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恶意(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伍晨这个贱人。

输给兴欣也就算了,毕竟那里有叶秋。可是兴欣刚刚才给了无极致命一击,身为无极队长他居然转身就投入了叶秋的怀抱,还献上了从普通区到神之领域的所有无极公会,真是无耻。

 

自从离开嘉世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的,所有事情都脱离了我的掌控。

 

最终叶秋并没有加入走申请流程新进入联赛的义斩,而是自己组织了一支队伍参加挑战赛。我知道叶秋这是怕了,他已经不敢再寄希望于一支正常营运的队伍,只有他一手带起来的草根队,老板形同虚设,队员盲目顺从,他一个人把老板经理队长再到技术部网游部宣传部的权力都紧紧握在自己手里,才能稍稍安心。为此叶秋也付出了代价,他不能直接重返联赛,他必须先在挑战赛里和嘉世争个你死我活。

 

我本来可以继续为嘉世效力,亲手葬送叶秋的回归之路,那将是何等的快意。而现在的我,除了在雷霆远远观望,什么都做不了,想到这点我简直寝食难安。

 

虽然把我赶出嘉世是陶轩下的毒手,但是我的恨意却控制不住地转向了雷霆。只有一个全明星选手的弱队不只雷霆一个,也没见他们的队长全跑去了豪门战队。如果雷霆能留住肖时钦的心,陶轩依靠我去打败叶秋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扫地出门。

 

我一到雷霆他们就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了我,也保证了会把我作为队伍的核心,可笑的是,雷霆对我越重视,我就对这支队伍的实力越没信心。

 

在雷霆待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这支队伍已经不仅仅是弱的问题了,简直就是无可救药。看看人家百花,因为张佳乐在霸图复出,现在已经准备在嘉世出局的日子里担任霸图的头号死敌了,而雷霆呢,好歹是季后赛的常客,眼睁睁地看着队长不顾尊严地扑过去抱住出局队的大腿,还能在这里毫无芥蒂地送上祝福,我本来以为他们只是对媒体表个态而已,结果发现居然是真心的。

 

队长超级厉害。是我们拖累了队长。队长应该得冠军。祝福队长。最爱队长了。

一群神经病。

 

我真想告诉他们,队长是厉害,但他不稀罕你们称赞他厉害,他看不上你们,他讨厌你们,他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他无时无刻不想摆脱你们,没错你们就是负累,队长一直在找他自己心仪的帮手,一旦那个人出现你们全都靠边站去,队长只想和他喜欢的人一起拿冠军,队长以前能忍受你们是因为他还在等,没想到雷霆实在太穷酸,就连一个队长看中的人都买不来,队长等烦了,他自己去找了,他抛弃你们了,他不要你们了,他有了新的队友根本不会有一秒钟再想起你们,即使想到你们也只会觉得当初的自己太可怜,你们却还一厢情愿地以为他至少对你们好过。如果换成是我,我就希望嘉世在挑战赛里被击败,而雷霆继续冲击季后赛,让肖时钦狠狠被打脸,失望到吐血!

 

他们却在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有肖时钦加入的嘉世是多么多么强大,纸面实力比起霸图也不遑多让,但霸图老将居多而嘉世有着光明的未来,虽然要打一年挑战赛,但是一回来就可以争夺冠军,我都生生地忍住了泼他们一头冷水的冲动。就这样他们还不消停,那个叫戴妍琦的女选手居然蹦蹦跳跳地过来对我说,队长队长你觉得呢?呵呵,当我不知道肖时钦才是你们心目中永远的队长。这个破地方我真是一秒都不想多待,等熬过这几个月冬季转会窗一开我就走人。

 

我到底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烦躁,摆出淡淡忧伤的表情说:“肖队真的很厉害,有了他嘉世的实力确实是大大增强了,只是要打一年挑战赛实在有些可惜,如果嘉世没出局就好了,现在这个样子坦白说我是有点矛盾的,听说叶队也参加了这次的挑战赛,唉……”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戴妍琦有点尴尬:“啊,队长,对不起,我没注意,我……”我说:“没关系,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训练呢。”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在我面前歌颂肖时钦,我总算落了个耳根清净。

 

