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再错(1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刘皓恨不得立刻就去找叶修,好像晚一秒叶修就会永远地失去一叶知秋,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马上返回嘉世的冲动。对方似乎料定自己会被说服,他刚才的表演应该已经为自己和叶修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尽快把一叶知秋交给叶修固然重要,但更关键的是绝对不能让对方起疑心,他们能挖出自己深埋多年的秘密,也不知道采取了什么非常的手段,说不定他现在正处于他们的监视之下。刘皓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紧不慢地回到家,想好把一叶知秋交给叶修的方法,并考虑了各种可能暴露自己真实意图的细节。

 

第二天刘皓来到嘉世俱乐部,悄悄找了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让他们整理了一些资料给他看,这番举动刘皓特意做得半遮半掩,在一般嘉世员工看来,老板可能是有了什么大计划需要深入了解俱乐部的现状,如果那些想买嘉世的人知道了,则会以为他在偷偷清点资产,准备和买主讨价还价然后拿钱走人。

 

刘皓不敢用QQ之类的聊天工具也不放心让人传话,他找了个机会和叶修擦肩而过,压低声音说:“晚上在宿舍等我有重要的事情”,并给了叶修一个“这是秘密”的眼神。入夜后,刘皓先去了人流量很大的商场,假装在购物,寻了个空子换了衣服做了伪装,出了商场绕了很大一圈,确定没人跟踪,这才来到嘉世宿舍。叶修的房间比较隐蔽,有一条通道可以不通过公共走廊直达他房间,这样的设计原本是为了防止记者和粉丝到嘉世宿舍采访蹲点的时候抓到叶修,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处。叶修开了门,刘皓飞快地进屋关门。其实这里并不安全,只不过叶修的活动范围太小,突然去了别的地方更加引人怀疑,希望在这里谈话不会被发现。

 

叶修看他一脸的紧张,问:“什么事这么神秘?”

刘皓不敢耽搁时间,直接说重点:“有人威胁我,要我把嘉世卖给他们,否则他们就把我的秘密说出去。”

叶修问:“关于什么的秘密?”

刘皓知道,这句话说出口,就再也不能回头了。他闭了闭眼,说:“我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喜欢叶修,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口,今天他真的说出来了,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实在是天意弄人。

叶修点了烟,吸了一口:“就这样?”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可惜他已经做了太多的事,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刘皓简单地说了一遍他是如何对付苏沐秋、吴雪峰、韩文清、黄少天、周泽楷还有邱非的,每说一句都觉得羞耻感在不断加深。做下这些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考虑得十分周全,既断绝了他们和叶修在一起的可能,又没有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不容易被别人察觉,万一这些事情暴露了,他也有无数的理由为自己开脱,把自己洗成真心助人反遭误解的白莲花都行,直到决心坦白的那个瞬间他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他制造出一个完美的幻象陪在叶修身边,真身却躲在暗处窥视着叶修的一举一动,用见不得光的方式把叶修和其他人隔绝开来,他想把自己对叶修的喜欢化成一道锁链,把叶修牢牢地困在他一个人的世界里面,多么疯狂的念头。他对潜在的情敌们采取的手段和造成的结果似乎并不算太坏,但他对他们下手的动机绝对会让叶修感到害怕和厌恶,有再多的理由又怎么样,纵然他能骗过所有人,却唯独骗不过叶修。

 

刘皓说完,小心地瞄了叶修一眼,叶修神色如常:“原来是这样。你不想他们来告诉我,所以自己先说了?”

