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ALL] 喵喵喵(15)

CP是叶ALL,包含叶方、叶乔、叶包、叶王、叶喻、叶黄、叶韩、叶张、叶乐、叶周、叶翔、叶肖、叶蓝、叶皓、双叶,过程NP结局NP。每个CP都是双箭头,结局都是HE,除这些CP以外任意两人的互动仅限于友情向,不存在单双箭头。

 

刘皓猫蜷缩在街边花园的长椅下面,昏暗的路灯照不到那个角落,把自己完完全全隐藏在阴影深处以后,终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今天中午自己是怎么了,一定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魔法,把猫的习性强加到自己身上,看到那么一大群猫整天围着叶修转,居然也产生了想和他亲近的想法,看到叶修一个人坐在那里打瞌睡,脑子一热爬到他腿上,这么明显的事情叶修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自从顶着离恨剑那个小号偷偷接近叶修被无情地揭穿以后,他就发誓再也不做这种自欺欺人的事了。上一次被叶修抓住把柄的时候好歹还隔着电脑,自己都觉得那种尴尬溢出了屏幕,这一次可是被叶修当场活捉,差点就被叶修揪住尾巴拖回去,简直生无可恋。

 

刘皓猫飞奔出去,慌不择路只想离叶修越远越好。自从变成猫以后他就没有好好睡觉,先是绞尽脑汁地阻止唐昊把自己送到叶修那里,可惜失败了,心惊胆战地在兴欣待了几天,觉得日子勉强还能过得下去,没想到叶秋猫来了,他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还要翻来覆去地做着被叶秋猫扫地出门的噩梦。这些天他的胃口很差,猫粮也好饭菜也好,只是随便吃几口不至于饿肚子而已。

 

跑着跑着,刘皓猫觉得体力不支,有点头晕,于是沿着路边慢慢地走。突然他感觉身体被倒吊起来,尾巴剧痛。几个熊孩子抓住了他,眼神中带着天真的残忍,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变成猫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挣脱了,熊孩子还不依不饶地在背后朝他丢小石子,有一颗打中了他的后腿。他咬紧牙关继续往前跑,等到他觉得彻底脱离了危险,才放慢脚步环顾四周,这下他的心彻底凉了,他迷路了。

 

刘皓猫又累又饿,被小石子打中的后腿隐隐作痛,他努力回想刚才奔跑的路线,却发现脑海中一片空白,看了看街边的建筑和路牌,完全没有印象。更糟糕的是,一声惊雷过后,雨点密密地砸了下来,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躲雨,可是身上的毛毛都已经被淋湿了,爪子不可避免地踩到水塘里,湿哒哒脏兮兮的感觉挥之不去。

 

等到雨停了,天也黑了,心底的恐惧随之蔓延。他试着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却一直看不到熟悉的景象或者听过的路名,还得分出精力时时提防再被别人抓去,感觉走了好久却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鬼打墙、虐猫惨案、烤猫肉串之类的都市传说在夜色的笼罩下轮番浮现在脑海当中。

 

路上的行人渐渐变少,街边的商店也纷纷关门,刘皓猫知道夜已经深了。第三次路过那个街边花园的时候,他实在支撑不住,确认附近没人以后,在角落里的一条长椅下面歇了下来。

 

如果他回不去了,会有人带他回去吗?

他把现在在H市的那些人在心里过了一遍,悲哀地发现其他人和自己都不太熟,最有可能发现自己不见了的人只有叶修。

 

如果叶修记得把晚饭放到自己房间门口,就有可能发现自己不见了吧?可是前几天心情不好的时候他缩在房间里不出来饭菜一口没动。如果叶修记得晚上要给自己洗澡,就有可能发现自己不见了吧?可是心情不好毛毛也不算太脏的时候他会躲着叶修。如果叶修临睡前去每个房间检查一下猫咪是不是都在,包括自己的房间,就有可能发现自己不见了吧?可是前几天他心情不好睡不着于是爬到房顶看星星,没睡在房间里。

 

刘皓猫把身体团得更紧了一些,好害怕,真的好害怕。他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先别多想休息一个晚上,等天亮了找点东西吃,试试能不能偷到一块两块的硬币在公用电话亭打个电话,实在不行慢慢走,记住路线,多试几次总能找到回去的路。可还是好害怕,如果吃了路边的食物被毒死呢,如果抢不过野猫野狗饿死呢,如果被人抓住打死呢,如果说了人话然后被当成妖怪生不如死呢……叶修快来救我!如果你发现我不见了来找我,我就再也不恨你了!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夜里却有几分凉意。刘皓猫越想越害怕,躲在椅子下面瑟瑟发抖。他勉强打起精神安慰自己说,毕竟自己还是个大活人,他们迟早会发现自己不见了,总有一天会来找的。只是,自己能不能等到那一天呢?