可是紧接着我就发现以戴妍琦为首的某几个人看我的眼神很古怪,带着深深的同情,等我回看他们的时候又露出一副“我们都懂的,我们都是自己人”的表情,让我一阵反胃。我明白了,他们这是把我也划入了前队长脑残粉的阵营。雷霆从选手到粉丝都没有血性,然后看谁都以为没血性,真够恶心。他们绝对想不到,我和他们根本就不一样,我可是盼着前队长惨烈地输掉比赛呢。

 

机会很快就出现了,第二回合兴欣就撞上了职业队。第七赛季出局、第八赛季离重返职业联赛仅一步之遥的无极战队,在挑战赛里是屈指可数的几支强队之一,再加上我现在人在雷霆,完全没有由嘉世来终结叶秋复出之路的情结,因此我是相当看好无极击败兴欣的。然后无极就被横扫了。

 

谈不上有多失望,毕竟嘉世和兴欣在决赛相遇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就当兴欣横扫的是一支普通的玩家队好了。然而,无极作为一支职业战队的能量在它解散以后才被开发了出来,兴欣得到了无极公会。伍晨,无极出局前的副队长,无极沉沦挑战赛时的队长,无极解散后的叛徒。他在无极前队长匆匆跑路的情况下对无极不离不弃,结果现在却晚节不保,把无极粉丝残存的那一点点念想全部交到了仇人手上。

 

无极在职业联赛里总算也混过三季,别的不说,完善的公会制度是肯定建立起来的,只要清洗无极死粉,保留中立玩家,吸纳兴欣忠粉,公会很快就会高速运转起来,兴欣那里最匮乏的材料、人手都有了保障,更何况现在还是在挑战赛初期,这就好比叶秋刚想睡觉伍晨就把枕头递了过去。

 

无极粉丝对伍晨的疯狂咒骂和恶毒嘲讽也缓解不了我心中的不安。叶秋担当守擂大将并坐镇团队赛再找几个人凑数就可以横扫挑战赛里绝大多数的队伍,今年的挑战赛里有嘉世纯属意外,明年叶秋取得挑战赛冠军应该不成问题,但之后兴欣的发展将举步维艰。建立公会本来就很困难,要在十个普通区和神之领域全面铺开就更加艰难,如果战队没有网游中的根基,即使重返联盟也只是为保级而战,但现在,这些问题都因为伍晨的投诚而解决了。除了无极公会,叶秋应该还趁机捞了不少稀有材料和银装橙装。在挑战赛里,伍晨的个人实力也可以称得上强大了。

 

叶秋真是好手段,怎么就把伍晨拐到了兴欣。

 

在报名挑战赛的那一刻兴欣只是一支草草拉起来的队伍,我对它的印象只能停留在那个嘉世对面的网吧,而现在它正向一支真正的战队的目标狂奔而去,我却连找个人去一探虚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到,更不用说采取手段阻止它继续发展。

 

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被一纸合约牢牢钉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忍受着讨厌的天气,难吃的饭菜,奇葩的队伍,神经的队友,还看不到叶秋。心好累,好难受。

 

我不想给雷霆打比赛可我还是得好好打,因为我要靠它刷出好看的数据帮助我转会去一支强队。我无法了解兴欣的情况可我还是想知道,于是我只能在网上把能找出来的信息都找出来。

 

挑战赛线上期间可以修改选手名单,我去查了一下,果然伍晨的名字也出现在了兴欣战队当中,再一看他的角色晓枪,我忍不住笑了。

 

他的职业是枪炮师,哈哈哈哈哈。伍晨真是可怜,可怜哪!他想在挑战赛里立下汗马功劳,借助兴欣回到联盟,重新成为职业选手,可惜,等苏沐橙合同到期他的利用价值也就到头了。替代品也有可能是耐用的,可他,也就是在挑战赛里凑合一下,他连替代品都算不上,最多就是个一次性用品,用的时候不必费心保养,爱怎么糟蹋怎么糟蹋,用完再不多看一眼,直接扔掉完事。

 

他当初在职业圈的时候也只不过是无极副队长,看到叶秋只有远远仰望的份,叶秋怎么会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叶秋落魄了,他就以为他能成为叶秋身边的人了,痴心妄想。

 

接下去的日子里我继续关注着挑战赛。伍晨虽然注册成为了兴欣队员,但根本就没出过场,叶秋宁可抓紧比赛的机会练练新人小白。果然不出我所料,伍晨根本就不在兴欣的未来计划里。兴欣撞到无极之后没再遇到什么正经的队伍,虐菜这种事情看个一两场还行,多了就没耐心了,哪怕是叶秋出场我也提不起兴趣,奇装异服的君莫笑,怪模怪样的千机伞,哪里比得上威风凛凛的斗神和锐不可当的却邪。有些烦躁地关掉了兴欣的比赛视频,一时无聊点进了嘉世的比赛。

