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ALL] 喵喵喵(13)

CP是叶ALL,包含叶方、叶乔、叶包、叶王、叶喻、叶黄、叶韩、叶张、叶乐、叶周、叶翔、叶肖、叶蓝、叶皓、双叶,过程NP结局NP。每个CP都是双箭头,结局都是HE,除这些CP以外任意两人的互动仅限于友情向,不存在单双箭头。

 

睡觉前猫咪们照例由叶修洗澡,全身洗得干干净净、毛毛吹得蓬松柔软的猫咪们一只只地爬到自己的位置上躺好。

叶秋猫处理完一些公司事务,伸了个懒腰,四处看看,正想着叶修不是个游戏宅吗大晚上的不好好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跑哪儿去了,然后他就被叶修抱进了浴室。

 

叶秋猫瞪圆了眼睛:“混账哥哥你要干嘛!”

叶修说:“洗澡啊,你不想洗?”

叶秋猫说:“当然要洗澡了,我自己来。”

叶修把手伸进浴缸里试了试水温,然后把叶秋猫放进去:“行,那你自己洗。”然后就做出要离开浴室的样子。

叶秋猫觉得有哪里不对,连忙叫住他:“等等!”

叶修转身,故意叹了口气:“唉,所以说还是不会自己洗澡是吗。”

叶秋猫不高兴了:“谁说我不会自己洗的,我之前那段时间都是自己洗的!我是要问你,别的猫也是你帮他们洗的?”

叶修点头:“是啊。”

 

叶秋猫纠结了。他一向不喜欢和别人有太多的身体接触,勾肩搭背什么的他从来都是拒绝的,和别人握完手要悄悄洗好几遍才安心,变成猫以后还是坚持自己洗澡。虽然现在身上有毛毛,严格来说不能算是果体,而且这是哥哥不算别人,但还是觉得好别扭啊,可转念想到别的猫都让哥哥洗澡,莫名觉得自己吃亏了。叶秋猫终于下定决心:“那你凭什么不给我洗!”

叶修摸了摸叶秋猫湿乎乎的毛毛:“想要我帮你洗就直说,又没说不给你洗。”

叶秋猫哼哼着开始享受哥哥的洗澡服务。

 

“痒!”叶秋猫反爪就是一捧水泼在叶修脸上。

“嗷,你弄疼我了!”叶修的T恤湿了半边。

“不许碰我那里!”叶修浑身都湿透了。

叶修费劲地把湿透的上衣和裤子脱了下来,叶秋猫下意识地移开目光:“你脱衣服干嘛!”

叶修戳了一下叶秋猫的脑袋:“你还好意思说,每次洗澡都泼我一身水。”

叶秋猫不屑于逞口舌之快,他果断打开开关,两只爪子抱着喷头瞄准叶修直直地喷过去。他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他和叶修一起洗澡,叶修抢走他的小黄鸭,还捏他身上的肉肉,真是特别特别可恶!他手边没有其他趁手的武器,当然就只能先泼叶修一身水再说,然后浴室就变成了这对双胞胎的战场,后来他们俩就再也不被允许同时进一间浴室了。

 

叶修抹了抹脸上的水,恐吓道:“再闹就不给你吹毛!”

叶秋猫毫不示弱:“那我就去你床上打滚,你今天别想睡觉了!”

叶修做出要把叶秋猫从浴缸里揪出来的姿势:“没洗好就快点洗,你洗好了我还要洗呢。”

叶秋猫忙说:“什么嘛,你根本就不会洗,弄到最后还是要我自己来,你先转过去。”

叶修转过身:“又不是没见过。”

叶秋猫不屑反驳他,那是小时候好吗!叶秋猫给自己洗着澡,飞快地偷瞄一眼叶修,嫌弃地想,都是白白的软肉,一点肌肉都没有,一看就是不出门不运动的死宅男,又觉得爪子痒痒的,真想在他背上挠出一排爪印。

 