就算叶修发现自己不见了又怎么样,他又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别的猫好像多多少少都有拍过合照,同战队的几只一起拍的,关系好的几只一起拍的,和叶修一起拍的,和兴欣那几个人拍的,还有高高兴兴自拍的,只有自己从来都是躲得远远的,就算叶修想登个寻猫启事,连张照片都没有。自己没有恢复人的形态,报人口失踪警察只会说你仿佛在逗我。不,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如果叶修以为自己的本意就是逃走不再回去,也没通知呼啸那边,呼啸不用说肯定以为自己在叶修那待得好好的,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这下刘皓猫真的吓到了,他喃喃自语道,都怪叶修害我变成了猫,叶修找不到我的,叶修不会来找我的!完了,我以后再也不喜欢……忽然他眼前白光一闪,好像有一股极大的力量破空而来,刘皓猫本能地感到恐惧,脑海一片空白,嘴巴微张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一定是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刘皓猫晃了晃脑袋,想把那些可怕的念头摇出去。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放弃最后一点希望。叶修真的会抛下我不管吗?其实在嘉世的时候,他除了太严厉,太嘲讽,太喜欢说教,太不近人情,太……还有太什么来着,除了这些以外还是挺好的。记得刚进嘉世的时候,有一次逞强训练过度,他教我做过手操,虽然当时并没有记住动作还是后来百度学会的,只是觉得他的手很好看,有一次熬夜被他发现,他丢过来一包泡面,虽然放到过期也没吃掉,后来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还是转会去雷霆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扔掉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叶修好像也是夸过我一句半句的,虽然完全没有后来那些批评记得那么清楚。不管怎么说,叶修对我也没有太坏吧?所以说……叶修应该会来找我的吧?

 

刘皓猫心里刚刚燃起一点希望的火苗,立即就被他自己一泼水浇灭了,他心里清楚,就凭自己后来对叶修做的那些事,叶修不来找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可指责的。想到这里,刘皓猫觉得眼睛有点酸疼,想用爪子揉揉,想起来爪子那么脏于是放弃了,两滴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他知道以前是自己不对,但现在他还是觉得特别委屈。叶修你怎么可以没有发现我不见了呢,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呢?叶修救我好不好,如果你找到我……算了。

 

刘皓猫抖了抖毛,可泪水和雨水在脸上留下的痕迹没有就这样立即消失。他困倦地合上了双眼,过了一会儿却又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他心里知道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养足精神,等天亮了再找回去的办法,据他观察这附近应该是比较安全的,明明已经很累了,可是他还是睡不着。这只是谨慎,非要说害怕的话也行,他并不觉得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可他控制不住自己又一次睁开了眼睛。不对,这次真的有情况!

刘皓猫警觉地抬起头,远处有一点火星,好像正在慢慢地向这个方向靠近。刘皓猫全身戒备,屏息凝神,如果形势不对就马上逃跑。随着火光的靠近,那个人的身形也逐渐清晰,夜晚的风把那个人的声音送到耳边,没有幻听吧,他叫的好像是……白告?

 

刘皓猫从长椅下面钻出来,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直到他能够清楚地看见那个人的脸。他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那个人走到自己面前,嘴里叼着一根烟:“刘皓,你躲到这儿来了?”

 

真的是叶修!刘皓猫一跃而起扑到他身上,爪子紧紧地拽住他的衣服不肯松开。叶修被他扑得向后退了一步,把刘皓猫抱稳了,走到刚才刘皓猫藏身的长椅旁坐下,然后把刘皓猫扯下来放到旁边。

 

刘皓猫扭头,刚才一激动又爬到叶修身上去了,好像叶修来了自己很感动的样子,太丢脸了!他试图挽回一点面子:“我不是故意要躲起来,我就是出来散散步。”

叶修说:“哦,我也是出来散散步,不是你说的嘛,叶神其实是‘夜游神’的‘夜神’。”

刘皓猫眼前一黑,叶修又开嘲讽,拿自己在嘉世的时候背后说他的坏话来堵自己。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叶修说:“我当然有我的办法,告诉你了你确定不会挠我,或者又突然跑掉?”

