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再错(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第二天早上刘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叶修的床上,身上什么都没穿,他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这一动就发现全身像散了架一样,某个部位疼得厉害,好在腿间并没有粘腻的感觉。他看了看周围,衣服裤子凌乱地散落在地上,叶修不在。他小心地站起来,想弯腰捡衣服,结果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心里一惊,想赶紧站起来,可是等叶修走进卧室还是没能成功。叶修放下从食堂带回来的白粥和几样小菜,然后把刘皓拖到床上。

 

叶修把粥碗递到刘皓手边,刘皓不接,叶修说:“你不会想让我喂你吧?”刘皓赶紧把碗拿在手里,舀了一大勺粥往嘴里送,手一抖居然有半勺糊到了脸上,他想抽床边的纸巾来擦脸,这才发现所有纸巾都在昨天晚上被用来擦另一种白白稠稠的液体了,刘皓非常不开心,报复性地用手背抹脸然后蹭在了叶修的被子上。

叶修凑过来舔了一下他的嘴角,说:“还有一粒没擦掉”。

这次刘皓的手剧烈地抖了一下,险些把整碗粥扣在叶修的被子上。刘皓把碗放到旁边,恶狠狠地说:“叶修你到底什么意思?”

 

叶修说:“怎么一大清早就这么凶?你昨天晚上在床上可不是这样的,说好的乖乖听话呢?”

刘皓咬牙切齿地说:“那是你逼我说的,不算。”

叶修说:“你说不算就不算啊?那和我在一起呢,也不算了?”

刘皓低头揪被角,似乎不把叶修的被子抓破就不罢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你是说真的?”

叶修说:“不然呢?”

不然先假装和我在一起等我相信了再把我甩了?刘皓摇摇头,叶修没这么无聊。他又纠结了一会儿,说:“但是我做的那些事情你不是知道了吗?”

叶修说:“就是因为知道了啊,不知道我还真不敢和你在一起,谁知道你哪天会突然吓我一跳。”

刘皓说:“你就不怕我以后又……”

叶修坐到他身后,伸手圈住他的腰,咬着他的耳朵含糊不清地说:“再犯错,就……死你。”说着腰部往前一顶。

刘皓红着脸用力掰叶修的手:“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叶修变本加厉地在他腰部和胸口摸来摸去:“那你别喜欢我呀。”

刘皓只能讨饶:“别摸了,好痒。”

叶修说:“昨天说的到底算不算?”

刘皓说:“算。”

叶修说:“哪些算哪些不算啊?”

刘皓说:“都算都算!”

叶修满意地把碗拿过来,两人把粥和菜分着吃完了。

 

叶修把餐具收拾了一下,对刘皓说:“我去训练了,你再睡一会儿。”

刘皓打了个哈欠,缩回被子里:“哦。”

叶修说:“要不然今天你就别去看比赛了?”

刘皓半闭着的眼睛睁大了:“啊?不行……要去。”叶修不说他差点忘了。他还从来没缺席过嘉世的比赛呢,他可不想因为这样的原因就破例,再说了,万一有人发现老板没去产生了好奇心然后发现原因居然是……不行,必须去啊!

叶修说:“那你还是先睡一下,等我训练结束回来和你一起走。”

刘皓貌似很乖地点点头。

 

叶修一出门,刘皓就从床上爬下来,费劲地穿好衣服。已经到训练时间了,大家肯定都在训练室,现在出去不会撞见别人。他偷偷走出嘉世宿舍,回了自己家洗澡换衣服。

叶修训练完回到宿舍看到刘皓不在,就知道这人还是死撑着回家去了,本来还想帮他去拿衣服让他多睡一会儿的,啧啧。叶修把该带的东西带上,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上了车。

 

嘉世有专车载战队队员和工作人员去机场,大多数情况下刘皓也会乘这辆车,以此显示他与队员们的亲近。车上都是双人座,刘皓一般和经理坐一起,单独坐的时候也有。刘皓刚上车就被叶修拉住,要他坐旁边。刘皓往车厢后面一看,经理和外宣部负责人坐在一起聊得正起劲,刘皓暗暗瞪了经理一眼,这下连借口也找不到了,他只能顺着叶修的意思,不然就变成了老板当众拒绝和队长坐在一起,摆明了是要闹矛盾啊。

 

叶修侧了侧身体让刘皓走进去靠窗坐,刘皓看到位子上两个厚厚的软垫脸色突变,死活要把其中一个软垫给叶修,叶修看他一副随时要爆发的样子就接了过来放在身下。其他人陆续上了车,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刘皓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戳了戳叶修的胳膊,叶修笑着压低声音说:“想把坐垫要回去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带两个?”刘皓扭头不理他,坐垫也不要了。叶修抽出垫子塞了过来,刘皓怕其他人看见他们两个拉拉扯扯,影响不好,只能稍稍抬了一下身体。放了两层坐垫以后果然舒服了许多,垫子软软的,还带着一点温热……诶?这个垫子刚才是被叶修坐着的所以这种温暖的感觉是……刘皓脸红了,早知道一开始自己就要两个垫子好了,这么给来给去的有什么意义啊!