看到叶修没有明确地表现出反感,刘皓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又隐隐有几分失落。他说:“对,他们还说如果我不肯把嘉世卖给他们,就让粉丝知道这件事。”

 

叶修问:“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刘皓说:“如果我不卖,他们会煽动粉丝和赞助商放弃对嘉世的支持,嘉世会倒掉。如果我卖了,他们要开发你的商业价值,但你不同意,他们就会强迫你退役。”前一种情况很好理解,叶修肯定能想到,不用他多说,后一种情况对于没有经历过这些事的叶修来说可能有点危言耸听,所以他解释了一下,“他们要买嘉世,肯定是以为接手嘉世以后就能让你源源不断地带给他们利益,不然他们完全可以直接要一笔钱,没必要兜这么一个圈子。我知道你以后也不会参加商业活动,那么他们就会觉得一叶知秋留在你手里太亏了,不如找一个商业价值高的选手来取代你,可是他们忌惮你的技术和声望,如果放任你转会,你会成为很麻烦的对手,粉丝那边也不好交代,所以他们会制造队内矛盾让嘉世的成绩变差,对外暗示你状态下滑拖累了整个队伍,然后让你把一叶知秋交出来,不让你上场还故意糟蹋你,比如叫你去当陪练什么的,你受不了要解约,但违约金太高,他们正好提出让你退役作为解约的条件。”

 

叶修说:“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刘皓拿出一份协议,放在叶修面前,说:“嘉世现在就和你解约,用一叶知秋和稀有材料来抵违约金。"这是刘皓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叶修拿到了一叶知秋,还成为了一名自由选手,可以随时与其他俱乐部签新的合同,也不必受退役满一年才能复出的制约,并且完全符合法律程序。

 

当初刘皓有意把违约金订得特别高,他开给叶修的薪水虽然不低但还是付不起天价违约金,这种叶修永远无法离开他的错觉让他产生了异样的满足感。他还想过,如果将来有一天他又像前世那样恨上叶修想把他踢出嘉世,看在解约要那么多钱的份上,他至少会多犹豫一下,说不定犹豫的时候他又回心转意不讨厌叶修了,免得他被叶修气昏头和他解约然后再后悔。

 

虽然这份合同中的违约金数额远远超过联盟平均水平,但双方的违约金是对等的,不存在俱乐部强迫队员签下不公平合约的情形,而且叶秋身为荣耀第一人,如果被挖墙角嘉世将损失惨重,高昂的违约金也算合情合理。刘皓不想让叶修发现自己的小心思,所以和其他选手签约的时候也把违约金订得很高,当然金额比不上叶修就是了。嘉世待遇优渥前景光明,其他选手想挤都挤不进来,能进来的对违约金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联盟中还没有出现要动用违约条款的情况,选手转会的时候大家都倾向于商量出一个令各方都基本满意的方案,好聚好散。本来刘皓以为违约金只是个摆设,最多也就是起一下威慑的作用,谁知道现在有人要强买嘉世,如果真的被他们得逞,叶修与嘉世的合约当然也会转到他们手里,叶修的收入倒是比前世高了,问题是违约金比前世高了更多,他还是付不起,只能接受退役的条件。在违约金这件事上,自己明明没有什么恶意结果还是精确地坑到了叶修,除了八字不合命中相克刘皓是真心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解释了。

 

刘皓看过技术部和网游部交上来的资料以后把一叶知秋下一步提升可能需要的材料都写到了协议上,再随便挑了点最高等级野图BOSS产出的材料也写上,交换稀有材料总是比直接拿钱去买方便一点,他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刘皓见叶修看完了协议的内容,说:“最乐观的情况是他们知道你和一叶知秋都已经不再属于嘉世,他们将无利可图,于是死了这条心,拿笔钱出来堵住他们的嘴这件事就结束了,如果他们还要找事,你带着一叶知秋和其他战队签约也好自己组建战队也好,他们的手伸不到那么长。”

 

叶修把协议放回桌上,说:“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就算他们把这些事情传扬出去,嘉世也可以说这是绯闻和谣传,外宣部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嘉世没那么容易就倒掉。我没有商业价值那也是战队的王牌,不至于要把我赶出嘉世吧,再说退役以后又不是不能复出,等我复出了再拿一个冠军分分钟打他们的脸,一般人怎么会做那么没脑子的事?还有你前面说的那些事,其他人你让他们离我远点我勉强还能理解,那个邱非我连见都没见过你就把他赶跑了,我怎么觉得所有的危机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呢?”