都说了我没有跑掉,是散步啊散步!刘皓猫恨恨地从嘴里蹦出两个字:“不会。”

叶修说:“打开周边的地图,把你去过的那些地方经过的路线划掉,剩下的就猜一下。”

也对,他们在嘉世俱乐部住了那么多年,再怎么宅也不可能对周边的道路一无所知。话说回来,就算叶修真能记住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范围还是很大,也不知道他找了多久,刘皓猫问:“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见的?”

叶修说:“十点多吧,没在房间,也没在屋顶。”

刘皓猫看了看叶修的手表,不太相信:“这么快就找到了?”

叶修说:“你认不清方向的时候习惯走左边。”

真的吗?刘皓猫有点茫然。

叶修说:“你觉得没有光的地方安全。”

刘皓猫说不出话来,他还记得刚进嘉世的时候每每受挫,喜欢晚上一个人躲在训练室的角落,不开灯,叶修来找他,还吓了一跳。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明明那个时候自己对叶修是那么的……依赖。刘皓猫仰头望着叶修,久违的称呼脱口而出:“叶哥……”

叶修有点惊讶,停顿片刻,他伸手摸了摸刘皓猫的脑袋,这次刘皓猫没有躲避,也没有炸毛,任由叶修的手抚过他的毛毛,带来一阵战栗。

 

叶修轻轻捏了捏刘皓猫的爪子,说:“还走得动吧?回去了。”

刘皓猫点点头,从长椅上跳下来,可能有点低血糖,头一晕腿一软摔到了地上,与此同时肚子发出咕的一声。

叶修无奈:“旁边有个便利店,先吃点东西吧。”

饥肠辘辘的刘皓猫只能又点点头。

叶修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

刘皓猫一秒揪住叶修的裤子:“不用。”这次叶修是找过来了,万一去完便利店又找不到自己了可怎么办!

叶修说:“走。”

刘皓猫紧紧跟着叶修,快到便利店门口时停了下来,闷闷地说:“我要吃巧克力。”

叶修走进便利店,随手拿了一瓶水和一条巧克力准备付款,刘皓猫忍不住又有一点暴躁,虽然我也没指望在这里买多好的巧克力,但是你能不拿最便宜的那种吗能吗能吗。碍于有店员妹子在场,刘皓猫只能在门口冲着叶修喵呜喵呜地叫唤。

 

可能是他盯着叶修手上巧克力的眼神带着太明显的期盼,店员妹子忍不住提醒道:“先生,你家猫好乖好可爱,它也饿了吗,喂猫巧克力对身体不好,我们这边有别的适合喂猫的食物。”她知道养猫的人应该比她更了解这种常识,但是那只猫明明就盯着这个男人手上的巧克力!

 

叶修张嘴就来:“某人大半夜地非要吃巧克力,只好给他买。蠢猫非得跟着来,就是想吃鱼肉肠了,又不是真的鱼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不能惯着他,只能偶尔买一根,只许吃一口。”说着他转回去拿了一根鱼肉肠,和巧克力一起付款。

 

店员妹子笑眯眯地收钱:“哇,和你家那位很甜蜜哦,和猫猫关系也很好呢。”叶修笑而不语。刘皓猫在外面郁闷得直想挠墙,妹子我知道夜班很辛苦但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和他关系好的!

 

叶修走出来带着刘皓猫回到花园,没有走到刘皓猫原先躲藏的那个隐蔽的角落,就近找了张椅子,并排坐下来吃东西。

刘皓猫还在碎碎念店员妹子,突然觉得不对,店员妹子说的“你家那位”是什么意思?这是针对叶修说的“某人大半夜地非要吃巧克力”来说的?那意思不就是……卧槽,叶修怎么那么不要脸,非要编这种理由,和店员妹子解释一下巧克力是他自己吃的不是给猫吃的很难吗很难吗!

 

这时叶修拧开了水瓶,刘皓猫的注意力才转移回来,凑到叶修手边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这才觉得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叶修也不着急给刘皓猫拆巧克力,而是悠哉地剥开鱼肉肠自己先咬了一口。刘皓猫内心十分暴躁,看在叶修找到自己又来喂食的份上不能马上和他翻脸,只能压低声音:“快点撕开。”

叶修这才慢吞吞地把咬了一口的鱼肉肠放在旁边,在巧克力包装纸的一端撕开口子,拿着巧克力喂刘皓猫吃。刘皓猫吃巧克力不爱嚼,含在嘴里舔得正欢,叶修却一个劲儿往里塞。“唔唔……你没看见我还没吃进去吗,捅什么捅?”刘皓猫还是没忍住抱怨起来,心里想着,叶修你不是很会喂猫的吗,把那些猫都喂得舒舒服服的,就这么欺负我!

