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

无节操,可拆可逆。
西皮会在文首标明,请注意避雷。
站内站外都不希望转载,谢谢。

[全职高手/叶←皓] 恶意(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我好贱。

无论我多么努力想要吸引叶秋的目光,他还是对我不屑一顾。从来都是这样,这一次我已经尽我所能,结果还是这样。

 

常规赛第三十七轮,呼啸和兴欣再次相遇,这时叶秋的连胜记录已经达到了三十五场。唐昊是第一个以队中核心的身份在单人赛第一场迎战叶秋的选手,之后也有几个队伍的王牌进行了尝试,全都失败了。赛前有很多人都在猜测,唐昊是再次挑战叶秋以求一雪前耻,还是吸取教训送个炮灰然后争取其他分数。常规赛仅剩两轮,呼啸的排名并不乐观,看样子唐昊也知道不能意气用事,他自己守擂会更稳妥一些,但直接派替补上去又太过难看,这种为求胜利节操全掉的方式正是他最讨厌的。我主动提出上场,他马上就同意了,当然,这和我在下半赛季的突出表现也有关系。

 

被兴欣打出完胜以后,呼啸高价求购张新杰,这样的场景熟悉得有些惊心。当初叶秋退役,孙翔接过攻击手的责任,可叶秋在队伍里的另一个身份战术大师却没有人继承,后来嘉世引进肖时钦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在队友满怀期待粉丝翘首以盼的时候,我悄悄地给自己制定了加练计划。

 

张新杰不会来的。虽然韩文清在全明星团队赛的时候没带他玩,但他真不至于为了这个就和韩文清关系破裂。果然,霸图和张新杰自己都表示了坚定的拒绝。呼啸以为只要金钱攻势够强就一定能弄来张新杰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再说霸图在待遇方面也没苛待过张新杰。于是粉丝大失所望,阮永彬的身份也尴尬了起来,别的选手与队伍不合可以雪藏,但他是治疗。呼啸在他仍然在队伍里的情况下高调呼唤张新杰,完全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现在却不得不继续让他上场。

 

从前呼啸的节奏确实是由猥琐流来引导的,但从来没有人把方锐列为战术大师的候补,把呼啸和嘉世比未免太抬举了他。没有战术大师的战队多得是,不是照样在联盟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既然呼啸打不出高明的战术配合,那么对手也休想。呼啸开始采用甩掉治疗人盯人的打法,把对方的团队切割成个体以后,呼啸的个人实力就体现了出来,不但大败几支弱队,而且连挫蓝雨、三零一,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分配到的对手也变得越来越强。

 

要打败叶秋,就要先让唐昊同意由我出战,要让唐昊同意,就要先在比赛中表现出可与王牌一战的实力。每次比赛前我都努力研究对手,回到自己房间再一遍又一遍地分析总结君莫笑的打法。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初到嘉世的日子,在训练室里认真地学习着魔剑士的技巧,利用休息时间偷偷看一叶之秋的视频。只不过那时一心想着怎样和一叶之秋完美配合,现在为的则是把君莫笑杀到滴血不剩。

 

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唐昊答应让我在单人赛第一场出战。下半赛季开始我就有意识地做出调整,让自己的最佳状态适时出现,对战用图也是珍藏了很久的石林,所有的努力为的就是这一刻。叶秋几乎就要在常规赛单人赛上取得全胜的战绩了,第一场的主动放弃和倒数第二场的被迫中断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上次唐昊说要挑战叶秋的时候我还暗暗摇头,但是这一次,我要赢。

 

我有过疲惫和懈怠,但我也曾竭尽全力。联盟刚成立的时候,在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下我知道了荣耀,开始废寝忘食地打怪升级。喜欢上一叶之秋以后,我翻来覆去地看嘉世的比赛,几乎能把每一个细节都记在心里。决心成为职业选手站在叶秋身边以后,我拼命地提高手速,磨练技术,甚至一度觉得这个游戏变得有些枯燥,但心里仍是甜蜜的。那些记忆好像变得很遥远,又好像还在面前,一转眼,都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热血早就不复存在,是不甘和怨恨让我的激情重新燃烧起来,并且烧得更旺。

 

比赛开始,叶秋说:“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两年多有多大长进。”又是这种队长巡视训练营的口气。我想成为有能力和他并肩战斗的搭档,他就要把我打回训练营新人的原型,我想保持最受他看中的训练营学员的身份,他就要怪我实力不足以担起副队的职责,说穿了就是讨厌我,所以在他心里我永远都不会有长进。今天我就要让他看到,他会为他一贯的轻视付出代价。