叶秋猫洗完以后,爬到叶修给他铺好的大浴巾上面,把自己卷了进去,然后滚过来滚过去,把毛毛上的水吸干,另一边,叶修迅速给自己洗完澡,然后被叶秋猫一爪子拍了回去:“洗得这么快怎么可能洗干净了,再去洗,否则不许抱我!”叶修只能又洗了一遍。

 

叶修给猫洗澡的时候被泼一身水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早就已经把换洗的衣服放到浴室里,他换上衣服,用吹风机把叶秋猫吹干,抱着他走进卧室。

 

叶秋猫震惊地看着那张大床,上面睡满了猫咪,只有当中留出一块长方形的空档,明显是给叶修睡的,这一刻,他的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简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情况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这么……”

 

唯一睡在沙发上的刘皓猫不禁竖起了耳朵。没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淫乱的事情!这么多猫还有一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简直丧心病狂!从叶修到那些猫再到兴欣那几个还维持着人类形态的队员居然都没有觉得哪里不对!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吗?不,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现在终于有一个主持正义的人出现了!虽然他和叶修长得一样而且叶修还顶着他的名字过了好多年并对自己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叶秋猫终于找到了一个不那么优雅、但还算贴切的词,总算能把话说完整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抠门的事情!”

……风好大我没有听清,叶秋猫刚才说了什么?刘皓猫的内心是懵逼的。

 

叶秋猫难以置信地问叶修:“这么多人你居然就让他们都住在这么小的一间屋子里?”他早就知道叶修流落在外肯定过着贫穷的生活,他也曾赌气地想过,谁让混账哥哥非要离家出走还十天半个月都不主动和自己联系一次的,活该,哼,但是眼前的景象未免太凄惨了吧,前段时间不是刚得了国内的冠军吗,国际赛成绩也不错啊,现在居然无法维持最基本的待客之道,委屈那么多客人挤在一起,买不起房子难道连租也租不起吗,放了床还有别的家具以后连自己带来的那个大型豪华猫窝都放不下,荣耀联盟到底是有多穷啊……

 

少天猫热情地朝叶秋猫挥舞爪子:“没事没事,睡得下。”

叶秋猫白天已经领教过了少天猫的魔音穿耳,下意识地扒住叶修的衣服,往叶修怀里缩了缩,即使他真的要和这群猫挤作一团,他也绝对不要睡在这只猫旁边!

 

少天猫并不知道叶秋猫已经下定决心离他远远的,正忙着让占地面积最大的包子猫把自己团起来,给叶秋猫腾出地方。

包子猫看在叶秋猫是老大的弟弟的份上尝试着收起爪子,可是他二十多年从来都是四肢大张的睡法,实在是做不到长时间蜷成一团,偏偏少天猫还在旁边催。包子猫旁边的小乔猫早就已经悄无声息地把自己团起来了,方锐猫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继小周猫之后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的毛毛被少天猫挠乱的蓝河猫表示,为了睡在心爱的黄少旁边,他可以把自己团得小一点,再小一点,所以现在真的已经不能再小了。

 

床上终于空出一小块地方,其实包子猫收爪子收得十分有限,主要还是靠小乔猫把自己团成一小团,叶秋猫思考了一下,不得不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床上已经很挤了,今天晚上你们还是照原先那样睡吧,我睡在沙发上就可以了。”虽然沙发不太舒服,但只是一晚应该还能忍受。

 

听到叶秋猫这样说,包子猫终于松了口气:“就是嘛,刘皓来的时候床上不就已经睡不下了吗,所以他才睡到沙发上去的呀!”沙发上的刘皓猫心中一惊,叶秋猫发现只有自己睡在沙发上了吗?他有没有感觉到其他猫在排斥自己?他是真的觉得床上太挤了还是故意要和自己睡在一起?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吗?他知道自己在叶修被迫退役的过程扮演的角色吗?他准备以家人的名义为叶修出头吗?接着他的脑内小剧场就一路演到了叶秋猫对他各种冷嘲热讽然后怂恿叶修把自己丢出门外自生自灭,真是说不出的心酸。而其他猫咪的表情也变得有点复杂,整个房间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