 

只看了一眼,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战斗格式在场上。邱非和孙翔一起出场了,双战斗法师的阵容。

 

影子战法,这是我向战队提出来的打法。

 

叶秋离开嘉世以后我开始考虑怎样操作来断绝邱非的荣耀之路。控制住训练营不让他出头是行不通的,因为别家战队也可以来嘉世训练营挖人。以前邱非是叶秋的继承者,没有哪家战队会打他的主意,现在孙翔接过了一叶之秋,邱非年纪不小,技术不差,并且地位尴尬,嘉世再没举动的话邱非很有可能会加入其他战队,脱离我的势力范围。必须先找出一个恰当的理由将他绑死在嘉世,然后再制造问题让他不能上场。

 

关于邱非的定位,最容易想到的当然是战队王牌的替补,但这个方案很快就被我排除了。邱非又不傻,孙翔正在巅峰期,王牌替补上场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别家战队只要简单给出一个参与轮换的承诺,立刻完爆嘉世给出的王牌替补的地位。同样的,嘉世也不会为了仅仅在理论上才存在可能的突发事件而特意多养一个人。

 

那么,必须想出一个让邱非和孙翔同时上场的理由。主力阵容当中出现重复职业的打法基本上已经被淘汰了,坚持让两个同职业选手一起上场的战队只有虚空一支,但阵鬼和斩鬼的区别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可以视为两个职业。即便如此虚空的成绩也一直是不上不下,对阵嘉世的战绩尤其差。战斗法师勉强根据使用的武器种类不同分出流派,各流派之间的差别还没元素法师大,更不用说鬼剑士了。另外两家存在重复职业的战队也不能拿来作为参考,蓝雨的卢瀚文和微草的高英杰都是战队王牌的继承人,这种打法主要是为两代王牌平稳过渡服务的。嘉世这边,孙翔还没到需要培养接班人的年龄,况且嘉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叶秋的嫡系弟子有接手一叶之秋的机会,单纯的双战斗法师阵容不会得到战队的肯定。

 

最终我想到了荣耀历史上曾经风行一时如今却销声匿迹的影子战法。影子从旁辅助,拾漏补遗,王牌力量提升,更加光彩照人,这样的效果无论是嘉世还是孙翔都无法拒绝。影子战法消失的主要原因在于,优秀的影子会得到其他战队的召唤,为了不再当影子而离开他们的光,这恰恰是我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影子会受到各种诱惑,打乱战队的计划,所以要用一份违约代价高昂的合约来牵制影子。当然,为了表达战队的诚意以及安抚影子的情绪,这同时也将是一份长期稳定、待遇优厚的合约。对嘉世而言,这样一份合约还有一个不能宣之于口的妙处: 邱非是叶秋亲自挑选的继承者,对他的处理方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参照叶秋,即使不能为嘉世所用,也不能任其成为对手的助力。

 

这样一来,邱非的未来就被嘉世紧紧地攥在了手心。然后我再抛出影子战法的危害,比如,找人发出疑惑的声音:现在的一叶之秋存在什么问题,需要影子来补漏洞吗?反客为主取而代之这样的词汇也可以多挑几个去刺一刺孙翔。孙翔跳脚反悔了,战队多半也由着他。至于什么丰厚的薪水,那只是对新人而言,嘉世可是铁了心要把孙翔往周泽楷那个方向打造的,不至于心疼这点钱。

 

影子战法我和俱乐部稍稍提过一下,没指望他们下赛季就立即实行,想循序渐进先给他们留下一个印象,以后再强化加深直至实现。只是世事难料,之后发生了那么多事,嘉世的成绩在短暂的上升以后一溃千里直奔出局而去,我的心思也放到了转会上,影子战法的事就搁置了下来。再后来,我在事先毫不知情地情况下被换到了雷霆。

 

现在邱非出现在了挑战赛的赛场上。虽然这一场是和普通玩家对战,嘉世的人根本不用玩太多配合,都在直接碾压,但我能感觉到,这就是影子战法。

 

嘉世出局,俱乐部不愿意在局势不够明朗的情况下砸钱,所以引进肖时钦是通过交换转会的方式进行的,当然也不排除陶轩故意借此机会让我离开嘉世。从训练营提拔新人是最经济实惠的方式,嘉世训练营数量最多水平最高的就是战斗法师,邱非又是训练营里最强的战斗法师,最终选择他来打挑战赛是完全符合常理的。影子战法也不是什么失传的秘密,我能想到,其他人也能想到。

 

但我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如果我从来没有提起过影子战法,今天打挑战赛的会不会就是另一个新人?是不是我为双战斗法师的阵容提供了合理的解释,构建了具体的框架?是不是我亲手为邱非铺好了通往荣耀的路?

