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恶意(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今天我离开嘉世转会雷霆。

确切地说,我被嘉世一脚踢开,丢到了雷霆。

我没有料到自己会被嘉世暗算,正如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嘉世会出局。

 

这一定是叶秋的诅咒,对嘉世和嘉世每一个人的诅咒。

践踏嘉王朝的记录就是他复仇的号角,在兴欣网吧的偶遇则是我噩梦的开始。

 

那次不成功的卧底行为何其可笑,对战蓝雨时的频频失误何其可悲。然而,同样是被人嘲笑,在网游里当卧底的事情只会在有限的范围内传播,而在赛场上发挥失常却可能让我在整个职业圈和无数观众粉丝面前丢尽颜面。虽然同为奇耻大辱,到底还是有轻重缓急之分。毕竟,我留在了职业圈,前途无量,而叶秋已经失去未来,只能从网游里找回昔日雄风,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并不是我破不了他的副本记录抢不来他的BOSS首杀,只是没有必要。想通了这一点,我比以往更加专心地为接下去的比赛做准备。

 

这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新年的第一个周末是全明星活动,这几天稍稍放纵一下也不过分。叫了几个菜开了一瓶酒,不知不觉地喝完了。接下去的活动中我只需要坐在位子上看选手作秀、观众花痴、主持卖萌就行了,晚点睡也没关系。打开电脑,却发现不知道要做什么。除了荣耀,好像没特别注意过什么事。那些训练软件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想碰,网游的快捷方式早就丢到回收站去了。最后我点开了荣耀职业选手的QQ群。

 

这个群我当然加过,但是很少发言。叶秋在的时候倒是会时不时地潜水围观。

我只想和叶秋说话,他就在我身边。如果总在QQ上聊天,那么我和那些离叶秋那么远的人还有什么区别。可是就算我在叶秋身边,他也不喜欢和我说话。就算我住得离他这么近,他也不来找我。

 

一页一页地翻着历史记录。职业选手的手速在那里,对话总得刷得很快,而且还没什么营养,一不小心就会跳过好几行。要说存在感最强的还是黄少天,每次都是一大段,省略号和感叹号一打就是一排,想漏看都难。叶秋在和他说话呢。叶秋叫他少天,好亲热。这样看来果然是三个字的名字比较好吗。可是叶秋叫其他年纪比他小的选手好像会叫小周小江什么的,再不然就是叫绰号。怪不得会找黄少天去帮他刷记录。没看到什么有趣的对话,但还是机械地一页一页往下翻,直到困到不行,才睡下了。

 

第二天是新秀挑战赛,第一场戴妍琦对楚云秀,各种尊老爱幼,打得我快睡着了。第二场高英杰对王杰希,王杰希落后,周围变得有点吵,我也调整了坐姿,刚想认真看比赛,黄少天开始使劲扑腾,还朝这边吹口哨。喻文州就在旁边他也敢……不对,叶秋没在这里啊。看到苏沐橙拉高衣领果断扭头我才反应过来黄少天在叫谁。可还是不对,这都什么跟什么,是不是酒劲还没过去,我怎么觉得我搞不懂这个状况呢。

 

第三场没什么看点,第四场唐昊高调宣称以下克上,林敬言最终黯然落败。第五场轮到孙翔出场,司仪照例问他挑战理由,他说:“为嘉世和霸图,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多年的宿怨做一次了结”。事先已经知道他要挑战韩文清,但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没有唐昊的“以下克上”这么单刀直入,但论嚣张的程度可是比唐昊高了好几个级别。孙翔在这短短一句话里拉足了仇恨,吊尽了胃口,真是难为他了,大概偷偷地想了很久吧。

 

比赛开始,两人势均力敌,打了很久还没分出胜负。对战韩文清,就算叶秋自己也不敢放言必胜,更不敢拿嘉世的名声来赌,孙翔倒是豪气冲天,嘉世队长的位子还没坐热,就开始幻想凭一己之力了断世仇了。

 

最后关头,孙翔一记伏龙翔天眼看就要取得胜利,却被韩文清避开了。到了这个地步韩文清绝对说不出什么好话。果然他呵呵一笑,说:“小朋友们现在就想要改朝换代,还嫩点。”明显感到孙翔僵了一下。啧啧,自作孽不可活。

那边韩文清还没完,先是出人意料地称赞了孙翔精确的背身天击,紧接着就补了一刀:“不过如果是叶秋的话,至少那记伏龙翔天绝对不会打空”。这刀插得实在是又狠又准,我赶紧绷住脸以免露出不合时宜的表情。

