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恶意(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黄少天这个贱人。

刚刚在比赛里让我丢尽了脸面,转头就去帮叶秋刷副本踩掉我的记录。

明明一切都应该在我的掌握之中,为什么会突然全盘失控。

 

本来所有事情都很美好。叶秋走了,再也看不到他和苏沐橙还有邱非甜甜蜜蜜的碍眼场景了。看到苏沐橙孤独地一个人吃饭以及邱非孤独地一个人训练的样子我都不忍心祈祷他们出门被车撞了呢。

 

孙翔取代叶秋当上了队长,我保持副队的身份不变,而队内事务却转而由我暂代,鉴于孙翔很可能打算撒手不管,暂代的时间可以无限延长。嘉世的粉丝也不全是蠢货,万一发现叶秋是被迫离开的,最有可能遭受质疑的肯定是从叶秋退役中获益最大的人,孙翔。况且如今嘉世的常规赛排名仍停留在第十九位,可笑还有粉丝在计算进入季后赛需要几分,战队成绩有什么问题当然也是由他来扛。送死他去,好事我来,这种分工再合适不过了。

 

心情很好,好到和王泽方锋然到网游里转了一圈顺手帮陈夜辉刷了个副本记录,然后一起出去喝了点酒,出来吹吹风随便走走。

 

这一走就走到了俱乐部斜对面那家兴欣网吧,奇怪的是那天里面居然没有客人。陈夜辉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大惊小怪地叫了一声网吧里没人,王泽方锋然就嚷着要去上网。装什么装,不就是看到前台坐着个长得还行的妹子吗。去就去吧,两个怂货居然还要我出马去搭讪,靠,平时为了和他们拉近关系没少和他们讨论女人,这下遭报应了。

 

我瞄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正好是荣耀,于是顺口说:“小姐,玩荣耀啊?”

妹子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接着去玩了。

这下可以拉倒了吧,算我搭讪无能还不行吗。

 

两货一脸期待地看着妹子又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卧槽。之前怕他们看出来我对女人没兴趣还编过一个钓到女粉丝的故事,我怎么会知道他们一提到妹子就吹得各种天花乱坠好像身经百战的样子其实压根就是连搭讪都不敢自己上的小白,我编那个故事的时候还在想着怎么丰富一下细节别被发现是假的就尴尬了,结果他们听得很高兴一点怀疑都没有,现在看来真是挖坑埋自己的节奏。

 

我咳了一声,对妹子说,玩得不错嘛。

妹子敷衍地说了句谢谢还是没理会。

 

这时候我发现有点不对了,不说搭讪技能点到几阶的问题,再怎么说我也是赫赫有名的职业选手,这网吧还是开在嘉世对面的,这妹子还是玩荣耀的,没道理不认识我啊。

 

后面两货居然开始拉我衣角了,作死是吗,哥三番两次帮你们搭讪还不满意非得把她送到你们床上才能消停是不是!

 

回头瞪了那两个白痴一眼,却发现他们的神情变了,他们的目光里再没有一丝看到美女的欣喜,而是混杂着惊讶、疑惑和恐惧,直直地看着另一边。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转头一看,叶秋。

 

我以为从叶秋退役的那一刻起,我和他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我以为他会离开这个带给他无上荣耀和无尽耻辱的城市,最起码也会远离嘉世俱乐部,不出意外,我和他将再不相见。

 

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居然就在这里,就在这个离嘉世俱乐部仅仅十几米的网吧。

 

网吧?他在网吧干什么?

我忽然反应过来:“您老人家这是在……当网管?”

 

荣耀第一人,创造过不朽战绩留下了无数传说的顶尖大神,居然在这个小网吧里当网管?即使报复他本来就是我的目的,这样巨大的反差还是让我愣了一会儿。

 

当初叶秋没有付违约金而是答应了退役的条件,大家觉得他应该不至于是真的拿不出那笔钱,而是觉得与其便宜了嘉世,不如拿着那笔钱自己享受着。如果付了违约金拒不退役,豪门战队未必方便将他纳入已有的框架,粉丝的情绪也是要考虑的,中小战队供他太吃力,他的商业价值问题又是硬伤,他自己也不好自降身价到那个地步。退役的职业选手改行做别的工作再难,这些年的积蓄总能支撑很久,不至于沦落到当网管这么凄惨吧?