 

刘皓早就知道叶修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他的话,更何况在隐去前世背景的前提下他有这样的担心确实显得有点反应过度。他到这里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早晚都是要放大招的,现在是时候了。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说:“这不是我的想象,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这些事真的会发生。”

 

叶修看到他无比确定的模样,开了个玩笑:“你不会要告诉我你有预知能力吧?”

刘皓表情郑重,慢慢说道:“我知道这些事会发生,不是因为我能预知未来,而是因为这些事我已经全部经历过了,我是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叶修坐直了,问:“这是什么意思?”

刘皓把前世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包括他对叶修感情的转变,还有陶轩、苏沐秋兄妹、邱非等人与这一世不同的经历。他没有隐瞒自己在逼迫叶修退役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他甚至把叶修退役后自己在网游里搞破坏以及在赛场上试图打破他连胜纪录(结果被狠狠打脸)的事情也说了出来。如果有可能,他当然想把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永远埋葬在记忆深处,最好连他自己都找不到,可是现在他别无选择,如果他编造部分事实美化自己前世的形象被叶修发现了破绽,他就会失去叶修最后的信任,叶修要么当他脑子有病,要么以为他撒了个弥天大谎,肯定不会签下这份协议。让叶修找不出漏洞的方法也很简单,说实话就可以了,于是他把已经结痂的陈年伤疤狠狠揭开,流淌出黑色的血液,这一世他竭尽全力塑造的温和友善一心支持叶修的形象在这个瞬间彻底崩塌。他一直以为重生就能真的重新开始,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展望他和叶修的未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去了,现在不得不重新把前世发生的事情梳理一遍,这才发现那时自己对叶修有多狠毒,从今往后,这一世的叶修肯定也和前一世的叶修一样讨厌死他了。他不敢看叶修,盯着桌上的协议不停地往下说,他怕他稍一停顿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什么脸面什么尊严都没有了,他把什么都说了,这下叶修总会相信了吧,如果叶修还是不相信……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听上去有点离奇倒是也能说得通,别的我信了,我就是没懂你是怎么做到一边喜欢我一边和我作对的,这也太扭曲了吧……”

刘皓坦白完以后就一副虚脱的样子歪歪斜斜地靠在沙发上,听到叶修这句话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两眼通红地吼道:“叶修你尽管嘲笑我好了,这么嘲讽活该当网管睡储藏室打完决赛手抖得连奖杯都捧不起来!我就是喜欢你还和你作对我乐意,我就是这么扭曲你能把我怎么样?不信就不信,谁求你信了?反正你最后还是会得到冠军的这些事情你根本不在乎,算我多管闲事,明天我就把嘉世卖了,这些钱够我舒舒服服花好多年,你就等着在大雪天被赶出去连件厚点的衣服都没有,窝在你的小破网吧里打游戏还要被嘉世粉喷成狗,哼!”

 

刘皓一口气说完,冲到房间门口,好像下一秒就会摔门而去,可他的手碰到门锁的那一刻却像是进入了僵直状态,怎么也动不了了。他面向房门呆了几秒,然后垂下了手,慢慢转过身,说:“前世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真的很讨厌你,但是这一世你没有教训过我,也没有把我扔在旁边只顾着和别人说说笑笑,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了。”他低头用手蹭了一下眼角,“你不相信我不想签这份协议也没什么,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叶修站起来走到他旁边,说:“我信了。”

刘皓扭头:"别装了。"

叶修扳过他的肩膀,让他面对着自己,笑着说:“没装,你刚才不是给我生动地演示了一遍你是怎么又喜欢我又讨厌我又和我作对又舍不得我的吗?现在我信了。”

刘皓一秒切回暴怒状态,凶狠地瞪着叶修:“你!”他现在再摔门走人还来得及吗?

叶修说:“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叶修没说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刘皓吓得声音都发抖了:“会,会不会是他们,他们找来了?”他们发现自己偷偷来找叶修了,协议签不成了,嘉世要被他们夺走了……

叶修轻轻地捏了捏刘皓的手,轻声安慰:“别怕。”刘皓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了恐惧,他下意识地紧紧拉住了叶修的手好像拽着一根救命稻草,叶修牵着他的手,用另一只手开了门。

 

等刘皓看清门外的人长着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评论(4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