 

虽然丢脸的是嘉世,但新秀挑战赛说穿了只是孙翔的个人行为。我承认,对于孙翔的失败我竟然有一种隐秘的喜悦。这货想和叶秋比,还嫩了点,不,是差得远了。

 

全明星周末的第二天是和观众互动。昨天的新秀挑战赛弄得是前所未有的剑拔弩张,这趣味小比赛总不见得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吧。正准备进入睁眼睡觉模式,苏沐橙拿出了一个望远镜对着观众席不停地转来转去。这女人有病吧,脑残粉带个望远镜看明星倒是说得过去,你一个职业选手看什么观众啊。

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睡意全消,苏沐橙不会是在找叶秋吧?他要是坐在观众席上可没人能认出来。

我差点就下意识地跟着苏沐橙的望远镜一起转头了,幸亏马上想到就算观众席上有叶秋我也看不见,再说苏沐橙平时防我防得跟什么似的,于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继续盯着比赛台。

 

第二环节跳高赛,苏沐橙出场。她先是随机抽取了两位观众,剩下的两位则是指定号码。

心脏狂跳。我好像明白苏沐橙刚才拿望远镜的目的了,她不会是想把叶秋叫上来吧?全明星周末是所有荣耀玩家都不会错过的一场盛事,受关注程度堪比总决赛,还是现场直播,如果闹大了……想想就不寒而栗。苏沐橙还在装模作样地努力想号码,我冷汗都下来了。

 

不对,如果是她和叶秋两个人事先策划好的,叶秋肯定会把座位号直接告诉苏沐橙,没必要当场拿望远镜找。

心下稍定。苏沐橙也终于叫出了号码。

上场的是两个女玩家,不是叶秋。但怎么好像看起来有点眼熟,大概是她们大众脸?

 

司仪问她们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谁,一个女生很激动地说当然是苏沐橙。听到这里我好像明白了,这两个女生可能是苏沐橙粉丝团团长之类的,苏沐橙和她们关系比较好所以特意给她们上场的机会。如果是苏沐橙的大忠粉的话大概经常来看嘉世的比赛,我觉得她们眼熟也就能解释得通了。果然是我神经过敏了吧。叶秋怎么可能会高调地跑来全明星周末捣乱。

这两个女生一个是枪炮师一个是战斗法师,既然是苏沐橙的粉丝玩这两个职业很正常,可是看着这样的组合心头还是隐约有一点不安。

 

接下去的打飞碟游戏中黄少天显得比以往更加聒噪,头好疼。

趣味赛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可接下去还有玩家与职业选手的对战,这才是真刀实枪的比赛。不过这一次的观众号码不是苏沐橙能控制的。

 

司仪报出座位号的时候我嗅到了阴谋的意味。第一个上台的竟然是刚才苏沐橙选的两个女玩家之一,那个玩战斗法师的唐柔。主办方说是用抢答器决定名额,但这个巧合也未免太离奇了一点。刚才司仪问最喜欢哪个职业选手的时候她好像没回答,对,肯定没回答,当时我还在想她会不会说最喜欢的是叶秋,如果她说了我肯定有印象。

 

看了一会儿比赛,我心中的石头终于再次落地。这个唐柔就是普通的新人玩家,连网游老手都不是,那个粉苏沐橙的陈果不是她的朋友吗,大概是她让唐柔玩战斗法师的吧。

等待唐柔落败的时间里,赛场上开始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息。唐柔在提手速,不顾一切只为求快地提手速,最后竟然击败了杜明。杜明第二局获胜,唐柔又要再战,场面开始失控,两人竟然来来回回打了七局。终于唐柔退出了游戏,杜明却还想再挽回一点颜面。

 

场上传来一个声音:“不如让我来试试?”

 

是他!这是叶秋的声音!我绝对不会听错的!

悄无声息地溜到比赛台上也是他职业生涯里做惯的事情。肯定是叶秋,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叶秋要上台了,杜明完了,嘉世也要完了。

 

苏沐橙微笑着。我觉得整个身体像是被浸泡在冰水里,我甚至不敢转身,只能用余光瞄向队友,他们却还是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你们都是白痴吗,叶秋的声音都听不出,要出大事了!