 

君莫笑悄悄地移动了,凭借着对地图的熟悉,我判断出君莫笑选择的路线,接着出现了三个可能的位置。我选择了理论上可能性最低的一个,这一次我很专心,把后续的情况都考虑到了,如果这个位置不对,那么叶秋很有可能会在我出手的那一刻偷袭,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被打个措手不及。可是他既不在这个位置也没有偷袭,我不禁产生了怀疑,难道是我一开始追踪的方向就错了?还是快点把这两个位置一起排除掉,再好好想想刚才君莫笑还有哪种移动路线,绝对不能再像上次忽略牧师那样忽略掉别的情况,要对比赛再专注一点才可以。

 

暗无天日的波动阵正要扫出,君莫笑冲了出来,叶秋又开始放垃圾话:“没变啊,你的打法还是那么的……虚伪。”同样都是间接的较量方式,你用了叫战术,方锐用了叫猥琐,我用了就叫虚伪。我的打法再直白不过,爱你,所以努力配合你,恨你,所以要置你于死地。只有你,明明就是讨厌我,还要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什么啊,他谁啊,我不在意的,你才虚伪透顶!

 

我终于忍受不了频道里虚伪到恶心的对话,直接叫他别废话了。说了那么多想要让我心志动摇,我才不会再被他的垃圾话气到。我识破了他常用的影分身术,烈焰波动剑出手后暗无天日立即跳起,地裂波动剑挥向正后方,没想到君莫笑故意站偏了没被打到,没关系,暗无天日落地后的攻击方式我已经想好了。暗无天日落地,然后……被陷阱扣锁住了。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我有胜算的,这张图适合魔剑士的发挥,利用地形掩护或者反击我都考虑了很多种情况,结合君莫笑的散人打法,私下里演练过无数遍。即使我最终还是不能赢下这场比赛,叶秋也应该是以非常微弱的优势取得胜利的,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用了一个陷阱扣就让我陷入了绝境,这样简单至极轻而易举的胜利,叶秋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根本就不会把我放在眼里……从来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再也没有可能把我放在眼里…… 。

 

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我已经做到了我所能做到了一切,为什么就连一点点的可能都没有?

 

唐昊挑战叶秋的时候我还偷偷嘲笑过他,没有命,却有病。我的实力和运气连唐昊都比不上,那么我又算什么呢。叶秋不喜欢我,这大概就是我的命。我却偏偏要喜欢他,真是有病。

 

我慢慢从比赛台上走下来,刚才的那场比赛好像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现在每走一步都似乎会有一脚踏空的危险。在雷霆费尽心思谋求转会,在呼啸拼命表现突出自己,再抓紧每分每秒训练分析,我的一切希望都寄托于通过这场比赛让叶秋对我刮目相看,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对未知的将来感到迷茫恐惧的时候,在陌生的城市觉得孤独害怕的时候,讨厌队友却不得不笑脸相迎的时候,不想训练却咬牙坚持的时候,想要放弃一切的时候……只有向他证明自己的信念支撑着我继续走下去。我以为我已经积聚起了强大的力量,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化解了。至少让我有一刻占到上风也好,至少让我多伤掉君莫笑一点血也好。没有。我就像一个被派上去送死的替补一样输掉了比赛。

 

要让他的队伍进不了季后赛?要让他的队伍在季后赛里被我打败?要让他看着我在别的队伍里得到冠军?看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呼啸进不了季后赛的可能性更高,兴欣夺冠的希望更大才对吧。这么多年我一直想证明给他看,他从来没有重视过我是他最大的损失,最终我向他证明了,我的确就是他想象中的那么没用。如果没有竭尽全力,起码还能安慰自己说如果再努力一点的话就不会是这样了,可是这一次,我真的已经尽力了。现在就连欺骗自己的借口也没有了,我在荣耀上没有天赋,我在他心里没有位置,就是这样了,再也没有别的可能了。

 

我首场落败后,呼啸连追四分,士气大振。我麻木地看着比赛,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只觉得一阵阵寒意在身体里流窜,手已经凉透了。直到休息时间我才回过神来,还有一场团队赛,我分配到的对手仍然是叶秋,这还是我之前满怀信心争取得来的结果。在个人赛里我毫无胜算,在团队赛里难道我还能指望呼啸的人给我有力的支援让我击败叶秋吗?人盯人的打法虽然略有成效,到底还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团队赛叶秋竟然又不出场,他就这么放心地把这一轮当成垃圾时间给那个什么罗辑练手了?对手是注定要被横扫的弱队也就罢了,但是这一次,他的对手是我,是呼啸,他难道就不怕输掉这场团队赛吗,就这么轻视我,轻视有我在的呼啸吗?