 

本来叶秋猫并没有觉得只有一只猫睡在沙发上有什么不对,可能在场的只有那只猫能够理解自己那种没有办法和不熟悉人太接近的心情呢,但是其他猫咪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更关键的是,那个名字他是有印象的。

文州猫微笑着打破了这阵难堪的沉默:“倒也不全因为床上位置不够了,刘皓自己也不想和我们睡。”

少天猫点头:“没错没错,挤一挤肯定没问题的!”他们可是都已经被叶修看过猫咪形态了,只有叶修一个人还是一个人什么的真是太不公平了,好不容易有机会近距离观察那只理论上来说应该和非常遗憾没有出现的叶修猫长得一样的叶秋猫,他才不想放弃呢。

 

叶秋猫瞬间换上公事公办的语气,严肃地问叶修:“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明确的证据显示你对这些人变成猫负有全部的责任吗?是谁规定你必须照顾这些猫直到他们变回人的?”

蓝河猫呆了一下,刚才接触下来他还觉得叶秋猫挺好相处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说起来蓝溪阁把自己送到这里的时候也并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只是说变成猫的都来了所以就把他送来了,那些职业选手至少是叶修的朋友,自己呢……大概只能算是网友吧,其实叶秋猫也没有说错,叶修凭什么照顾猫咪们,凭什么照顾自己呢?蓝河猫有点情绪低落,脑袋垂到了两只前爪之间。

杰希猫慢条斯理地说:“这些当然是没有的,这件事只能说和叶修有一些关联,但显然不是叶修造成的,大家说是吧。”床上的猫咪们纷纷附和。

 

叶秋猫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转过头直视着刘皓猫,气场全开,冷气外放:“可是呼啸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吧。”

话已至此,叶秋猫的目的已经不能更明显了,虽然他表面上说的是所有猫,针对的却只有当中的一个,猫咪们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了刘皓猫。

刘皓猫如坐针毡,其他猫只是不和他一起玩罢了,他还庆幸地想着毕竟大家都是在一个圈子混的,大家应该不至于和自己公开对立,可叶秋根本不是荣耀联盟里的人,听说还是个颇具影响力的BOSS,根本不必顾及自己的脸面……怎么办,努力否认自己坑过叶修?好像行不通,那么放低姿态请求原谅?完全做不到!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被赶出去吗,只能去找呼啸经理了,如果被呼啸发现自己和叶修的关系这么僵,会不会影响他们对自己的评价?那叶修是怎么想的呢?在叶秋猫到来之前,他可没有表露过想把自己赶走的意思啊!刘皓猫好像突然之间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叶修又没有赶我走,他弟弟凭什么赶我走!可是想到自己对叶修做过的事,心里那一点点的期盼又立刻破碎了。

 

这时叶修说话了,他摸了摸叶秋猫的脑袋:“哟,你知道的还挺多?”他本来以为弟弟能记得清楚自己从哪个战队换个哪个战队就不错了,没想到连刘皓去呼啸战队都知道。

叶秋猫不耐烦地躲开叶修的手:“这种事情要知道很难吗?”反正就嘉世的丑闻来看,除了跟着哥哥去兴欣的苏沐橙以外,嘉世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他知道哥哥不是那种为了面子就委曲求全的人,既然他之前允许刘皓猫住在这里,就说明他对刘皓猫没有那么介意,那就让他住着好了,但警告一下是必须的,刘皓猫安安分分地待着就算了,如果他敢轻举妄动,哼哼哼,叶秋猫亮出了尖利的爪子。

 

刘皓猫的问题暂时解决了,现在的问题是叶秋猫显然不可能和刘皓猫一起睡在沙发上了,叶秋猫想了想,对叶修说:“你抱着我爬到床上去。”

叶修叹了口气:“好吧,你晚上可别乱动,压着胸口可是会做噩梦的。”他上床平躺下来,然后把叶秋猫放到自己的肚子上。

 