 

比赛台里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给我账号卡!”“不要,我来!”“别闹……快给我!”“不给……”

听这对话,叶秋和唐柔还是认识的?唐柔不是新手吗,她会在什么场合下认识叶秋呢?我努力回想着唐柔的长相,忽然记起,她不就是那次在兴欣网吧看到的前台小妹吗,我瞄过她的电脑屏幕,玩的就是战斗法师。

 

不容我再多想,比赛已经开始,叶秋从一开始就显示出了实力,遮影步也毫无保留地施展了出来,职业选手这边已经开始了热烈的讨论。伏龙翔天!好像打不到……不对,中了!是龙抬头!

 

就在此刻韩文清吼了出来:“龙抬头!是谁在比赛台上?”

 

我没看错,是龙抬头,只有叶秋一个人会的龙抬头,在这个全明星的赛场上被完全地展示了出来。

 

这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让我喘不过气来。职业选手齐齐望向嘉世这边。我勉强自己学着身边刚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队友那样露出迷茫的表情,心头却是一片雪亮。就在昨天韩文清还对孙翔说过,如果是叶秋的话那记伏龙翔天不会打空,今天,恰恰就在相似的场景之下,叶秋果然没有打空。

 

对粉丝而言,这是何等掷地有声的宣告,对嘉世而言,这是多么清脆响亮的耳光。

 

叶秋和韩文清十年宿敌的关系用某些脑残的话来说是相爱相杀,现在韩文清还对媒体说出了“我等你回来”这样的话,谁还好意思只提这两个人在赛场上的激烈厮杀。

 

那边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胳膊上蹿下跳:“是叶秋是叶秋我跟你们说就是叶秋!那个是龙抬头啊我怎么可能看错肯定就是龙抬头没错就是龙抬头!嗷呜一口叼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明好可怜回去要嘤嘤嘤嘤嘤地哭了吧不过不怪他是他今天运气不好都遇到叶秋了!龙抬头只有叶秋一个人才会呢孙翔才打不出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哎呀队长我没说别人坏话我说的是实话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不过叶秋回来了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呀!”

 

眼睛有点酸。叶秋,有那么多人都在思念你,想看到你回来呢。

 

退役满一年可以复出。

叶秋,你为什么要这样阴魂不散,还和他们藕断丝连。

 

叶秋准备重出江湖的消息在各战队及俱乐部公会中大范围地传播开来,嘉世的例会上这件事也放到了台面上来讲。叶秋在50级完成了挑战任务进入神之领域,大家心知肚明,这是绝佳的时机也是唯一的时机,这一时期君莫笑不能躲进副本,而其他角色可以轻易拥有20级的等级压制,必须痛下杀手以绝后患,否则将来想笑都笑不出。

 

表面上,几大战队的王牌对叶秋那真是情意深重,可我就不信他们家的公会暗地里不趁着这个机会对君莫笑赶尽杀绝。这个圈子里没有谁比谁心狠,大家都是一样的。

 

我带着贺铭、王泽开着70级野号进入网游,这已是相当稳妥的阵容,君莫笑身边有两个满级号护着也不会对结果造成任何影响。叶秋应该是发现了这边是我们几个,逐烟霞的操作者随即换了人。苏沐橙一上阵,形势顿时严峻起来,也不知道那个叫林山水的战斗法师后面会不会再冒出来什么职业级的高手,这次只能先撤了。

 

他们果然在一起。苏沐橙人还在嘉世,心早就飞到马路对面紧紧地系在叶秋身上了。叶秋应该也知道这段时间危机四伏,事先做好了准备。苏沐橙还真是随叫随到啊,这么听话乖巧的打手,一定很招叶秋喜欢吧!

 

苏沐橙!和我作对坏我好事永远都有她的份!一拳砸在桌子上,手上传来的痛感终于让我的火气消去了几分,就在这时苏沐橙从窗前走了过去。

 

刚才那个不是苏沐橙?那样的话……就更可怕了。本来还想过叶秋走后苏沐橙会作天作地要求转会或者解约,现在看来她会等到合约到期再投奔叶秋,当中这段空窗期叶秋是准备再养个枪炮师来代替苏沐橙吧?而且这个枪炮师能让我误以为她是苏沐橙,应该说实力不容小觑,但正因为如此,也有可能是叶秋在故布疑阵。还是先试一下深浅再出手。

 

根据陈夜辉派去的人带回来的比赛录像,叶秋身边有四个高手,如果考虑到副本队中经常出现的另几个职业,叶秋已经网罗到了足足八个高手,在离开嘉世仅仅两个月之后?实在不像是没有靠山的样子。很快答案揭晓,君莫笑加入公会义斩天下,会长斩楼兰,一个名声在外的RMB战士,将组建战队加入职业联赛。