 

我是嘉世副队长的时候,战队对我的提议反应冷淡,我被赶出嘉世以后,战队却接纳了我的建议,然而后续的发展我再也没有办法掌控了。我从不怀疑邱非的实力,只有不上他上场才是能够扼杀他的方法。现在他站到了挑战赛的舞台上,这个舞台不够华丽,但也已经足够。是我亲手把他送上去的。

 

战斗格式和一叶之秋一起出现在赛场上,这大概是邱非盼望已久的场景。

王杰希和黄少天都已经开始把接班人带到场上,叶秋本来也会把邱非带在身边,双战斗法师会成为双魔道学者、双剑客之外又一道独特的风景。

因为我,叶秋离开了嘉世,邱非再也没有机会和叶秋一起战斗。

还是因为我,邱非从训练营中升了上来,战斗格式和一叶之秋同时出现在了赛场上。

 

只是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已经不是叶秋了。

 

看了电脑太久,眼睛有点酸痛。我关了电脑,锁了门,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盒子。

这次我没有洗手,也没有戴手套,直接就拿出了一叶之秋的手办,和我的魔剑士手办并排放着。我以前没有直接摸过一叶之秋,拿在手里仔细把玩过以后觉得做得并不好,和我的魔剑士手办比起来甚至有点粗制滥造。按理说斗神的手办应该做得比其他手办都精致才对,但我的魔剑士手办是直接送给选手的样品,而一叶之秋的手办是我买来的。

 

叶秋也拿到了好几个一叶之秋的手办。那时候我很想要一个,还从我那些一模一样的魔剑士手办里挑出来最好的一个,想着如果他送我一叶之秋的话,我就把这个给他。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一叶之秋已经不是叶秋的了。叶秋现在用的也不是第二个一叶之秋,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散人君莫笑。

 

一个普通玩家就可以随便买到的破手办。稍微用点力,却邪就折断了。

 

那次以后我就不再去看挑战赛,只是按时关注电子竞技周报,确认一下兴欣没有撞上嘉世或者爆冷淘汰,然后就继续研究雷霆下一轮的对手,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冬季转会。

 

我现在是雷霆队长,俱乐部也多次对外表示我融入得很好,试图以此来消除雷霆粉丝在肖时钦转会以后产生的恐慌,但我心里很清楚,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外人。他们在赛场上总是尝试着按照肖时钦的方式思考,虽然不像肖时钦在的时候那样有完整清晰的战术体系,但他们之间的默契足以让我的指挥变得多余和生硬。很快我就采取了顺应他们思维方式的打法,在他们有思路的时候直接让他们来引导比赛,他们的发挥立刻有所提升,雷霆甚至逼近了季后赛区。

 

我也看出来了,戴妍琦是肖时钦的继承人,只不过因为新人的身份不适合立刻担任职务,我对雷霆的作用就是在过渡阶段挂个名字,充当打手。好在我从来都没有过在雷霆安顿下来好好经营的念头,他们配合得好,我的技术统计也会更耐看。

 

他们的默契不只存在于比赛当中,肖时钦脑残粉的身份让他们紧紧地抱成了一团,我和贺铭一直都显得格格不入。现在连贺铭也和我疏远了。他大概以为我当上了队长就可以保证他主力的地位。单人赛我是可以让他上场,他的个人实力比那群天资平庸的家伙好得多,雷霆也希望贺铭能给他们历来弱势的单人赛多赚几分,可是他们在情势不紧张的时候也很愿意让自家的新人多锻炼锻炼。至于团队赛,我绝对不可能把同为元素法师的戴妍琦拉下来让贺铭打首发。我有挂名队长的自觉,我不去压制他们心目中的核心,他们也不会剥夺我名义上的决策权。

 