 

隐隐觉得其中埋藏了什么重大的阴谋,可是完全没有头绪,此时此刻唯有复仇的快感才是真实的。管他为什么当网管,反正抓到了痛脚就要狠狠地踩。

他听了我的话好像没有什么难堪的情绪,哼,真能装。看来单说这些不够份量,我还在想有什么刻薄的话能够一击必杀,前台妹子插了进来问叶秋:“你朋友吗?”

 

这下倒是不用再想了,我用上最讥讽的语调,说:“朋友可不敢当,我们哪敢和叶哥当朋友,准确来说,我们只是叶哥的,下属。”

 

叶秋没把我当成朋友,正好我也没想把他当朋友。叶秋把我当成下属,可我偏不愿意当他的下属。要用到我了就从牙缝里抠出几句好话施舍给我,嫌我碍事了就毫不吝啬地把大堆的批评砸到我脸上,当我是什么!

 

叶秋直勾勾地看着我。

 

瞬间觉得呼吸困难。年纪小不懂事的时候还猜想过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深情注视,后来我总算是明白了,这分明就是一大波批评来袭的前兆,时间一长,都不用听到他训我,只要看到他这种眼神火气就蹭蹭地往上冒。

 

只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到现在居然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是,我是会犯错,但我不是白痴,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也知道要怎么提高,不用你高高在上地在我的伤口上再划一刀。

 

你以为犯了错我就不难过吗,你以为害得你比赛失利我就不会伤心吗?

 

你从来都不安慰我,好,我可以当你不会安慰人,我忍了。可是你刚刚那么凶地训完我,接着就被我看到你去哄苏沐橙和邱非,我忍无可忍。

 

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和其他普通选手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水平合格,谁都可以来嘉世,谁都可以当你的队友,同样的,只要条件合适,我离开嘉世也没关系,去哪个战队都没关系。

 

不,我连那些普通选手都不如,因为你不得不让我当嘉世的副队长,你怕我抢了苏沐橙的风头,你怕我挡了邱非的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但是我走了一样会有其他人坐在这个位置上,所以你想忍,却又没忍住,于是把气都撒到了我的头上。

 

一个总做错事总挨骂的副队长,怎么和号称联盟第一美人的女选手比,怎么和前途无量的嘉世队长继承人比。

 

我哪里失误了?我根本就没有失误。你要是真觉得我失误了,有本事你就把我的失误圆回来,圆不回来就是你无能,不关我的事。

 

叶秋果然开始训人了,训完我再训王泽和方锋然末了再训我。呵呵,果然,在你心里我和两个连主力都算不上的选手是一样的,我甚至更让你厌烦。训他们的时候还舍得给个甜枣,说什么如果操作简单实用一些就不会输给别人,用脑子打比赛是好事只是做过头了,轮到我,干脆就是直挺挺地一根大棒打下来说我没实力。

 

我是没有实力,可我现在是嘉世的副队长,如果在中游战队当个队长也绰绰有余。你是有实力,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无家可归流落网吧,让职业圈的人知道怕是要笑掉大牙。

 

回到俱乐部,进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这才发现手心里都是汗。

 

拽出一张纸巾擦手,擦了一半就控制不住地把纸巾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好想砸东西,好想飙手速,手上不做点什么事情简直不知道要把它们放在哪里。不能让别人发现,只能狠狠握紧拳头,让指甲掐到手心生疼。

 

不能生气,都已经决定要忘记叶秋了,只不过见了他一面就方寸大乱是怎么回事。

但是真的很近。可能开窗的时候就会看到他在马路对面。这么近的距离,就好像还住在一起一样。

 

当网管就够奇怪了,还蹲守在嘉世对面。网吧到处都有,他有什么事情必须在嘉世附近才方便实施?

 

我明白了,他们还在嘉世。

 

可是他都已经失去了一叶之秋,邱非现在应该去抱孙翔的大腿才对,苏沐橙倒是不用去讨好孙翔,保养好她那张脸才是正事,谁有空搭理他?

 

话是这样说,不过看他们对叶秋那副死心塌地的样子,大概还会像以前一样缠着他吧。

 

慢着。我已经把叶秋赶出了嘉世,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想和叶秋在一起就在一起好了,难不成他们在一起了就能让叶秋重返联盟?既然不能回来,我还担心什么?