 

的确,再没有比新入联盟的战队更能让叶秋随心所欲的地方了。如果他想去其他豪门战队,人家同意让他用散人号那必须得有私人感情作为基础,没让他把却邪的制造方法吐出来再给他弄个叫“一叶知秋”之类的战斗法师号去和一叶之秋决一死战狠炒一把就是有良心的了。而新战队却会把叶秋奉若神明。万一那个斩楼兰还是叶秋的死粉,碰到叶秋刚被嘉世挤走心防大开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掷千金博君一笑又有何妨。

 

在嘉世的时候,叶秋可以忽视我,却阻止不了我熟知他的一切。如果他加入了新战队,他不但可以彻底无视我,而且还能把我隔绝在他的生活之外。当他在新战队如鱼得水的时候,我却不得不从媒体报道的蛛丝马迹中来推测他的近况描绘他的模样,而这些……我本来都可以亲眼看到的,我比所有人都能看到更多。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亲眼看到他的一切,以后,这一切统统都要属于别人了!

 

不可以,我绝对不允许叶秋带着一个我不熟悉的账号,加入一支我不了解的战队,住到一个我不习惯的城市,和一群不包括我在内的选手共同生活。

 

这和我以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当然知道叶秋退役以后不会理睬我,但他也不会再和其他选手保持高频率的联系,我依然是最熟悉他的人。

 

可是叶秋要复出了。他会有新的队友,他们的关系将突飞猛进,而我会在他的记忆中迅速淡去。然后他重回联盟参加比赛,和各个战队的旧相识们重逢,打完比赛甚至可以出去吃个宵夜一起聊天。他绝对不会想到来找我,他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明明是我千辛万苦把叶秋赶走的,可为什么会觉得是他借着这个机会抛弃了我?

哼,绝对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的。

 

要杀残他的散人号。幸亏他练的是散人没办法直接用现成的账号,只要他的角色永远都不能满级,他就没有办法复出了。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能叫上的人一个都不能少。孙翔,对,这次必须要把孙翔拉进来,先挑起他的好奇心和好胜心,到时候队长带头进网游,其他人由不得他们不来。

 

职业选手群里有人叫君莫笑,我设置了关键词马上就发现了。又是黄少天,又嚷着要单挑。总缠着叶秋没完没了的,以往我都是盼着叶秋一口回绝才好。不过今天,如果孙翔被他们的PK挑起战意……

看到叶秋同意,我赶快找贺铭,他也在,这样正好,我马上对孙翔说有好戏看大家都上线了,孙翔果然二话不说速度围观去了。虽然事后发现义斩天下的人在借机炒作,但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孙翔的斗志燃烧起来了。

 

一波炒作过后,各大战队对叶秋真的上了心,这也就意味着俱乐部公会的围杀行动正式开始。我让陈夜辉盯紧君莫笑,有情况随时通知我。机会很快就来了。

 

孙翔的斗志燃烧得相当旺盛,我一说手头有几个账号卡可以给叶秋他们送点惊喜,他马上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坦白说,我很想给孙翔狂剑士的账号卡,他的战斗法师再强能强过叶秋吗,但荣耀第一的狂剑士从来都不是叶秋。忍了又忍,还是把战斗法师的账号卡给了孙翔。这个祖宗,万一惹毛了他,一甩手不干了或者直接一嗓子我要一个人干掉叶秋,岂不是得不偿失。

 

趁孙翔还没冲进网游,我赶紧继续叫人,孙翔一脸不爽地说这么多人用得着吗,我只能说好玩嘛,大家一起开心。他总算不吱声了。可是这样一来我也不好叫太多人,最后只喊了贺铭、申建、张家兴,加上我和孙翔一共五个人,正好是团队赛的人数,孙翔也不能说什么。其实我手上还有给王泽、方锋然、郭阳他们几个的账号卡,可惜不能用了。

 

孙翔操作着战斗法师,我们这边人又不多,我总觉得有点不安。

孙翔上去就是一个龙抬头,完了报上名字,面对义斩选手的惊呼各种骄傲满足。我一阵无语,要显摆龙抬头敢在赛场上让一叶之秋劈到大漠孤烟身上吗,在这荒郊野外开个小破号被几个废柴称赞有意思?

孙翔的瘾还没过完,那边贺铭又开始对叶秋喷垃圾话。姑且不论叶秋的荣耀水平有没有下降,至少他的垃圾话水平肯定是与日俱增的,和他互喷是在作死吗?