 

这场比赛嘉世的表现十分精彩利落,刘皓却看得苦不堪言,他总是怀疑自己走路的姿势还有坐着的姿势和平时不一样被别人看出来。好不容易熬到比赛结束采访完毕,刘皓和大家一起坐上了车,心想终于能回去了。车子开着开着刘皓觉得不对劲,还没等他问出“这到底是不是去机场的路线”,车子就在一家宾馆门口停下了。刘皓拧着叶修的胳膊,说:“你搞什么鬼?”叶修说:“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刘皓又羞又气,偏偏还要装作“没错这是我的安排惊讶什么的才没有呢”和其他人一起走了进去。到了房间门口,刘皓正想松口气,却发现叶修跟着他过来了,刘皓瞪他:“你干嘛!”叶修理所当然地说:“我也住这间。”啊呸,嘉世出去从来都是一人一间的!刘皓提醒自己这是在门口,忍着怒气走进房间。

 

刘皓坐到沙发上,BOSS气场全开:“以前到这里比赛都是当天回去的,谁让你自作主张在这里住一晚的,经过我同意了吗?”

叶修说:“以前队员身体不舒服或者特别累的时候,就算距离近你也会让大家休息一晚再走的。”

刘皓怒拍桌子:“谁身体不舒服了!你哪只眼睛……”

叶修说:“我啊。”

刘皓愣了一下,然后更怒了:“你还好意思不舒服?”

叶修说:“舒服舒服,我是特别累。”

刘皓不想让话题往更无耻的方向发展,硬生生地转了一个方向:“你累你活该!明明可以直接回去的,浪费我的钱!”

叶修诚恳地点头:“所以我才和你住一间,能省一点是一点。”

刘皓气得直哆嗦:“全队的房费都出了多出一间会死啊?你就不能低调点?被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怎么办?”

叶修说:“他们已经知道了。”

刘皓震惊了,声音拔高了八度:“叶修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说:“就是今天早上训练前聊天的时候,我告诉他们了啊。”

刘皓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有病啊,干吗告诉他们!”

叶修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我这不是遵从老板大人的指示吗?是你说的,同队恋情可以说出来接受大家的祝福,不能偷偷摸摸玩暧昧。”

居然用我说过的话来堵我的嘴!其实那时候我的意思是谁暗恋叶修我就让谁滚……刘皓叹了口气,叶修都已经说出去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亏他还小心翼翼地怕别人看出来。刘皓心情复杂地拍开了叶修的手,开始没话找话:“嗯,这房间……这房间布置得太浮夸了,谁订的房,真没眼光。”叶修说:“就是。”嘉世经理默默躺枪。

 

老板和队长在一起了这么劲爆的消息经理当然很快就知道了,于是他特别识相地抢先和别人坐在一起,老板上车的时候他忍住了八卦的心情目不斜视地看着旁边的人,完全没有妨碍老板坐到队长身边。队长和他说今天在这边住一晚的时候他马上心领神会地让人去改机票订房间,还特地给他们订了个豪华情侣套房。经理觉得今天的自己也很贴心,老板队长的恩爱以及嘉世战队的和谐当中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呢,他心满意足地在刘皓的暗中埋怨下睡着了,完全不知道老板和队长什么情趣都没玩就直接洗洗睡了。

 

有了充足的睡眠,刘皓醒来的时候精神好了许多,悲伤的是当他走出房间看到其他人的时候他觉得身体的疲惫完全转化成心累了。那两个人在说悄悄话,是不是在谈论叶修和我的八卦?刚才那谁看了我一眼,那目光里明显包含着一些特殊的意味……好别扭怎么办都怪叶修那个混蛋,干嘛要乱说啊!

 

其实刘皓错怪他们了,他们根本就没兴趣看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嘉世队员们就觉得老板和队长之间的气场怪怪的,明明不是情侣,却总是做一些闪瞎眼的事情,特别是这个赛季,有一段时间特别像在秀恩爱,然后又有点像在闹别扭,现在他们恍然大悟了,原来那是表白前的小波折。终于在一起了我们也就放心了,大家欣慰地想,然后继续该干嘛干嘛,至于那些粘粘糊糊的小动作什么的……他们早就已经吸取教训自备墨镜啦。于是刘皓在大家完全没注意到他的情况下坐立不安地熬过了几个小时,一下飞机就赶紧逃回家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评论(2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