 

谁盯谁在赛前就已经定好了,现在我的对手变成了代替叶秋上场的罗辑,一个上场次数有限表现非常平庸的新人,我不会给他机会的。然而,直到暗无天日被魔界之花缠住,我才意识到叶秋让他上场的用意,寒意再度降临。果然,唐三打的霸王连拳打到灵猫身上,韶光换的吟唱被雷鹰打断……召唤师这个职业是克制人盯人打法的最佳方式,当我明白了这一点以后,绝望的心情再也压制不住,决堤一般涌入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没有过分重视这场比赛,同样也没有轻视,只是根据对手的打法选择适当的职业罢了,就只是这样。我的存在对他的决定毫无意义。

 

或许我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特别的。早先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训练营学员,后来成为了普通的队友,即使我毫不掩饰地排挤他、诋毁他,让他黯然离开嘉世,我仍然得不到任何特殊的关注。现在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对手,他顺理成章地用了职业克制这种常见而高效的战术来对付我。我的感受……他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更不会在意。哪怕是恨我也好,哪怕是讨厌我也好,至少把情绪分给我一点点,让我知道自己是不同的。没有。我在他的生命中就像一个普通的路人。

 

比赛还在进行着,我也试图和赵禹哲、郭阳配合,但事实上我已经没有办法把心思集中在比赛上了。他根本就不在乎我,更不会在乎我的表现,输了又怎么样,赢了又怎么样,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机械地操作着,沐雨橙风对暗无天日一顿猛轰,我本来以为这只是苏沐橙多方策应中的一部分,一波就过去了,没想到她完全停止了对其他人的支援,死死地盯住暗无天日。我有点慌了,虽然对比赛的结果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但我也绝对不允许自己输得那么难看,尤其是在这个女人手上!我强打起精神寻找反击的机会,可是……没有找到,沐雨橙风的攻击凶猛密集,有一种不将暗无天日彻底毁灭就不罢休的气势。我觉得一股热血冲了上来,恨我,要报复我,让叶秋自己来啊!你是在替他报仇吗?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他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我要杀了沐雨橙风,杀了沐雨橙风!

 

暗无天日倒下了。我坐在比赛席上,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席卷而来的怒火迅速消退,剩下了无尽的寒冷。

 

个人赛里没有得到的那一分是我输掉的,团队赛里沐雨橙风率先击杀暗无天日成为了赛点,如果我能让暗无天日牵制住沐雨橙风,那么昧光的法力就可能比韶光换的生命先一步耗尽,呼啸还有扭转局势的可能。比起上次呼啸对战兴欣,我一点长进都没有,反而退步了,这就是我几个月以来专心训练的成果,这就是我这几年费尽心力的结果。

 

比赛结束后照例要和对手握手,我看着苏沐橙的笑脸,忍住吐血的冲动,伸出手希望快点了事,接下去的记者招待会还不知道要怎么熬过去呢。苏沐橙说:“打得不错。”死女人,猖狂什么。她接着说:“我可不像某人一样舍不得浪费时间在意你做过的那些龌龊事,我很介意的。”

 

顿时如五雷轰顶,我感觉到耳边嗡嗡作响,比赛现场嘈杂的声浪迅速退去,我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回响着两个字,龌龊。我恨这两个字,最恨的是异性恋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把这两个字说出来。她是不是知道我喜欢叶秋了?她说她很介意的,这在对我宣告主权吗?叶秋舍不得浪费时间在意,难道说……我忍不住颤抖起来,难道叶秋也知道?是苏沐橙看出来然后告诉他的,还是他自己发现然后告诉苏沐橙的,还是他们两个人都发现了,然后用又惊讶又好笑又讥讽的语气谈论过?如果叶秋知道,那么我所有奇怪的举动,拙劣的掩饰,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我的最后一丝尊严也不复存在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赤身裸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要被人评头论足,耻辱到让人想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不,不会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喜欢叶秋,我没有表现出来我喜欢叶秋,没有人会知道的,苏沐橙不是在说这个,她说的是……是我用手段把叶秋赶出嘉世、在网游里追杀他的事情。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我隐藏得这么好,她不会知道的,就算她知道了,也不会告诉叶秋的,既然她以那种身份自居的话。好像又有另外几个选手用嘲笑的语气对我说打得不错,但是我已经听不真切了。没错,叶秋肯定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他看到我的时候一定会忍不住觉得恶心,但是他只是无视我而已……只是……无视……我……一阵天旋地转,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评论(12)

热度(54)