那边叶秋已经用很肯定地语气说出来了:“贺铭,申建,张家兴?”

呵呵,故意不说我的名字,我就知道。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到这里我已经发现问题所在了。他们想的是来网游里羞辱叶秋,可我要的是让君莫笑成为废号,目的不同很难沟通。孙翔最后确实没阻止我叫人,但看他的样子明显就连我也没放在眼里,完全是一个人在横冲直撞,分明就是想一个人干掉他们一队。这次计划恐怕要失败了。

 

贺铭的元素法师被围杀的时候我还想去救一救,申建的拳法家和张家兴的牧师被围殴的时候我已经是有心无力,等到孙翔被围攻的时候我压根就不想救了。

 

如果孙翔能乖乖地用狂剑士,如果他能让我把嘉世所有的主力轮换替补都搬来,如果他能别忙着自我表现……没有如果了,全完了。今天闹了这么一场,我以后都不好再把职业选手叫到网游里来了。从嘉王朝到蓝溪阁中草堂霸气雄图,哪个是能制住叶秋的,而这些战队的职业选手可是口口声声说着很想叶秋要等他回来的。

 

这种时候孙翔倒是记起我来了,很大声地在那边吼我去帮忙。

没用的东西,杀不了君莫笑,死了才好呢。

 

想了一想,我这边的损失无非是角色被击杀,我再次被叶秋踩到脚下。一个野号的死活我当然不放在心上,在叶秋面前我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尊严了。在心里默念三遍“孙翔现在是嘉世队长”以后,我操纵着魔剑士去帮忙了。

 

孙翔打出了斗者意志,似乎有挽回颓势的迹象,我也打得精神了点。结果叶秋还留了一手,这下是真的要输了。罢了,死也死要死得像样点,免得孙翔事后发疯。

 

叶秋吩咐队友去打孙翔,他自己操纵着君莫笑来拦截我。

我一个激动脱口而出:“你想和我单挑!”

我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了起来。看不下去了吧,忍不下去了吧,装不下去了吧,终于要狠狠地报复我了吧!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即使只是这样在网游里打上一场,也足够了。公平对战我没有胜算,但这足足18级的等级压制,我不会白白浪费掉的。来吧!

 

结果叶秋只是换了个战斗法师过来和他一起打我。他说:“赶时间,哪有功夫和你单挑?”

 

我凭本能操纵着魔剑士,脑海里反反复复回响着他的话。赶时间,哪有功夫和你单挑?你算什么东西,哪有功夫和你单挑?你这么弱,哪有功夫和你单挑?你当自己是少天啊,哪有功夫和你单挑?你当自己是小邱非啊,哪有功夫和你单挑?和你说话都是浪费时间,哪有功夫和你单挑?哪有功夫和你单挑?

 

叶秋又开始说话了,他很有耐心地向他旁边的战斗法师传授着操作技巧。

 

身体比思想先行一步,我一脚踹掉了电脑插头。

 

不想再听到他说话。不想再听到任何人说话。

奔回房间扑到床上,拉高被子蒙住头,再紧紧地捂住耳朵。好了,听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很安静。没事了。

 

手机铃声响了,是陈夜辉,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调成静音扔到房间的另一边,再也没有声音了。

 

我阻止不了叶秋。再也没有办法阻止叶秋重返联盟了。

 

好冷。进来的时候没开空调。不想出去拿遥控器。好冷好冷。

 

我留在嘉世还有什么意义呢?叶秋的状态从来就没有下滑过,就凭现在的嘉世根本就不能打败他,刚才那一战不是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吗,失去叶秋的嘉世不堪一击,只会沦为职业圈的笑柄。

我留在职业圈还有什么意义呢?努力成为职业选手是为了留在叶秋身边,后来我知道这个梦想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继续当职业选手是为了向叶秋证明,我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可是他要回来了,我笑不到最后了。

我留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呢?既然不能打败叶秋,这个游戏我也不想再玩下去了。可是除了玩荣耀我我还能干什么呢。当初一心想成为职业选手,从来没有设想过人生的其他可能。我确实成为了职业选手,可是在短短几年里我的初衷改变了,我的愿望破碎了,我的未来……没有未来了。

 