叶修拿着巧克力的手缩回到胸前:“好好好,不捅,你自己舔。”刘皓猫觉得微妙地有点羞耻,但也没多想,往叶修那边挪了一点,一下一下舔着巧克力。

 

周围很安静,偶尔有树叶在风中摇动的声音。叶修打了个哈欠:“所以说中午就给我抱不就好了,非得闹到大半夜。”

刘皓猫刚刚决定把自己对叶修的好感度往上调那么一丢丢,听到这句话感觉又要气炸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件事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吗!刘皓猫冷静地继续舔着巧克力,冷哼一声:“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修饶有兴致地说:“这么说,你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

刘皓猫呆住了,巧克力都忘了舔。

叶修索性把巧克力放到一边,捏住刘皓猫的下巴:“说,是不是喜欢我?”刘皓猫直直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叶修假意威胁道,“不说就不带你回去了。”

刘皓猫的身体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断断续续地说道:“叶……叶修,我,我喜欢……你。”

叶修呆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你乖一点,哥也喜欢你。”

 

话音刚落,一道明亮的白光闪过,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眼。刘皓猫感觉到那道白光笔直地射到了自己身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团,把自己完全笼罩在里面,但是没有疼痛的感觉。

 

等他回过神来,旁边的一簇灌木丛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从后面走出来,其中一个一边往赤裸的上身套衣服一边冲着叶修和刘皓骂骂咧咧:“好好一个晚上被两个SB毁了,磨磨唧唧半天还不赶紧做完滚,脑子有病啊还开那么大的灯,探照灯又不是放大镜!都是出来玩的懂不懂规矩!辣鸡!”另一个好像在小声劝他少说几句赶紧走。

 

刘皓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做完滚,做什么?出来玩,玩什么?咦,叶修怎么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大了?不对,是自己变大了,自己变回人了!可是当他意识到自己是以什么姿势变回人的,他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他像一只猫那样趴在椅子上,两只手支撑着上半身,两条腿跪在椅子上,最可怕的是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而叶修衣衫完好气定神闲地坐在前方。他真的不想承认他听懂刚才那个男人在骂什么了,但他的脸很不争气地变得通红,他艰难地从趴姿变成坐姿,两只手简直不知道该捂住哪里比较好,据说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捂脸……

 

叶修出门时在T恤外面套了件薄外套,这时正好派上用场。刘皓果体穿上叶修的外套,一个劲地把外套的下摆往下拽,可是无论怎么拽关键部位还是若隐若现。

叶修说:“这么晚了,不会有人看见的。”

刘皓吼他:“反正丢脸的又不是你!”

叶修耸肩:“我也很丢脸好吗。”说着拿起刚才咬了一口放在身侧的鱼肉肠,问,“还吃不吃了?”

刘皓脸上的热度好不容易降下去几分,现在又烧得滚烫,他一把抓起鱼肉肠和巧克力狂暴地扔进前面的垃圾桶,回过头狠狠地瞪叶修:“走!”

 

叶修点了根烟,说:“要不你先在这等会,我去刚才那家便利店看看有没有裤子?”刘皓觉得叶修叼烟的动作特别碍眼,皱眉说:“不用。”谁知道那个店员妹子又会脑补出什么样的场景,虽然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她但还是特别特别的尴尬!

 

走出一段路,叶修发现刘皓的右脚好像不敢用力,刚才他还是猫的时候有四条腿走路还不太明显,叶修叹了口气:“你说你要是只猫,我受点累还有可能抱着你回去,现在吧……”话没说完刘皓就打断他:“我没事!叶修你干吗……”

 

叶修把刘皓的一条手臂搭到自己肩膀上,然后搂住他的腰,好让刘皓借一点力。刘皓顿时觉得轻松多了,只是这样一来,那件薄外套又往上蹿了一截,刘皓使劲往下拽也无济于事。腰间的软肉隔着薄薄一层布料接触到叶修手上的温度,刘皓不自觉地扭了扭身体。叶修顺手拍了他一下:“别乱动,走回去天都要亮了,还是你想让我打电话叫老魏来架你?”

刘皓惊出一身冷汗,要是老魏来了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估计明天全联盟的男选手都知道自己被叶修……卧槽太可怕了!吓得他再也不敢乱动了,也不计较叶修的那一巴掌到底顺手拍在了哪里。

 

没过多久,两人回到了住处,刘皓这才发现自己迷路的地方并不是很远,感觉更加难堪了怎么办。不过,这种情绪很快被就被更大的恐惧所取代。当他看到猫咪们围成一圈虎视眈眈盯着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真正难熬的还在后面。


评论(72)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