
哇,还有这种好事!乐乐猫赶紧答应:“好的副队!”
乐乐猫心情愉快地入睡了,叶修松了口气,为了让乐乐猫别在床上乱踢乱打他也是拼了,顺毛什么的比打荣耀累多了,他的手都酸了!

第二天早上,叶修被新杰猫弄醒,在新杰猫和老韩猫的猫眼逼视下他只能吞下“这么早,人性呢”这样的抱怨从床上爬起来,其他猫咪都还在睡,他轻手轻脚地从新杰猫和老韩猫离开后露出的空档下床,草草洗漱后哈欠连天地被新杰猫拽着裤腿走出门。

一人两猫来到了领头的那只狗家里,新杰猫在房子外面观察了一下,让老韩猫从一扇开着的窗户中进去,叶修站在外面,听见屋内传来汪汪喵喵的叫声,他听不懂,不过感觉了一下气势应该是猫占据上风,果然没过多久老韩猫就从窗子里跳出来了,紧接着一只大花球也被丢了出来。
叶修走过去捡起球,说:“哟,这么快就……”话没说完窗子里又飞出来一包狗粮和一个骨头形状的玩具。
老韩猫的脸黑了,不过他的毛是黑色的完全看不出来。他刚想说话,愚蠢的汪星人又丢出来一样东西,这下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原来被老韩吓得交钱包的传说是真的,今天我是亲眼见到了,就连狗也不能幸免,心疼这家的主人。老韩你到底有没有和那条狗说清楚你是来让他还球的,那条狗肯定把你当成来打劫的凶恶的大黑猫了,还是一只喜欢花球的凶恶的大黑猫,哈哈哈……”
老韩猫浑身黑气环绕:“叶修闭嘴。”

新杰猫嫌弃地看了一眼只顾着笑的叶修,把狗粮玩具和钱包都丢了回去,然后隔着裤子挠了叶修的小腿一爪子:“走了。”
老韩猫阴沉地说:“等一下。”他再次从窗户里钻进去,屋里传来了狗的惨叫。
过了一会儿,屋里的声音消失了,老韩猫从窗户里爬了出来。
新杰猫说:“下一家在……”
老韩猫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了,刚才用力有点过头,它已经对我保证从今以后这附近的狗都不会再对我们轻举妄动了。”
新杰猫点点头:“这样也好。”

叶修伸了个懒腰:“太好了,终于能回去了。”
新杰猫说:“你难得这么早起床,今天天气也很好,不和我们一起运动运动吗?”
叶修抛了一下花球然后自己接住:“好啊,我扔球你们来接怎么样?”
新杰猫果断说:“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平时跑步的那条路走去。
老韩猫说:“叶修你先把球带回去,逗张佳乐适可而止一点。”说完就和新杰猫一起去跑步了。

叶修回到上林苑,打开电脑玩起了荣耀,过了一会儿猫咪们也陆陆续续地起床了,可是乐乐猫一直没有起来。
叶修拿着花球走到卧室,看到床上只剩下乐乐猫还在睡。他一巴掌拍上去:“张佳乐起床,太阳晒屁股了!”
乐乐猫一惊,睁开了眼睛。叶修把球抛到空中,这下乐乐猫完全醒了,惊讶地抱住球:“快递这么快就到了?这不科学!”
叶修说:“看清楚,这是原来的那个。我辛辛苦苦一大清早就起床去找那条把球抢走的狗……”
乐乐猫震惊地瞪圆了眼睛:“你个死宅居然能打得过狗?”
叶修说:“我带了武器。”
乐乐猫怀疑地看着他:“什么武器?”如果他敢说打狗棒就挠他。
叶修说:“老韩。”

乐乐猫噎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等等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的球被狗抢走了?”
叶修说:“这个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吗?”
乐乐猫忍住了立刻扑上去挠叶修的冲动:“那你们是怎么找到那只狗的?”
叶修说:“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张新杰问什么你就答什么,然后他出门在猫堆里转了一圈就什么都知道了。”
乐乐猫抱着花球,心情复杂,虽然很羞耻……但是他们把球拿回来了真的好高兴呀!

中午快递员到了,乐乐猫看看昨天新买的球,又看看失而复得的球,产生了甜蜜的烦恼,到底该玩哪个呢?不如两个一起玩吧!很快他掌握了平躺着用四只爪子轮流抛两只球的本领,而叶修也学会了让乐乐猫一口气追着他绕房子八圈的技能,那就是在乐乐猫躺着玩球玩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出手摸他软软的小肚子。

评论(2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