还有什么意义呢。什么意义都没有了。又要比赛,好烦,不想出门。又是雷霆,肖时钦肯定又要在那里死抠战术了。痛快点直接上来打吧,谁输谁赢都无所谓,我只想快点结束。

好慢,这么久了还没打完。肖时钦还在那里死抠。神经病啊。这么费尽心思有意思吗,就雷霆这种烂队难不成还真想把它送上冠军宝座?肖时钦一个人再厉害又有什么用,那群队友能把他活活拖死。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立刻精神一振。叶秋一个人再厉害也没用,义斩那些人只不过是名额队水平,这样一支队伍不正是雷霆的翻版吗?雷霆总是为了常规赛第八的位子和人死磕,好不容易死磕成功的时候又毫无例外地在季后赛第一轮就被淘汰掉。当然叶秋比肖时钦厉害,义斩比雷霆有钱,那么实力也相应地强上一些,无非就是杀进季后赛的频率比雷霆高上一点,运气好撑死了也就是个四强。

 

叶秋说过,在漫长的常规赛里保持高水平的稳定发挥,然后在季后赛里爆发,最终取得总冠军,这才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我不能超越叶秋,但是我所在的队伍可以。我要变强,我要去一支直指冠军的队伍。我要成为夺冠队伍的主力,而叶秋只能带着几个网游里的高级玩家为季后赛的席位苦苦挣扎,我一样可以把叶秋踩在脚下。

原来我之前想岔了。没有意义的,只是留在嘉世而已。还有那么多有意义的事等着我去做,我不应该就这样倒下,我不可以就这样放弃。

 

嘉世是没有指望了,我要让其他战队看到我的价值。常规赛剩余的次数已经不多了,不能再浪费机会。之前颓废了一段时间,落下的进度都要补起来,要比以前更努力才行。

 

嘉世的成绩越来越差了,有些人好像还没有从上次在网游里被团灭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不过没关系,只要我好好发挥,我的表现反而会更加突出。

 

嘉世出局了。好在我早就已经在为转会做准备,所以并没有五雷轰顶的感觉。我没有想到的是嘉世竟然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留住孙翔,请来肖时钦。

 

孙翔来了以后嘉世在个人赛事中的胜率还算正常,会沦落到出局的地步完全是因为团队赛的胜率实在太低,而肖时钦的到来将彻底扭转嘉世在团队赛上的表现。一旦团队赛的问题解决,大家打个人赛时的状态也会随之改善,嘉世的成绩一定会有十分显著的提高。虽然要打一年挑战赛,但是在这一年中肖时钦和嘉世可以磨合完毕,回到职业联赛后就能立即向冠军发起冲击,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队伍吗?

 

当然,肖时钦来了以后我这个副队长的位子估计是保不住了,但我最看中的是队伍在联盟中的位置,而不是我在队伍里的位置。反正我去其他强队一样不可能直接当上副队长,在嘉世至少还有经营多年的根基,即使没有副队长的职务却依然能保有相当的地位。

 

我决定留在嘉世,并真心欢迎肖时钦的到来,直到我在最后一刻接到通知,作为换取肖时钦的筹码,我和贺铭将被送往雷霆。

 

任何一支夺冠的队伍都可以打击到叶秋,但不会再有一支队伍会像嘉世这样对叶秋具有特殊的意义。可惜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不是嘉世的一员了,我即将前往的不是一支至少有望夺冠的队伍,而是失去了肖时钦的雷霆。

 

当我和贺铭以狼狈万分的姿态离开嘉世的时候,陶轩眼中的嘲弄和厌恶让我在愤怒之余还多了一分不安。这似乎不是利用完别人再把他甩掉以后应该露出的表情。我看得很清楚,他望向贺铭的时候只是纯粹的冷漠而已。陶轩先和贺铭握手道别然后貌似不着痕迹地避开我的手,也因为那种表情而带上了一点别的意味。

 

本来已经接受现实了,现在却怎么也不想让陶轩称心如意,如果正好遇到粉丝闹上一场就好了,就算没有实质性的作用至少也能稍微出一口气。终于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转头一看却是叶秋。

 

为何要让我遇见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刻。

 

我下意识地说谎死撑,却被叶秋一一揭穿了。就像那次用马甲离恨剑的时候一样,一切谎言在叶秋面前都无所遁形。说起来,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和叶秋这样面对面说这么多话了?

 

我忽然意识到,如果我留在嘉世,就会继续和叶秋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这是我不久前一心想转会到其他强队的时候没有考虑过的问题。现在想到了,而我就要离开H市了。

 

这一刻我真的恨上了陶轩,但我的目标不会改变。只要一年,不,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只要半年,我要在转会窗再次打开的时候进入一支有能力夺冠的队伍,我要让叶秋看着我得到冠军,而他再也无法触及他心目中最高的荣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评论(1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