贺铭不明白,我也不想说,反正我和他都是要离开雷霆的,但不会再去同一个战队。我从来都不喜欢别的人陪着我,在嘉世的时候经常和贺铭他们一起玩是为了和他们加深感情,排挤叶秋。现在不需要了,贺铭不理我我也无所谓。转会窗就在眼前。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在我期待已久的转会窗开放之前,荣耀的等级上限先一步提升了。本来就不太热闹的冬季转会窗在这个动荡的时期会变得更加寒冷。

 

最终我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下半赛季还要继续待在雷霆么,想想就觉得难以忍受。但是等第九赛季结束我的合约也到期了,到时候我就可以自由转会为新队省下一笔开支,选择余地会更大一些,我也好趁此机会看看这一赛季各队的最终排位来决定去向。事已至此,也只能继续忍耐了。毕竟,叶秋回到联盟还要再等一年,有一年的时间我一定可以在新队站稳脚跟。

 

很快赛程过半,挑战赛也进入了线下赛阶段,兴欣没有提前与嘉世相遇,他们应该会在最后决一死战,对于这个结果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电子竞技周报上出现了一条关于叶秋叶修身份之谜的报道却大大出乎我意料。

 

挑战赛报名那会儿好像也为这个问题闹过一阵,考虑到挑战赛线上阶段可以随意增改选手和角色,我也没太在意。现在不同了,线下审核是相当严肃的,他的身份又非比寻常,只会审得更严,不可能出错,这么说,叶秋……其实应该是叶修?那么叶秋又是什么呢?他初入联盟的时候也是要通过身份审核的,报道声称两个身份都真实有效,那他就是去派出所改过姓名了?难道真是怕嘉世粉成为兴欣黑所以才玩了这么个换名不换人的把戏?不对,这分明就是嘉世公关部门的思路,叶秋才不会在乎粉丝的想法呢。再说,这种办法最多就是能让粉丝在挑战赛初期消停几个月,真相总会揭露出来,现在该转黑的还是会转黑,本来是路人的也会因为这种侮辱粉丝智商的手法一并转黑吧,叶秋不至于这么蠢。

 

看来一定有一个身份是假的,假的身份当然不可能是现在这个。众所周知,联盟建立之初各项规定都不完善,谎报年龄的事情屡见不鲜,他制造了一个假身份蒙混过关是完全有可能的,此后他建立了大神的声望,联盟内部不会再去查他的证件,而且他从来不参与商业活动,不用签合约当然也不用再证实身份。

 

叶秋是假的,叶修才是真的……

我足足盯了那篇报道半个小时,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手脚冰凉。

 

一叶之秋,我在赛场上注视了那么多年的角色,现在变成了别人的。叶秋,我在心里呼唤过那么多遍的名字,现在证明是骗人的。无论是在网游里还是在现实中,我所熟知的关于他的一切都如过往云烟,这一刻我觉得他陌生得可怕。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无论是心怀爱慕还是憎恨,我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他的身上,不管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我所有的目标都追寻着他的足迹,他对我来说就是世界的中心,可是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和他的过去已经彻底决裂,我却不舍得放下那些陈旧的记忆,因为除了这些,我什么都没有了。

 

挑战赛还在继续,下一年回到联盟的唯一机会将在叶秋和嘉世之间决出。

擂台赛,肖时钦一个人就挑掉了网吧妹、拾荒癖和前大神,然后迎来兴欣第四顺位的叶秋,肖时钦象征性地用完法力就GG了,嘉世第二个出场的是邱非。

 

这一年邱非在嘉世混得很不错的样子,战斗格式都有十件银装了。早先我有想象过邱非和叶秋争夺第一战斗法师的样子,事实证明,他没有直接去和叶秋抢,而是投靠了叶秋的敌人。邱非拼劲全力打掉了叶秋近一半的血,这样的成绩也足够让他稳固自己的地位了。

 

第三顺位的孙翔上场,很快两人打到红血。孙翔在龙抬头的基础上做出了新的操作变化,伏龙翔天眼看着就要落到君莫笑身上,叶秋却让君莫笑做出了背身格挡,然后在君莫笑生命仅剩0.03%的情况下将一叶之秋击杀。孙翔就是不如叶秋,哪怕一叶之秋的初始生命比君莫笑多却还是败在叶秋手下,孙翔肯定气死了,但叶秋也没法再打下一场了,他也一定担心死了吧。

 