 

我刚刚平静一点,陈夜辉就带来了坏消息,叶秋是第十区新近崛起的高手君莫笑,他刷掉了我和王泽、方锋然打出来的冰霜森林副本记录。

 

叶、秋!在职业圈里我都可以把你逼到走投无路,一个小小的低级副本我还制不了你了!上次只是随便打一下,这次尽了全力,新的副本记录诞生。

 

叶秋,你拿什么跟我斗。安安分分当网管我就放你一马,要跑到网游里来搅风搅雨,你休想。

 

网游里的路数我也不陌生,找陈夜辉拿了一个叫离恨剑的野号,开始了喜闻乐见的卧底事业。

 

叶秋玩网游也这么讨厌。通过个好友申请还磨磨唧唧,问他的队伍差人吗他也要装模作样,最后一句人满了,就这么打发了我。

 

网游里的叶秋和现实中一模一样,不把我放在眼里,不肯和我多说一句话,永远把我排除在他的世界之外。

好恨。所以绝对不会让他得逞。

 

大神前大神后地快吐了,终于熟悉了埋骨之地的新打法,也把叶秋的副本记录控制在可以超越的范围之内。最后我理所当然地破了记录。

 

我把你赶出了嘉世,你是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你不恨我,是因为你不想承认是我毁了你。

我既然毁了你,就要毁得彻彻底底。

 

你的打法再高明,也会输在全职业选手的副本队手下。你想用那个古里古怪的银武在网游里东山再起,但是只要有我在,你就会失去对副本记录的控制权,你的最后一丝希望也会随之破灭。

这样你总不能再无视我了吧?这样你总不能不恨我了吧?我要你从早上醒来到闭上眼睛都想着我,在接连不断的失败中越来越恨我。

 

一想到叶秋知道我就是离恨剑的样子,失误算什么,输给蓝雨算什么,被孙翔那个二货甩脸色算什么,被那些蠢材嘲笑算什么。就让你的失控和愤怒来补偿我失去的所有。

 

“因为你没尽全力呀!”

“用个狂剑士,隐藏一下实力以为我就看不出来了吗?”

“你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了?”

 

这不是真的。我隐藏得那么好,叶秋还是发现了。明明没有破绽的。他怎么看出来的,他刚才说什么,对了,是这句,你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了。

 

呵呵,叶秋。你还记得是你把我教出来的,我以为,你都已经忘了。

 

是啊,我是你教出来的。以前,你明明对我那么好,你对我最好了。以前,我也想加倍对你好,比世界上所有人都好。

 

可是后来你变了,你抛弃了我,去教别人了,去对别人好了。而我,已经永远都是你教出来的了,再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啊啊啊啊啊!叶秋!你一定恨透了我来窃取你的副本打法,所以你才要用这样的话来刺激我!你恨透我了对不对!

 

好冷。也对,现在是半夜。应该去睡觉了吧,可是根本感觉不到累。

 

系统公告:恭喜蓝溪阁玩家君莫笑、风梳烟沐、寒烟柔、包子入侵、流木打破副本埋骨之地通关记录。

 

风梳烟沐之前已经知道是苏沐橙了,那个流木……是黄少天!

 

不仅对同一战队的成员下手,连对手都可以勾过来当打手,是不是要把整个荣耀职业圈都变成后宫才能收手!喻文州也真够可以的,都不把黄少天栓栓好,放他出来乱咬!

 

今天是嘉世主场,蓝雨来H市了。就在刚才,团队赛里黄少天趁我失误得手,还喷了我好几屏的垃圾话。他现在应该和叶秋在一起,肯定是比赛一结束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叶秋了。叶秋找他刷副本,组队的角色都没变只有离恨剑变成了流木,叶秋一定告诉他我开小号去打听副本打法了,黄少天一定会嘲笑我,嘲笑很久很久,他会说,你早就看出是他了吧,叶秋说,当然了,他忘了他是谁教出来的了,然后黄少天说,怪不得他晚上的比赛打得一塌糊涂,真是蠢死了,然后他们一起哈哈大笑。

 

黄少天,剑客剑客剑客贱客贱客贱客贱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