猫咪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躺好,叶秋猫躺在叶修身上俯视群猫,杰希猫关上了灯。叶秋猫轻轻地用爪子按了按哥哥软软的肚皮,心想没有腹肌其实也还好,当枕头比较舒服。叶秋猫和叶修的呼吸节奏逐渐同步,其他猫咪们也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了梦乡,只有沙发上的刘皓猫幽幽的猫眼亮了整晚。

 

第二天早上,叶秋猫通知汪助理把自己在H市的那套别墅打扫出来布置好,晚上就要搬过去住,又安排了专门的厨师来负责他们的饮食。叶修看了看地址,说:“你什么时候在H市买房了我怎么不知道?这地方我知道,离这儿不远啊。”

叶秋猫的耳朵轻轻抖了抖:“混账哥哥自己整天在外面玩从来不管公司的事情,我自己挣的钱我爱在哪儿买房就在哪儿买,不要你管!”

 

叶秋猫把猫咪们聚集起来上购物网站,根据每只猫的喜好和体型买了十几张风格各异、大小合适的婴儿床或者儿童床,配套的床上用品自然也是买齐的,这些东西当天就能送到他的房子里。他又和大家商量着决定了房间分配,先把自己和哥哥放到主卧,别的房间就由他们自己挑啦。老韩猫和新杰猫一间,方锐猫和小乔猫一间,小周猫和孙翔猫一间,乐乐猫和包子猫一间,杰希猫和小事情猫一间,文州猫、少天猫和蓝河猫三只住一间,所以给他们的房间比较大。刘皓猫没有参与进来,直接给他挑了式样简单正常的床和床上用品,然后把他一只猫安排在顶楼最靠里面的房间里。

 

晚上,猫咪们浩浩荡荡向新的房子进发,叶修当然要过去照顾他们,陈果、苏沐橙、魏琛和安文逸也一起过去参观一下猫咪们的新住所,如果还有什么要准备叶修一个人忙不过来他们还能帮点忙,到了那边发现整个房子已经全部收拾妥当,就差猫咪们住进去了。

 

黑色的老韩猫选了黑色的床单,白色的新杰猫选了白色的床单,叶修果断吐槽:“不是很懂你们选这个颜色到底是什么心态,想隐身吗?”

老韩猫坚定不移地趴在自己的黑色床单正中央,新杰猫不为所动地站在床边,把爪子按在自己的白色床单上。

这时,没戴眼镜的小事情猫走了进来,一不小心踩到了新杰猫,新杰猫疼得闷哼一声。小事情猫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还以为那里是垂到地上的床单。”

叶修忍着笑给新杰猫揉爪子:“我说的吧?你还不信。”

新杰猫留恋地看了看自己雪白的绣着暗纹的非常接近自己毛色的床单,最后还是和老韩猫交换了。

叶修说:“如果你掉毛了,在黑色床单上会很明显,就能马上清理掉了,这样不是很好吗。”新杰猫这才满意地爬上了黑色床单。

 

乐乐猫和包子猫住在一间,因为大家在看到他们选的床以及床上用品以后一致决定,就让他们互相伤害去吧……他们的房间一半华丽梦幻,一半随性涂鸦,风格完全不搭调,让人恨不得在房间中央拉一块帘子隔开来,他们自己倒是觉得对方的床虽然和自己的不是同一个画风但意外地顺眼,大家表示他们开心就好,还真是分对了。

 

少天猫的床上铺着的并不是床单,而是他最喜欢的一款周边产品,一块柔软的小毯子,上面有Q版的夜雨声烦以及一大片PKPKPK的文字泡。

 

除了床以外,每只猫咪都有自己专用的小柜子,大件的东西当然还是需要叶修来拿,但小东西拿起来就方便很多了,也有比较矮的小桌子,把电脑放在上面正好,客厅里有各种猫爬架,就当是健身器材了。

 

评论(3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