兴欣擂台赛最后一位出场的是孙哲平,又是前大神,不过如果还能保持当年的状态也就不用给大神加上一个“前”字了,嘉世还有两个人,擂台赛至少还能赚一个人头分。

 

申建输了,嘉世最后上场的是……苏沐橙!她会直接GG,还是在比赛中放水?嘉世把孙翔放在第三顺位是攻击性较强的布置,但有叶秋在,他们应该也会考虑一下打到最后一个人的情况,怎么会放心让苏沐橙守擂?我明白了,他们这是要让苏沐橙在自己和叶秋中做出选择。如果输了,她自己就会身败名裂,如果赢了,她就会带给叶秋致命一击。这么阴损的安排想必出自陶轩之手,苏沐橙面临的局面简直可以让我暂时忘记陶轩对我下的毒手,不得不说,太漂亮了。苏沐橙会怎么做呢?

 

苏沐橙强硬攻上,赢得了擂台赛。呵呵,她对叶秋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比赛频道突然出现了一行字,“和嘉世的缘分,到此为止了”,然后苏沐橙走下比赛台坐进了兴欣的选手席。

无论苏沐橙选择自己还是叶秋我都不会惊讶,但她偏偏做出了这样自相矛盾的举动,实在是让我大吃一惊。刚刚在关键的比赛中选择了维护自己的名誉至叶秋于不顾,结果一下场就敢到叶秋身边寻求庇护,真是不要脸,以为叶秋还会对她推心置腹吗。

 

团队赛开始,兴欣的队伍里居然有伍晨的晓枪。叶秋一直都没让他上场,我以为将他列入名单只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结果他居然还是首发,在挑战赛的决赛?

 

伍晨单枪匹马地放起了嘉世的风筝,看来叶秋对他的水平也没太高的期望,只是派他去做些骚扰的工作。毕竟两位前大神已经不能坚持长时间高强度的比赛,让他上场也是出于无奈吧。在伍晨尽心尽力的骚扰中,嘉世被迫分兵,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一起向君莫笑发起了攻击,配合相当默契,一看就知道演练过很多次。被讨厌的后辈和心爱的徒弟联手挑战毁灭梦想的滋味怎么样啊?我早就说过,那些练战斗法师的没一个好东西。

 

盯着君莫笑这边看了太久,另一边申建的拳法家眼看就要不行了,张家兴的牧师赶紧治疗,却被伍晨打断,看得出张家兴被压制得很难受,申建第一个出局。之后在击杀牧师的过程中伍晨还打出了屏风战法。我也看出来了,叶秋需要的不是伍晨而是一个枪炮师,叶秋没指望他发挥出沐雨橙风的威力,只是利用他扎实的基本功来给对手制造麻烦。叶秋对苏沐橙还真是依赖啊,说起来苏沐橙的合同也快到期了,可惜就在刚才,苏沐橙给了兴欣狠狠一击,要不是陶轩不敢让苏沐橙打团队赛,说不定苏沐橙还能再给兴欣一刀。而伍晨呢,手中的角色晓枪勉强凑了套橙装,浑身上下连个银字都没有,他把无极的公会和名誉都搭上了,终于等到有一场比赛可打,结果打完了就要给苏沐橙腾地方,他居然还打得这么认真。说起来伍晨年纪不也小了,水平也差,估计是怕除了兴欣没别的队伍要他吧,怪不得这么饥不择食。

 

伍晨让晓枪堵住了王泽的神枪手,晓枪的生命飞速滑落,但那都不重要了,兴欣强杀牧师成功。我心里咯噔一下,居然是嘉世的牧师先死?

我觉得我的思维已经根不上比赛的节奏,脑海中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嘉世的牧师先死了。不详的预感最终成为了现实,叶秋击败了嘉世。

就这样……赢了?我不禁有点恍惚。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我甚至下意识地想在雷霆选手身上寻找我平时最厌恶的那种欢快情绪:肖队最棒了,肖队赢了,肖队我们支持你。可是没有。他们脸上也写满了失落、挫败和难以置信。

 

我突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如果我还在嘉世,会不会也成为被叶秋打败的人当中的一个?

不,我怎么可以这样想,没有发生的事情就不应该去作假设。他只是赢了挑战赛,他只是比我预期的提前一年通过挑战赛回到联盟而已,我要离开雷霆,我要去一支强队,我要阻断兴欣前进的道路。我缺少的只是时间,我的目标没有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